(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關大德元帥考?——社群敘述以外嘅臆測》

作者:牛刀
日期:2018年3月26日

西貢蠔涌鹿尾村有間大元帥廟,並唔係指蠔涌路口嗰間車公古廟噃。

間廟亦唔係主祀車公,而係關大德元帥,所以間廟又叫做關大德廟。自1954年,村內潮州人舉辦西貢區潮僑街坊盂蘭勝會,奉之為主神。頭四屆係同海陸豐人(惠州人)合辦,其後分道揚鑣:惠籍採用道教科儀,喺月頭初六、初七日舉辦;潮籍採用佛教儀式,喺月尾廿七至廿九日舉辦,乃往年遷就戲班及佛社之故,[1] 而神祇一定包括潮州人心目中最重要嘅天地父母。

我哋可以睇睇兩者嘅介紹:

西貢區潮僑街坊盂蘭勝會
「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普查」喺2011年嘅記錄 (https://mmis.hkpl.gov.hk/coverpage/-/coverpage/view?_coverpage_WAR_mmisportalportlet_actual_q=%28%20%28%20%2Bdc.identifier.accn%3A%28PHICH0477%29%20%29%29&_coverpage_WAR_mmisportalportlet_sort_field=score&p_r_p_-1078056564_c=QF757YsWv58JCjtBMMIqooVfSmoqWemc&_coverpage_WAR_mmisportalportlet_o=0&_coverpage_WAR_mmisportalportlet_sort_order=desc)(載於香港公共圖書館多媒體資訊系統「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料庫」,登錄號碼:PHICH0477,下文簡稱MMIS-ICH)
---
https://www.facebook.com/pg/cache.org.hk/photos/?tab=album&album_id=697573650271509
(2013年長春社組織嘅導賞相集)
---
https://www.facebook.com/hktfestival/videos/948035551985791/
盂蘭勝會最後嘅「關孤門」儀式

西貢區惠州同鄉會盂蘭勝會
《香港商報》,〈「七月半」裏的港人港事〉,2014年8月11日
https://www.hkcd.com.hk/content/2014-08/11/content_865417.html

//關大德元帥來歷嘅推測//

言歸正傳,村民嘅故事就係咁嘅:初時,佢哋將魚塘荒地嘅一嚿石頭當做土地公參拜,喺間木屋仔度供奉。1955年,佢哋喺盂蘭勝會場地旁邊用石材修建成廟仔。1970年代,從村中一座私人神壇嘅扶乩發現,石頭供奉嘅神明其實係由南海觀音派遣嘅關大德,屬於元帥級嘅保護神。1981年,廟宇因為匡湖居興建而遷建至現址。 [2]

而撇除主神可能另稱「關大王」呢一點,竊以為關大德可能係關帝,並從神明身份地位、「大德」語義、「關德」稱號及廟內神像臆測。

http://124.33.215.236/cnsaigisaienchigi/cn_showEachImgOpen.php?D=HK79.8%E8%A5%BF%E8%B2%A2%E3%83%BB%E7%AB%B9%E5%9C%92%E6%81%B5%E5%83%91&F=%E3%82%B9%E3%82%AD%E3%83%A3%E3%83%B3%E7%94%BB%E5%83%8F0001.jpg&tg=../cnsaishiengeki/img/HK79.8%E8%A5%BF%E8%B2%A2%E3%83%BB%E7%AB%B9%E5%9C%92%E6%81%B5%E5%83%91/%E3%82%B9%E3%82%AD%E3%83%A3%E3%83%B3%E7%94%BB%E5%83%8F0001.jpg
関大王神像。取自中国祭祀演劇関係写真資料(http://124.33.215.236/cnsaigisaienchigi/chugokusaishiengeki.php)「HK1979.8濠涌惠僑&竹園惠僑盂蘭場地。」[3]

//釋道同奉關帝為護法//

受神化嘅關羽喺漢傳佛教同道教都得享護法神地位。

佛教傳入中土,同民間文化合流,慢慢發展成關羽亡魂皈依成為伽藍菩薩嘅故事。喺我印象中,伽藍比同為護法神嘅韋馱菩薩少喺香港廟宇受供奉。喺上水河上鄉排峰廟,伽藍就配祀喺觀音主神隔籬嘞。

至於道教,北帝(真武大帝、玄天上帝)身邊有三十六天將,當中衍生出「四大元帥」,同樣係護法神。四大元帥版本眾多,雲長就名列其中一個組合。後來宗教同朝廷越發尊崇,就連封號都改為協天大帝、伏魔大帝,升格做「帝君」甚至「武聖」,保留「元帥」舊身份似乎「屈就神明」。

//「大德」敬稱僧人道士 未必係名//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楊侯來歷眾說紛紜,其中一個講法指侯王姓楊名侯,「侯」係名而非爵位。我大膽借鑑此說,掉返轉諗:冇人話「大德」一定係人名㗎喎。觀乎「大德」用作僧人、道士嘅敬稱(例如「高功大德」、「長老大德」、「先賢大德」,或者用喺法號之後),又係關乎釋道兩家,同多教神關羽脗合。

//神像採關帝法相//

從MMIS-ICH 第3張相可見,神位隔籬有尊神像,我哋假設佢係關大德。神像呈青袍紅面黑鬚垂刀相,係關帝普遍法相。但係亦有可能只係借關帝法相。

//多間關帝廟以「關德」命名//

庚申年(1980)門聯以「關」、「德」抬頭:

關懷黎庶神恩大
德闕千秋不老天

姑勿論「大」係咪額外嘅褒辭,「關德」不失為好嘅靈感。Google 一下,發現好幾間主祀關帝嘅廟宇都以「關德」命名,包括大寮關德宮、台中烏日關德宮、宜蘭縣頭城鎮大溪關德宮、高雄鼎金關德宮及新山柔佛再也花園關德宮。我無法分析或者猜度「關德」命名嘅緣由;着眼於光緒五年(1879)加封嘅「忠義神武靈佑仁勇顯威護國保民精誠綏靖翊讚宣德關聖大帝」封號當中大路到不得了嘅「德」字,亦實在牽強至極。

//結語//

即使以上臆測有理,亦解答唔到點解關羽信仰咁普及,都依然要採取咁迂迴嘅方式辨別及供奉神明,而非「名正言順」拜祀旺財利商嘅關帝,享受好處。

我哋只能夠大概勾勒到兩三點:當地潮僑社群遲過客家為主嘅蠔涌、北圍兩村定居當地,不過開發初期累積到人力、財力籌辦盂蘭勝會[5];雖然土地大多數係蠔涌村民嘅耕地同祖先葬地,不過村民冇「共享」到附近嘅車大元帥,單純「自給自足」拜社神為村落劃界,其後藉扶乩將守衛神「升級」,得以憑藉「自家嘅」武神;弘揚武德,有利防範外人擅闖魚塘捕魚,保障村民生計(促進義務自覺,凝聚村民,團結一致,守護公共資源同利益,維護村落發展)。[6]

當地社群嘅敍述可以係反映背後價值觀嘅關鍵。譬如木頭/神像漂流傳說象徵比分靈從屬更加平等嘅關係。[7]之不過,主事者既然係主體,佢哋嘅觀點本身就有價值。

---

[1] 胡炎松:《西貢區盂蘭勝會六十周年紀念特刊》(香港:西貢區盂蘭勝會有限公司,2014),頁29、60、63。

[2] 同註[1],頁26、31。

[3] 茲列出資料庫內其他1970-1980年代蠔涌盂蘭勝會調查項目:
HK1978.8尖沙咀&濠涌潮僑盂蘭勝会醮場
HK1979.8蠔涌恵僑盂蘭場地&竹園恵僑盂蘭戯棚
HK1981.8濠涌惠僑儀式、慈雲山潮僑盂蘭潮劇
HK1979.8濠涌惠僑&竹園惠僑盂蘭場地。
HK1981.8濠涌恵僑&柴湾恵僑盂蘭会
HK1981.8蠔涌中元儀礼。
HK1978.8濠涌潮僑盂蘭祭祀&葵涌聯敬社盂蘭祭祀。
HK1978.8蠔涌惠僑盂蘭勝會。柴灣惠僑盂蘭勝會。

[4] 急就章,冇乜點細讀關羽神格嘅文章,甚至連引用格式所需嘅資料都懶得理。還請參考二階堂善弘:〈通俗小說裡元帥神之形象〉(https://kuir.jm.kansai-u.ac.jp/dspace/bitstream/10112/868/1/KU-1100-20070900-53.pdf)之時多多見諒。

[5] 可以睇埋大地主胡木豐、胡炎松父子嘅事跡:http://www.hkcd.com.hk/content/2015-07/17/content_3471510.htm

[6] 同註[1],頁25。

[7] 廖迪生:《香港天后崇拜》(香港: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00)。手頭冇書,恕難翻閱出自邊頁,再次懇請讀者包涵。

全文 1684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