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官話歌「的」di、de讀音規律初探——相對音程嘅影響》

作者:牛刀
日期:2019年2月3日

//背景//

兩個幾禮拜前遇到一個問題:官話流行曲裏面嘅詞綴「的」(意思即係粵語嘅「嘅」),有冇得分幾時唱di、幾時唱de嘅呢?

呢個問題係源於《滾滾紅塵》裏面觀察所得,而且唱法嘅分歧喺其他官話歌都有出現。問題意識霎時間激發深思,可惜不才近乎零樂底,做唔到熟慮,仍然猶在夢中。不才不嫌翦陋,但求拋磚引玉;唔怕見笑於方家,還望有教於高明。

//研究方法//

喺正式開始之前,有幾項須知:

1. 歌曲揀選
Google問題關鍵詞,見到聽過嘅相關例子,從中揀《天路》同《大海》做額外兩首,咁啱一首小調、一首大調,嘗試同小調《滾滾紅塵》一齊討論。一晚時間有限(按:初稿用咗夜晚四五粒鐘),係自己攞嚟嘅,但係放工之後時間寶貴,又自問冇咁好心機逐啲逐啲磨完先出,所以以下討論未臻完善,難免粗疏。

2. 代表性局限
承上,咁做法代表性唔得廣泛。所以唔係首首都適用,甚至再保守啲,唔能夠保證滿足到某一首歌裏面嘅所有情況。

3. 音高同音程
- 音名、簡譜數字表示音高(值),係普及嘅做法,呢度自然唔例外。
- 為咗方便樂理基礎平平嘅人(包括不才),借鑑旋律同某啲聲調語言嘅聲調之間嘅匹配(tone-melody match,即係所謂「啱音」),施展逆向思維,藉聲調音高帶出旋律印象。
- 承上,工具有黃志華「三四二零」數字「類音階」同張群顯嘅術語「尖亢下沉」,兩者互相對應。「三四二零」食正數字齊晒粵語啲聲調;「尖亢下沉」夠形象化又暗合音高。(詳見拙文)必須強調嘅係,工具只係表達相對音程:同一個樂音因應同前後樂音嘅音程,對應嘅level都唔同,例如大調結尾do音通常係「四/亢」,未必代表喺樂句其他位置都係咁;位置冇變都好,前音粒音有咁上下高嘅話(例如so),do未必係「四/亢」(調寄廣東音樂《江邊草》、由尹光主唱嘅《黃飛鴻》不時重複嘅「XXXXXXXX黃飛鴻」)。下低討論會演示相對呢一點。
- 再承上,有啲朋友比較熟「三四二零」。為簡便計,用「三四二零」。
- 連音嘅處理好多款。喺度盡量用最少「類音階」去表達順耳嘅效果。

4. 考慮因素
本文唔認為節拍輕重(見討論中有關《天路》嘅部份)或者定語性質(見下文例子9-12)為現象帶嚟顯著影響。至於個人差異,由於需要從唔同歌手嘅風格、處理手法兩方面相比,暫且唔作討論,但都會喺討論另設一節,用鄧麗君同蘇打綠兩隻《我只在乎你》版本展示對比。

//討論//

《天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WdQKHpKcT0
總共有四句有「的」。衡量過前面樂音唔太影響分析,所以抽剩相關嘅定中詞組(modifier-head phrase)。從簡譜可見,即使「XX的」節拍一樣,「的」都同樣有de、di之分,可見節拍同現象冇乜關連。簡單起見,唔標示節拍,之後亦唔會用譜。
主歌嘅頭兩組出自重覆樂句:
1. 青青的牧場 m m s l-t-s-m m [二 二 四 三~ 二] >>de
2. 高高的山崗 m m s l-t-s-m m [二 二 四 三~ 二] >>de
副歌有兩組,高音過(1)/(2):
3. 神奇的天路 l d’d’ r’-m’-d’ r’ [二 四 四 四~三~四 三] >>de
4. 人間的溫暖 d’d’d’r’d’ [四 四 四 三 四] >>di
類音階唔會一成不變,而係因應樂句音程,所以係相對嘅。或者可以當做唔同嘅區間。
呢度di傾向喺高啲嘅樂句出現,但趨勢並唔明顯。

---

《大海》

https://youtu.be/EXaLvBGqQww

層次會更加明顯,尤其是樂曲本身有模進,有結構美。為方便比較,今次出多幾句。
頭四句樂句為例:
5. 從那遙遠海邊 [零-二-四-四-四-四] s,l,dddd
6. 慢慢消失的你 [二-零-四-四-三-四] l,s,ddrd >>de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 本來模糊的臉 [二-四-三-三-三-三] l,drrrr >>di
8. 竟然漸漸清晰 [四-二-四-四-三-四] dl,rrmr
撇除「so,la,」、「la,do」呢對嘅輕微差異,(5)-(6)同(7)-(8)可謂近乎有模進,音程等距,整體高一度,隱然有區間(正如間線所示)。前者低些少,「的」係de;後者高啲啲,「的」係di。
跟住去到副歌。直接飛到有「的」嘅樂句先。(9)、(10)出自重覆樂句:
9. 喚回曾經的愛 [三-三-四-四-三-四] d’lssls >>di
10. 帶走我的哀愁 [三-三-四-四-三-四] d’lssls >>di
後四粒音程同(6)「消失的你」等距,整體高四度,屬於模進。若然齋睇(9)同(10)嘅定語性質,就只能夠睇到領屬與否都係同一隻唱法,未必理清關鍵。
然後後些少:
11a. 所有受過的傷 [三-三-四-四-二-四] mrddl,d >>de
12. 所有流過的淚 [零-二-四-四-二-四] rmssms >>di
(12)後四粒高(11a)後四粒四度,各自音程等距,同樣屬於模進。即使文句嘅結構相似,「的」字前面嘅定語同樣都係「所有V過」,「的」字依然有唔同唱法。由此可見,定語性質對「的」字唱法嘅作用唔大。
對比最後一段嘅「所有受過的傷」,「的」上咗去do,就變咗唱di:
11b. 所有受過的傷 [三-三-四-四-二-四] mrdddd >>di
最後兩句,就幾次都係咁唱:
13. 我的愛 [二-四-三] msl >>di
(正正係《世間始終你好》嘅「論武功」或者《打雀英雄傳》嘅「大相公」。)
14. 請全部帶走 [零-三-三-四-四] s,mrdd
呢度高四度,多過主歌嘅一度,音程亦都闊得多。我哋同樣可以採用「區間論」,得出更加明顯嘅規律。大體嚟講,主音do上下分做兩個區間,高區間嘅「的」傾向唱di,低區間嘅「的」傾向唱de。(13)完咗之後,(14)開頭落返去do以下,「類音階」重新洗牌,m對應唔同「類音階」,再次印證音程嘅相對特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MQb6JHnqLA
(題外話:原來有粵音版。)

---

《滾滾紅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Vm3GdOd2P8
睇咗咁耐,大家可能會問:咁開頭提到嘅《滾滾紅塵》呢?有啲分別,但道理差唔多。
首先最易發現嘅係,全首最高嘅樂音係t,必然佔最高「三」嘅位置。
開初A段唱兩轉,第一次(15)-(19),第二次(20)-(22):
15. 起初不經意的你 [二 三 三 三 三 四 三] m l s f# m r m
16. 和少年不經世的我 [二 三 三 三 四 四 三 零] f# s f# m d r m l,
17. 紅塵中的情緣 [三 三 三 三 四 三] r r r r d r
18. 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語的膠著 [二三三三四三三三四四三四] m l s f# m f# f# f# r m f m
19. 想是人世間的錯 [二 三 三 三 三 四 三] m l s f# m r m
20. 或前世流轉的因果 [二 三 三 三 四 四 三 零] f# s f# m d r m l,
21. 終生的所有 [三 三 三 四 三] r-r r r d r
22. 也不惜換取剎那陰陽的交流 [二三三三四三三三四四三四] m l s f# m f# f# f# r m f m
全部「的」都係de。
B段寥寥幾句,字數成「三三七」之比:
23. 來易來,去難去,數十載的人世遊 [三三三 三零三 三四二零二三四] lll tmt lsmrmls
24. 分易分,聚難聚,愛與恨的千古愁 [四四四 三零三 三三三零四零二] rrr ml,m rrrl,dl,t,
同樣全部「的」都係de。
留意返,上面「的」同前後樂音嘅音程都細。
跟住係A嘅變奏(A’),頭三句旋律同A頭三句,最後一句旋律走向整體走下坡,插水到谷底嘅s’,用l,埋尾。
25. 本應屬於你的心 [二 三 三 三 三 四 三] m l s f# m r m
(25)係第一句,旋律照跟,「的」照係de。要留意嘅係第四句:
26. 轉變的面孔後的翻雲覆雨手 [二三三三四三四三四三零二] m l s f# m f# r m d r s, l,
開頭六粒樂音明明一樣,但係前面「的」係di,後面「的」係de。略為牽強嘅解釋,就係前者處於大局,畀do同谷底so,、la,拉闊咗音程,而後者由於只受fa# re之間嘅音程影響,同上面差唔多。
重覆B段之後,到A’ 嘅第二次,第一、二、四句都有「的」:
27. 於是不願走的你 [二 三 三 三 三 四 三] m l s f# m r m
28. 要告別己不見的我 [二 三 三 三 四 四 三 零] f# s f# m d r m l,
29. 隱約的耳語/跟隨我倆的傳說 [二三三三四三四三四三零二] m l s f# m f# r m d r s, l,
(27)、(28)係de,不贅。(29)今次前後兩個都係di。前者尚且可以話(26)嘅di同理。而後者就關乎re同so,嘅音程大。
喺呢個例子,相對音程更加吃重。

---

個人差異不容忽視
即使本文唔打算探討個人差異嘅影響有幾大,都必須負責任咁指出,個人差異亦係不容忽視嘅因素。從《我只在乎你》原唱同翻唱版本,可見一斑。
《我只在乎你》入面有詞綴「的」嘅樂句,喺主歌有一句,喺副歌有兩句:
30a. 過着平凡的日子 [三三四四二三四] l l l s m(-r) l s
30b. 過着平凡的日子 [三三四四二三四] l l l s m l s
31. 心甘情願感染你的氣息 [二四三三四二三三二四三] d’ r’ m’ r’ d’ t d’ t m-s l
32.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零零三三三四三三三四三] llf’m’r’d’f’m’r’d’r’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E6vRCpcbb8
鄧麗君原唱:(30a)、(31)唱di;(32)唱d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AqGekKqlD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XriC1LoVIM
蘇打綠兩隻版本嘅翻唱:(30b)、(31)、(32)都唱de。
細心留意主歌嗰句嘅話,鄧麗君唱個「的」字係有隱約滑咗落嚟,亦即係(30a)中連住咗嘅re音,低一個全音。唔知係咪因為咁「托高」咗個「的」。退一萬步,姑且當呢句講得通先,剩低嘅暫時都未知係咩原因。所以個人差異嘅影響係值得探究落去嘅。

//結論//

本文作為初探,帶嚟兩項小小貢獻:

- 解釋音程嘅相對關係對發音嘅影響
相對音程就算唔係起決定性作用,最起碼都有顯著影響。「的」嘅發音原理就係:音程闊而顯得高音嘅就di,音程窄而顯得低音嘅就de。
- 開拓研究方向
藉住肯定個人差異嘅可能性,指引未來相關研究嘅方向。

期望「的」嘅現象能夠引嚟學術界更多關注,日後會出現更深入嘅探究,令到我哋得悉原理嘅全貌。

---

出唔出華文版,視乎反應而定。

全文 2496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