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尋根至搵到嘅,邊算係自己嘅文化?》

作者:擇言
日期:2015年11月15日

同樣係保護語言、爭取民族認同,有啲原則上嘅分歧,會令大家得出完全唔同嘅結論。

(一)
最近睇咗一篇關於威爾斯語復興嘅舊聞,再望下以色列人恢復希伯來語嘅歷史,你會發現佢哋嘅心態其實係好「癲」--我淨係諗到呢個字去形容佢哋。

試諗下,有隻語言你全家都唔識,但係有人話呢隻係你嘅民族語言,叫你去學。你到底會:
(A)唔理佢,繼續講母語
(B)學識佢,但係繼續講母語; 定係
(C)學識咗之後,完全放棄母語,淨係同仔女講呢隻新語言?

希伯來文個情況,有啲似(C)-- 即係佢哋本身真係冇人識。佢哋各自有自己嘅語言,亦都叫做融入咗其他地方嘅文化。就係因為一個名,一個標籤,就將自己嘅認同置於自己由細到大接觸嘅語言文化之上,放棄一大堆喺生活上吸收返嚟嘅語言習慣,去遷就呢個理想嘅共通語。

呢個做法好似亞洲有好多例子:嗰啲因為鍾意「中國人」概念,放棄自己母語,喺屋企講普通話嘅人呀;二戰前皇民化運動期間嘅部份台灣人呀、任何放棄自己母語去講日文嘅人呀;鍾意世界語所以搵老婆都搵啲世界語協會嘅人呀;⋯⋯

其實呢班人都係為咗一種自己建構出嚟嘅「種族概念」或者「身份概念」,去改變自己由細到大嘅習慣。當自己嘅語言,同自身認同嘅族群嘅語言有衝突,佢哋會用語言去就個認同label,寧願用一隻自己冇咁叻嘅語言,甚至係不惜俾人覺得怪,去做日常交流。

(二)
我自己呢,好似完全唔受呢種「為身份認同,改變習慣」嘅做法。我講廣東話係因為我熟、我慣、我鍾意。所以就算你喺我身上加諸新嘅標籤,例如「英籍港人」呀、「越裔香港人」呀、總之你加咩歷史包袱落去我個身份度都好,我都唔會因為噉而就範。即係話我嘅身份認同係由我本身嘅習慣整出嚟,你好難用一個label,幫我改個名、分個類,就令到我改變埋自己嘅做法。

所以每次我聽到「想學習自己嘅語言文化」呢個講法,我會覺得好離地。如果一樣嘢本身係你成長嘅習慣,噉你梗係唔使學啦。如果你作為一個成年人,要學過先識嘅,噉你學嘅嘢應該就唔係你長大嗰陣有嘅嘢,係你自己諗咗一個標籤,然之後你盡力去學一啲「擁有呢個標籤嘅人,同時都會識嘅嘢」啦?呢種諗法似係對自己做開用開嘅嘢信念唔夠,但係又好鍾意一個同自己唔係塔(tap1)得好冚嘅叫法,於是就想做/學返一啲主流嘅嘢,令到自己變返個norm噉。

(三)
就好似有啲人屋企冇裝香嘅習慣,然後有人話,「__文明一定要慎終追遠」,你覺得自己係呢個文明嘅一份子,於是就好努力去「學習自己嘅文化」。又或者有人話「你嘅文明話你要你凡事謙虛」,於是你又不斷學語言偽術,學習抑壓自己嘅自信,去顯出自己幾咁謙虛,務求做返一個你覺得合乎自己文明嘅人。但係呢度嘅自己,係你自己想像出嚟嘅自己,根本唔係本身嘅你嚟。

睇返威爾斯人嘅情況。大家覺得威爾斯語係自己嘅文化,自己嘅根,於是個個走去學。但係如果你要專登去學校用十幾年時間好俾心機去學,然後日常都仲係講得咁lak1 kak1,噉你諗諗,呢隻話真係你自己嘅嘢?真係你嘅文化一部份?

(四)
即使兩班人同樣係想保護、捍衛、支持、鞏固自己嘅語言文化,但係呢一個基礎心態嘅分別,可以得出完全唔同嘅結論。究竟你想追求嘅係乜呢?
(1)搵出自己嘅群體,然後再搵出一堆呢個群體應有嘅嘢;
定係
(2)依心而行,用自己長大嘅文化認同,構建出自己嘅身份認同?

套用返落香港,如果你揀(1),其實係對應返上面嘅(C),你鍾意嘅可能係個label,可能你會因為「我係香港人」呢個身份,結論出「我要用粵英雙語」「我要寫書面中文」「我唔講鄉下話」等等。如果你揀(2),對應返上面嘅(A)噉你嘅做法就可能係「我繼續講廣東話」,然後再睇下「香港人」呢個標籤同自己嘅成長習慣有冇衝突。有衝突,佢哋可能會改(例如唔再承認自己係香港人,或者要加一啲附加標籤俾自己)。

因為環境唔同,同樣要保護、捍衛「自己語言」呢樣嘢上面,兩班人嘅心態、原則可以好唔同。睇以色列、威爾斯嘅狀況,當時佢哋要保育佢哋嘅獨有語言,係一件離地萬丈嘅事嚟,要唔用熟悉嘅語言,講句嘢都要諗一分鐘,都堅持落去,成件事好癲,好瘋狂;喺香港,做到噉樣,隨時更加大鑊,因為可以用一個標籤,一堆理念,就放棄由細到大習慣咗嘅做法,其實成件事好邪教。

要保護香港嘅嘢,只要大家肯做返自己,唔好亂咁用一啲新標籤加落自己度,應該夠㗎喇。

#深夜廢噏

全文 1477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