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講吓音樂》

日期:2016年10月28日

聽音樂總係要處於熟悉同陌生之間,咁先會有趣味。太熟悉嘅話,聽完上句你已經知下句大概係啲咩音,聽完上段你就估到下段會用咩樂器編排。咁樣雖然都可以過下耳癮,但係好快就會覺得厭悶。呢啲歌我會叫做罐頭歌。

但係另一個極端,如果完全陌生嘅話,咁我會介定佢接近躁音、或者係一堆完全隨機嘅音符。呢度指嘅「陌生」係講𡁵完完全全估佢唔到,亦都完完全全搵唔到規律。

大部份歌都係處於兩極中間。流行曲當然係接近罐頭歌嗰邊;喺熟悉同陌生嘅光譜中間,佢揀咗「熟悉」嗰邊去發揮佢嘅功效。流行曲能夠令人啷啷上口,就係因為佢規律簡單,突登令你好易估到下一句係點。呢啲歌會令人好有親切感,但要成為經典就真係唔容易嘞。

就算Rock同Metal,甚至講𡁵係progressive rock/metal,我都會當佢係近「熟悉」嗰邊多啲。當然呢啲歌嘅複雜程度同豐富程度(就係所謂嘅「陌生」)係罐頭流行曲絕對比唔上嘅。不過我都唔係想比較兩者邊樣為高、邊樣為低、邊樣有藝術啲等等,我只係想話兩者性質同作用係唔同。

所謂genre,其實就係大家選擇咗一種熟悉規律,然後專心致志發展嗰一種獨特嘅規律。所以如果聽開某一genre嘅歌,你即使聽一首從未聽過、但係又屬於同一genre嘅新歌,你都會有種見到老朋友嘅感覺。Blues 有Twelve bar、country 有獨特用開嘅樂器同舖排、HipHop有啲一聽就認到嘅Bassline、日本歌有陣「日本味」...等等。

古典樂同爵士樂我覺得係比較特別。佢哋嘅偉大之處係﹣佢令到你估唔到之餘,但係其實好有規律;有時佢又畀你估到吓架喎,只不過隔多幾句好快你又估唔到佢。

兩者都係將規律推向極致;正因為規律複雜到一個點,你就開始覺得陌生。所以即使佢地真係好有規律,都可以千變萬化。唔單止咁,佢地除咗有龐大複雜嘅系統,仲會不斷有人嘗試打破規律。當呢兩樣嘢夾埋一齊,成件事就變得好有生命力。

而爵士樂最特別嘅係,佢仲發展出一種規律同自由之間嘅張力同交流。我覺得呢個係音樂史上好犀利嘅發明。就係因為一首歌入面同時有自由嘅即興表達、又會有深奧嘅規律支撐住,所以佢先會咁耐人尋味、愈聽愈有趣。

全文 718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