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港語學第二屆廣東話徵文比賽嘅文章

日期:None

喺唔知幾時開始,我有一個近乎直覺既欲望:「我地將會喺度建立一個屬於我地既民族,然後我地會建立一個屬於我地既國家,香港會進入下一個時代。」

呢度既人一直歸納我係一個因為喺現實無機會向上爬而遷怒社會 ...

更多
日期:None

(本故事純屬虛構,所有人名、地名、政黨名都係老作,如有雷同,實屬巧合,絕無影射成分。)

我係一個殺手,嚴格嚟講,我係一位島城獨立組織訓練出嚟,專門刺殺鬼國同島城特區政府政要嘅殺手。

而今次 ...

更多
日期:None

或者我講你未必會信,我而家喺羈留窒,好凍好餓。入面計埋我有三個人,一個喺中年男人,另一個喺女人。

我唔知自己坐咗幾耐,但喺我見到走廊盡頭站崗嘅警官換咗三更,大概過咗一日啦。

羈留窒嘅左邊同 ...

更多
日期:None

阿宗(0)

有冇聽過島‧城?

每個人都有佢自己既秘密。

我成日都會發夢,最近我不斷發同一個夢。

好耐以前有一個小島,呢個島有山,有海岸,仲有一個小村落,小村落建立係兩座山中間。 ...

更多
日期:None

工作的路途中因為時間關係必須坐在街道旁邊石椅休息,忽然看到兩個不同國家的人的一舉一動,感概萬千。

先而看到一大團在灣仔區的內地遊客,他們操著一口流利普通話大聲講大聲笑,

男人們左手持著一瓶 ...

更多
日期:None

【一】

我諗天氣真係越嚟越反常,作文成日寫「春天悄悄地回來了」,但現實根本唔係咁。上個星期仲凍到要著羽絨,今日已經熱到著風褸都想出汗。但冇計啦,得返堆頹Tee喺宿,為咗唔想畀佢睇到我個摺樣,咪唯 ...

更多
日期:None

我由出世至今,都喺貓城呢座山頭度過活。呢度有大量人類活動、居住,仲有好多車出出入入,對於貓貓來講,唔可以話係好理想嘅地方。不過呢度有森林有小溪,廣闊嘅自然環境令我哋有足夠地方容身,加上有好多有心人肯餵 ...

更多
日期:None

我阿爸係一個土生土長嘅香港人,由佢出生以黎,都未離開過香港半步。我曾經問過佢原因,阿爸就笑住話——

「你阿爺教落做人要從一而終呀嘛,我好愛香港㗎——生係香港人,死係香港鬼。」佢舉起佢對香港腳,笑 ...

更多
日期:None

燦叔既靈堂比我所想嘅少人。

我受唔住裏面一直燒紙札品既氣味,走左入去廁所避開下。

估唔到殯儀館入面凍冰冰嘅廁格,會成為我呢刻嘅避難所。

燦叔生前用佢粗豪既聲音好鬼馬咁講過:「我賣鹹鴨 ...

更多
日期:None

夢想好廉價,但係追求夢想就好昂貴。 ⋯⋯

我係阿傑。 我只係一個普通人,家底唔係特別好,不過都未使攞綜援,好彩。我一直以來都有個夢想,就係出版一本屬於自己嘅書,做一個作家。 呢份工其實都唔算辛苦 ...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