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我係新移民,我係港產科學家》

作者:星之毒撚
日期:2016年3月6日

想寫好耐,比我嘗試修補本土論述中矛盾部分。香港人仲摸索緊,理論仲發緊芽,有雙重標準唔係好大件事,寬容D。不過我想講存在一個好好例子可以參考——美國。

講第樣野先。梁振英係咪香港人?佢絕對係,土生又土長又住o係度,唔可以見人地仆街就唔當人地香港人,佢係一個仆街既香港人。但因為香港移民政策太差,法律上為香港人既人又未必係大家都好認受。所以對於非土長或者雙非者,大家只會當認同呢頭家既係香港人。愛港就認、唔愛港就唔認既做法,的確係有D主觀同自大,但個矛頭完全係移民政策失誤,法律o係道義上服唔到人。右膠有D論述同行為的確係可以去到好柒,但冇人有資格要求香港人係完美,香港人有做錯有講錯野又點,佢地仍然有權保衛自己頭家架。

o係美國有呢種論述。雖然法律係各族平等,但過去制度長久積落好多社會問題,以致白人仍有文化上既優勢,權力同財富都係集中o係白人。所以,白人仍有責任做多少少野去幫助其他族群。咁唔代表白人要抬唔起頭做人,反而係要佢地勇敢大方承認自己不配得的特權。例如,黑人o係條街度被言語欺侮,白人係最有責任為佢發聲,因為一個白人講既野會有最大說服力。同埋白人係欠左美洲原住民,雖然趕走晒而家既白人對剩餘既原住民冇好處亦唔可能,因為大家已經係同一個社會。一個原住民by default 憎白人係可以理解的,唔可以話原住民歧視白人,歧視呢個詞語只適用於強勢一方,唔可以話弱者歧視強者。雖然呢個年代既白人已經唔係當年殺土著運黑奴果班,但長久以黎白人承傳左好多優勢,所以對白人既言論同行為要求應該特別嚴格,一個白人唔表示反對種族歧視、唔出聲,就可以當佢有份促成各種權力及財富不均,視為平庸之惡。當然呢種論述係會引申出一D膠既政策,但我呢度既重點唔係討論美國左膠,而係想將呢種論述裡面唔膠既成分應用落香港既情況。

香港移民政策下,最大得益者就係大陸移民,咩途徑都好假結婚買學位乜都得,總之住夠七年就可以白食,非中國籍就住幾多年都冇護照。想像一個高度自治既境界,咁係咪代表呢班新人要抨走?唔係,咁係唔可能的,因為佢地無論好人壞人,都已經係呢個社會既一部分,抨走新人等於你公司會冇左一堆同事,你食開既餐廳會冇左一堆人手,你D親戚朋友鄰居會消失左部分。非土長或者雙非者,佢地唔需要走,但要求佢地做少少野交投名狀先被接納,呢個要求一D都唔過份。至於點樣交心先算收貨,係主觀的,美國人對於白人應該為種族平權做幾多野意見都不一。不過,連續光譜冇明確定義唔等於無意義,我比隻橙紅色出黎,有D人會話佢係橙色,有D人會話佢係紅色,但假設色覺健全,紅到馬騮屎忽咁好難叫佢橙色掛。一個普普通通奉公守法既新人,叫唔叫交左心,大家意見未必一樣,但一個衝去光復上水既新人點都算數有餘啦。而家本土派實質就係要求班新人要有美國白人果種大方咋嘛,承認自己得到好多不當既野,貢獻自己。我從來都大方咁講,假如我冇落黎香港,我應該o係東莞做緊雞,可能向西兄會見到我 :0) 咁我落左黎白食白住多年,香港有完善法制,父母再仆街都整唔死我,而家我o係美國,將來我會同人講我係港產科學家,因為我欠左香港,情歸香港,冇欠大陸。左膠話新人就唔可以本土,咁同話美國白人唔可以爭取種族平等一樣咁9.

絕對唔係話鍾意香港想黎香港既就可以做香港人。非法移民同排緊隊果D點計呢?美國現時非法移民係有辦法變成合法的,亦有各種方案提出比更流暢及明確既指引佢地,點先可以留低,點樣會抨佢地走。大概就係要佢地登記個人資料,交罰款,學英文,考美國歷史試,搵工,十年時間內犯法即抨走。一來出於同情心,二來o係美國,非法移民已經相當多,加州人口有百分之七係非法,佢地已經係本地一部分,全部趕走佢地係會拆散美國好多家庭公司同社群的。我覺得香港都應該係咁樣,之前咪有幾單比人捉到係I. I. 但佢地想留低又認同香港,於是左膠右膠大吵佢地算唔算香港人,其實學似美國咁,有條件地成為合法係最好的,香港都有少少似美國,當呢D人已是本地一部分,趕走晒佢地係弊多於利。比個門檻佢地過,過到就既往不究,過唔到就拜。

全文 1476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