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我地繼續生存,仲有咩可以做先?》

日期:2020年9月29日

最近半澤直樹既續集熱播,我見到好多網上既評論。其中講到大結局好多人都話非常之好睇同埋熱血沸騰。老實講我就無追開,亦都本著劇透死全家既精神,唔特別談及劇情。不過據聞繼續飾演半澤老婆既上戶彩,係劇中其中一句引起不少迴響:

『只要繼續生存落去,就總有啲野可以做既。』

呢句話當然係絕對正確,亦都果然引起唔少人既共鳴,尤其是今年真係實在太多壞消息。我完全相信咁樣既對白甚至經過編組人員配合返成個全球大環境既精心設計而成(日本太多表現出黎既野既然非常優秀,自然都經過精心計算)。我自己過往從事唔少文字上既創作,當然亦明白係一個故事主線不斷描畫人性黑暗同勾心鬥角既高張力劇本入面,突然之間有一個非常顧家、千依百順、幾時都企起老公身邊(甚至背後)既賢內助,甚至係上戶彩咁既美女做嬌妻,係不可或缺既元素。

尤其是老公上完戰場返黎無論飲左幾多流彈受左幾多挫折同冤屈之後,都仲可以聽到支持鼓勵既說話,感覺係可以有幾正。做出黎既成個畫面亦一定非常溫馨同治癒。

但創作還創作,現實還現實。其實我地都依家活係今時今日既香港,亦都開始明白,有時只係下巴輕輕講幾句極度 Positive 既野,係一撚啲用都無,甚至對於本身情緒低落(甚至有情緒病)既身邊人只會適得其反。再舉例落去,呢啲句子我地由細聽到大『聽日一定會好天架』/『肯堅持落去就一定會成功架啦』/『唔好唔開心啦,唔好諗就會唔記得』等等。我當然明白生存落去,就總有野可以做,我呢個系列,亦都絕對唔係要鼓吹大家自尋短見。我只係想指出,生存落去,就有野可以做同時,繼續無能為力既事情,一樣咁多。問題係我地點樣係呢個狹縫到搵到自己既自在點,呢個先係關鍵。

(一定又會有人屌我話:你做咩又係度放負,唔好咩都搞到咁絕望得唔得呀。但QB講架(好似係):絕望同希望等價並存,呢個唔係先係現實嗎?LOL)

半澤直樹非常好睇,係因為故事超現實,本身已經有唔少觀察者指出呢一點。大家都知道真相係係日本呢個階級統治咁牢不可破既社會,以下犯上係絕對不容許。上一篇已經講到日本人講究跟隨大眾既共識然後將呢樣野變成不可逆既大潮流,所有既其他倒逆思想都要被迫磨平自己然後順勢,否則一定會被整個團體排斥。好似半澤咁既情節甚至連政治權貴都俾佢接近一人之力推倒,我自己唔係熟悉日本政經既專家,唔敢講無,但相信係絕無僅有。而現實半澤既下場,應該一定會非常仆街。

另一句金句所謂既『_倍奉還』,亦都係自己不願對現實低頭再做一粒可以俾人用完即棄既齒輪既強大吶喊。但偏偏,日本文化最講求逆來順受,而且好似一出世已經受人好多照顧,要不斷做好多野去『報恩』。第一課就係要講幾時都要服從管理層,無論上司做錯,都係下屬問題。而且日本人成日都要求無論受左幾多苦,都要有感恩之心,要時刻都做到外皮果浸非常之樂觀,咩野都唔會Say no,永遠都無托手踭,甚至要不斷鞠躬,多謝前多謝後。香港人去日本受到呢種照顧,自然覺得天堂一般既享受,幾乎要將日本當為自己既後花園。之但係,絕大部份香港人都無理到/唔想理果種付出背後既抑壓同陰暗面。

而其實香港人依家普遍最怕聽到既,就係呢種成日正能量既『感恩撚』,又或者係『我地以前都係咁樣捱架啦,你地呻咩苦』呢種廢老語氣,其實根深蒂固不單止係日本,甚至係南韓以至整個亞洲。原來打完飛機之後,賢者時間完左,我地又返番黎現實。結果半澤二都做完喇,激勵完又會進入番自身既虛空,兜兜轉轉又返到正題:我地繼續生存,仲有咩可以做先?

我將會嘗試引進一個重要概念,呢個同之後點樣去看待世事可能會有啲啟發。如果你地有咩想發表或者想我講,歡迎留言話俾我聽。下一集再見。

留名睇系列之零
https://www.facebook.com/ellan.ou.9/posts/2719535291483103

全文 1317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