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我對於「創作」呢件事嘅理解》

作者:哲學仔
日期:2019年12月12日

突然想講下我對於「創作」呢件事嘅理解,唔好講我有冇創作過啦,我創作過某樣嘢都唔會同你講。我接觸過(睇過/玩過)一段時間嘅作品有兩類:小說同埋遊戲。

而寫小說同埋整遊戲作為創作行為係有啲共通之處嘅。

寫小說最緊要係咩呢?如果你嘅答案係文筆,對語言嘅觸覺呢類答案,咁你就唔適合做小說家,你應該去做詩人。大家睇小說唔係為咗睇你點樣控制語言,大家最希望嘅係由打開第一頁開始,由睇第一句句子開始,就忘記自己係睇緊書,完完全全進入你嘅故事,最好喺旅途中遇上或可愛有趣或有所共鳴嘅人物甚至朋友,如果背景唔係設定喺現實,就更加希望可以探索一個全新嘅世界。

語言係要用嚟服務故事,襯托人物。為咗襯托一個有教養、甚至有啲藝術氣質嘅人物,語言就要瑰麗雅緻;相反,如果係一個粗鄙低俗嘅角色,就要直白粗俗。如果你因為諗到一句你覺得好靚嘅句子,而用劇情去遷就佢,咁你應該放棄寫小說。

而遊戲都類似嘅。唔同於電影,有啲電影擺明唔係sell劇情,係sell動作特技嘅,好似變形金剛咁,市場上一定有受眾受落。但係喺遊戲嚟講,冇玩家會單純因為畫面而買單㗎,遊戲性唔高,畫面幾靚都冇用,除非你整H game。所以如果你team人以畫面為最優先,或者你成team人應該去CG公司而唔係整game。

同樣地,最擬真嘅畫面唔係適合所有嘅遊戲嘅,有啲遊戲嘅畫面就應該卡通,有啲甚至純文字就最好。

畫面之於遊戲就如語言之於小說,兩者講嘅都係表現力,表現力講嘅就係將受眾帶入去個氣氛,沉醉於你所表現嘅故事、世界 etc.。

而咩為之好嘅小說同遊戲呢?我喺呢到唔用咩文學性又或者藝術性去講,我用體驗去釐定——令人睇到停唔到嘅就係好小說,令人玩到停唔到嘅就係好遊戲。

咁點樣做到呢樣嘢呢?其中一個必要嘅條件就係有推進。寫小說,要每一頁劇情都有所推進,令人揭落去下一頁。而遊戲,就要令玩家喺每一個活動入面都feel到自己向住某一個目標前進緊,有所進度。有啲遊戲內容睇落好豐富,但係主次不清,又或者有好多強制而沉悶嘅內容,拖慢成個節奏,咁就係冇進度。喺遊戲嚟講,所謂嘅進度就係reward,reward可以係遊戲嘅內容,升lv、攞裝備、學技能,亦可以係非遊戲嘅內容——過關時嘅成就感。

而寫小說同埋整遊戲,從來都唔係以真實為上,創作係基於真實,但係作品要脫離真實。

呢點體現喺文筆下,就係好少小說家會用正常人嘅視覺去描寫。小說家喺用「心眼」去睇佢哋筆下嘅人物嘅外表、行為、姿勢嘅時候,總係如福爾摩斯一樣觀察出一啲重點,再加以描寫。而喺描寫過程中總係會加以自己嘅解讀,去為帶出氣氛、帶出劇情、帶出人物嘅性格呢啲目的服務。如果真係真實嘅視覺,咁小說嘅描寫就會無趣而冇生氣,同普通人寫日記一樣。同時,人物嘅性格可能來自於真實嘅人物,可能係小說家嘅家人朋友同事上司愛人敵人,但係當中嘅性格可能會經過放大。當然,就算係正常人,喺認識一個人嘅時候,都會放大嗰個人某部分嘅性格。但係喺小說家筆下嘅人物,你最容易注意到嘅就係小說家放大咗嘅性格(喺佢嘅設定下最有戲劇張力嘅性格),其他嘅性格小說家可能會抹走咗。呢個都係基於真實而脫離真實嘅例子。

而喺遊戲方面,好多嘅遊戲都係嚟自於真實,又或者佢哋靈感來源本身就係嚟自於前人嘅創作,後者本身就係基於真實。

例如RDR2,佢就係畀玩家體驗做一個西部亡命之徒係咩感受。但係呢種感受係經過藝術加工嘅,將會令大家享受嘅感受放大,唔享受嘅就縮小甚至抹去。否則就變咗莎木。

藝術就所以為藝術,唔係因為真實,而係因為佢哋基於真實而令我哋感到related嘅同時帶畀我哋喺真實世界冇或者好少遇到嘅體驗。

全文 1272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