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新春大吉,我同我女朋友共處一室》

日期:2019年1月31日

(一)

屋企。有家人,我,同我女朋友Sabrina,上黎拜年。

大家照例講完一大堆祝賀說話,食完個全盒入面D無無謂謂難以消化既食物之後,突然之間,老爸企起身:「好啦,都係時候啦。」

我阿媽亦都即刻附和:「係啦,依家呢個時間好,出去最岩。」

我同Sabrina愣然,「下,無啦啦去邊呀?」

我老豆攤攤手,就拖住老媽子去玄關著鞋:「咁新春梗係要行下大運啦。」

「行咩大運啫,我衫都未換,之前有無聽你地講過。」我故意抱怨。

Sabrina好聲好氣勸我:「唔緊要啦,你依家換衫,我地一齊同Auntie Uncle出去影下相呀,今日天氣幾好呀。」Sabrina梗好啦,今日一身紅色錦袍裝,黑色漆皮短裙,啡色高爭長靴,加上最近新年前去做既負離子長髮,貼貼服服,靚到爆晒鏡咁,點似得我依家成個街坊睡衣裝,頭髮亂咁飛呀。

我都未想回應,我阿媽已經柔聲同我女朋友講:「唔緊要,你咁難得黎拜年,唔好行黎行去住啦,我同條友出去就得。你係屋企陪Sunny睇下電視,剝下瓜子先啦。我地兩三個鐘後就番。」

說罷,竟然真係急急腳,我阿爸阿媽兩個人笑口噬噬,就打開門,出去,鎖好門,然後走左。

我靜左一陣,然後就哈哈大笑左幾聲。Sabrina好生奇怪,就拍打左我一下:

「你阿爸阿媽走左去行大運,你又唔去,有咩咁開心?」

我已經一個箭步,返番去佢身邊,然後猛然一抱,將佢推左落去客廳既梳化。

「咩呀,依家兩老為我地製造機會,我地梗係唔好錯失機會,黎過新年第一炮啦!」我然後已經好急色咁,好純熟咁樣呵一口氣落去Sabrina既耳仔同頸之間,若有若無。

Sabrina好不能自持咁樣,即刻低喘左一下,但係佢已經勉力咁樣推開我:「你咪……咪住啦,唔得啦,如果一陣你阿爸阿媽返左黎,咁樣點算呀?」

我抓抓頭,係沙發上勉強盤腿而坐,以免失平衡:「呢個就係我哈哈大笑既原因。因為佢地突然想出門口,而又無事先通知我,我就知事有蹺蹊!」

Sabrina完全唔明:「下,咁即係點呀?」

「其實呢……我阿爸阿媽最近已經成日問我幾時結婚……」我無奈說出真相。

Sabrina驚呼一聲:「下,你講真架?我完全未有咁既打算呀!況且我地都未儲夠錢,又未玩夠。」

我老大一個白眼遞過去,Sabrina不由自主縮一縮頭,但佢仍然係咁可愛:「都未聽過女仔會唔鍾意結婚!我夠知啦,所以我咪一直都無同你講啦。」

「咁同佢地依家出去行大運,有咩關係呀?」Sabrina一直追問既性格,在此顯現。

(待續)
#ON9故之極致
#想繼續睇文
#記住留言講文呢屌你
#或者嘉頓雜餅呢屌你
#都得

(二)

「依家呢個係一個局黎,佢地刻意做一個我兩獨處一室既機會,知道我可能會……嘿嘿嘿,」我乾笑幾聲,盡在不言中,「咁佢地突然折返,撞破我地,就可以以此作為脅迫,叫我地做D入冊喇!」

Sabrina嚇得花容失色,即刻雙手緊抱胸前,又刻意將裙擺向下拉:「咁,既然你都知囉,你仲想咩咩!唔通你真係唔怕死架咩!」

我淫笑左一下,口中既肥肉,邊有可能輕易將佢溜走咩:「哼,我地都好耐無咁既機會啦,唔通你唔想咩?高登仔都好想睇我寫甜野,滿足佢地啦,你做咩唔順下佢地意?」

Sabrina啐了我一下:「我鬼理得佢地咩,係呀……」佢面紅左一下,「係的確好耐……無……無做,但係依家你明知係一個陰謀,就點都唔得啦,你唔好掂我添呀依家。」

我成竹在胸咁,叫佢做一個請等等既手勢。然後就拎起電視遙控,開始轉台。

「睇下呢個?」

「咩呀,咩黎架?」Sabrina好生奇怪,望住螢光幕。「咁奇怪既,一片空白,咩都無既,呢個咩台黎架?」

再睇多一陣,突然之間,有人係個螢幕出現。但係全部都只係見到佢地個頭殼頂。

「咦……呢個,呢個咁似……」

「無錯,呢個其實就係呢棟大廈既升降機閉路電視。」我一本正經,轉動遙控,「而呢個一高一矮既人,正正唔係其他人,就係我阿爸阿媽。」

只見佢地完全唔知有人依家好緊張咁樣監視住佢,頭搖搖,有講有笑。不久,佢地就離開左架升降機。

「拿,有左呢樣野,我地就知道佢地已經走左,所以我地依家已經好安全,可以為所欲為,大幹一場啦!」我又想向住Sabrina飛禽大咬,點知又俾佢一下子推開。

「咪住先,咪住先,我地唔好亂黎住,」Sabrina重重咁深呼吸左幾下,誘人既胸脯為之起伏,但從佢地談話內容,可見佢並未被身體其他器官指揮大腦:

「你唔好咁老定住,依家雖然見到佢地走左,都唔代表一定完全安全架……」

「仲有咩問題?」我故意刁難:「我同你講,我已經統計過晒,我地呢度成五十幾樓,搭一次lift,幾乎要成分幾兩分鐘,唔好彩停幾層既,仲要三分鐘,我覺得呢三分鐘,我地已經可以完全回復番原狀,況且,我地可以唔除晒架嘛……」

Sabrina大力咁搣左我一下,令我雪雪呼痛:「你好衰架!!!」我十分之得戚,即刻把握時間,將佢推係梳化,然後騎住佢,二話不說就已經黎過如漁得水,雙龍出去,幾好意頭呀──

Sabrina又係照例似係反抗下,但係其實就係度迎合幾下,一兩分鐘之後,我地兩個人已經慶合合。Sabrina俾我壓係下面,完全感覺到我身體已經產生左不可思議既生理變化:「你……你有無帶架……」

我即刻已經係個口袋到拎左杜X斯出黎:「放心啦,萬事俱備,亦都唔會欠東風啦,我地依家好好大幹一場啦!!」正想掀開Sabrina條裙,除左佢對黑絲,點知突然之間,佢又彈番起身:

「咪住!!」

「又咩事??」

(待續)

#ON9故之極致
#想繼續睇文
#記住留言講文呢屌你
#或者嘉頓雜餅呢屌你
#都得

(三)

「又咩事??」(呢句係貼多左,唔係專登重覆既。)

Sabrina撥番好D頭髮:「我地唔可以睇少你阿爸阿媽!正所謂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佢地一開始亦都知道有呢個閉路電視架啦!可能隨時會將計就計,咁我地咪隨時中伏?」

我一呆,「即係點?」

「例如,我地係個閉路電視度,只係見到佢地岩岩入lift,然後出返去。但係點知佢地會唔會其實暗渡陳倉?例如,佢地根本無離開棟大廈,岩岩只係為左呃我地,以為安全,其實上左天台,然後計番好時間,吹一陣風,到我地做緊果陣,佢地就行樓梯落番黎,咁閉路電視咪見唔到?到時一定一鑊熟!!」

我做出尤如一頭冷水淋下既沮喪神情,望住佢,好似想喊咁:「你咁講,又岩喎……」

Sabrina見我好似好慘咁,就話:「咁……唔緊要啦,我地遲D去過旅行咪得囉。依家忍一時之氣,日後一定海闊天空啦。」

樓價咁貴!個個扑野都要出街打野戰咁滯喇。可以出外旅遊溫柔鄉,係咪的確唔應該強求??

此言差矣。

我低下頭,過左一陣,又突然之間,由細聲咁笑,變成大聲咁樣狂笑。

「你又做咩呀?係唔係衝血上腦,新春流流,Short 左咩?」Sabrina納悶。

「無呀,我笑我地都有相同既諗法,有咁縝密既思考。但係,唔需要擔心,呢樣野,一樣係我既計算之內。」

「下,下下下?即係點呀?」Sabrina,個樣,好難形容,唔知算唔算又驚又喜。

「的而且確,岩岩你講既情況,絕對有可能發生。之但係!」我拎出我既智能手機,然後快速按左幾下,就顯示左一張地圖,入面有兩個箭咀:

「你唔記得你男朋友係App developer黎架咩?我阿爸阿媽既電話,我一早已經做左手腳啦,呢個世界,科技先進果然係好既。依家佢地兩個人,睇下先,就到地鐵站啦喎!梗係想係地鐵游下車河,然後行下大運啦!有左呢個GPS,所有野都萬無一失!!」

Sabrina,聲音一下子都高左八度:「老公……你好叻呀。」一聽到呢把聲,所有雄性既動物,都知道咩事啦。哈,哈,哈。今鋪仲唔水到渠成呀?

話說有年特首例牌要錄新年賀辭,唔知有年唔知邊個,劈頭第一句話就話自己好鍾意做野,係呀,我都係呀!我仲鍾意搞野添!

我醒起喇,果個就係收左五千萬都無事既思歪。當時日日講都係佢有無僭建。算啦。往事已矣。佢有無僭建唔重要,最緊要係我女朋友無僭建。依家我一下握實一邊,一邊貪饗溫玉之香,真係人間極品。Sabrina有度好,一但進入狀態,D反應同動作完全不亞於任何一個成名女優,銷魂到呢。

「唔好再等啦,老公,快D,快D黎啦……」新年流流,我真係唔鍾意拒絕人,更何況係自己主場,呢個又係自己女朋友?我心裡面,依家只有一句揮春,就係出入平安!!

(待續)

#ON9故之極致
#想繼續睇文
#記住留言講文呢屌你
#或者嘉頓雜餅呢屌你
#都得

(四)

另一邊廂,係街上面。街上兩老並唔係去左地鐵站,反而只係去左樓下間Café。

阿爸講緊電話。

「哈哈哈,恭喜發財恭喜發財……嗯,大家咁話大家咁話,邊係呀?傻啦,你快D?」

「樓邊有賺呀,都係得果少少……哈哈哈……呢輪股票蝕番好多啦。BANG」

「下?我個仔幾時結婚?我都唔知呀,但係如果你地可以叫下佢快D結就最好啦……」

「上黎我屋企拜年?幾時?依家出黎?得唔得?」阿爸望住阿媽,又奸笑左一下,Style 同阿仔其實一模一樣,「無問題呀,我屋企有人,你地一陣仲可以見到我個死仔既女朋友添……」

「好呀好呀,唔好客氣,一於一陣見,好嘛!今晚一齊去食個飯!OK?」

收線。

阿媽有D擔心:「老頭,咁樣做會唔會過份左呀?」

阿爸輕鬆咁聳聳肩,飲佢杯Latte:「點會呀,食得鹹魚抵得渴,如果佢地安份守己,又點會俾我地裝到彈弓呀!我都恨抱孫左咁耐,今次仲唔可以一併解決埋香港既人口問題?」

「但係,會唔會影響到Sabrina……」

「哈哈點會,我地唔會玩到咁盡既,到時稍為撞破,俾佢地足夠時間,等佢地知道我地明白發生咩事,然後乘機鼓吹一下,我地就有新抱茶飲,何樂而不為。總而言之,牛頭唔飲水,邊撳得牛頭低先得架……哈哈哈!」

老媽仍然有少少擔心:「係就係既,不過,不過呢……我硬係覺得唔係幾好。」

「咩唔係幾好,初初你都唔知幾贊成,依家先黎想話唔玩?邊有咁便宜既一回事。」老爸隻眼瞇成一條線咁,尤如狐狸一樣:

「咩佢以為閉路電視,係我地個電話做D野,我就會唔知咩,哈哈哈,佢實在太睇少我喇!哈哈哈!我話晒都係XBX既IT Security Chief Director,佢唔係唔知呀嘩!」

阿媽含蓄地提醒:「你一直都同個仔講你做文員仔架渣。阿仔先無你咁 #傲嬌,平日又話咩電腦野都 #唔識。」

老爸既哈哈大笑聲,真係令人為之側目,但係佢一D都唔覺得:「哦,又係喎。Anyway,佢豎起條尾,我都知佢想點。你想將計就計?我就黎一個將計就計就計。」

老爸繼續解說:

「首先,閉路電視我一樣做左手腳,一陣我地返屋企果陣再搭Lift,佢地都唔會見到,呢招好簡單,我地拍拖果陣睇SPEED (即係奇洛李慧詩既生死時速呀,踩單車追兇呀,太後生應該好多都無睇過)都係咁啦,不過佢咁細,又點會知呀,哈哈哈!」

老媽無好氣咁樣望住老爸:「第二,裝電話好,我略施小計,已經將我地既方向略作更改,換句話說,係Google map 上面,依家我地已經去左搭地鐵,可能仲搭左幾個站添,但係其實我地根本無離開過。」(作者按:其實點可以做到咁呢?9UP既野有時真係無難度!)

「依家我阿哥同家姐都出緊黎,到時大家一齊上去撳鐘拜年,大叫恭喜發財,到時仲唔嚇到我個仔J縮呀,哈哈哈哈哈!」

「咁大個人都唔化,兩父子都係……唉。」

阿媽無奈。只得繼續自己飲奶茶,然後仰頭望向大廈既高層。

「仔呀仔,今次真係睇你既造化喇,你阿爸今鋪玩真架!」

(待續)

#ON9故之極致
#想繼續睇文
#記住留言講文呢屌你
#或者嘉頓雜餅呢屌你
#都得
#我希望年三十前完到

(五)

不消三刻,大軍已經齊集大廈門口。

「細佬,呢輪身體幾好呀嘛!」老爸阿哥同家姐,仲有佢地老婆老公,加上幾個仲讀緊中小學既仔女,果然出左黎。前邊老果堆,梗係又係講樓講股票,鬧下林鄭同IQ160,後既又梗係全程低頭Whatsapp或者係Instagram 甚至係抖音啦(記住拜年見到呢啲人要即刻趕佢地出屋企)。你慌唔係又係打緊:「巧悶牙巧相快D走牙」咩。

「唏,唔好就咁企係度喇,我地一齊上去先飲啖茶食下糕再慢慢講啦。」大軍於是開始向住升降機大堂邁進。老爸毫不猶豫地,按動升降機既鈕掣。

升降機開始緩緩下降。「你地成日都話想見下個衰仔個女朋友,今次一定見到喇。因為佢都係上面!」老爸一路講,一路摩拳擦掌。咁樣磨到沙沙聲,鐵沙掌咁款,老爸,唔單住充血,再咁搞直頭,出血啦喎。

「嘩,得呀Sunny同佢女朋友係上面渣,你地咁放心呀?」兄弟果然心意相通,兩個一齊諗埋晒D古惑野。你地班廢老新精頭玩呢啲真係無人性呀!(尹光聲)

「唏,咪亂講,教壞晒D細路啦。我話呀Sunny 仔不知幾乖。況且佢地都知道我地會上去架嘛。」但係其實D細路,唔駛教壞,都壞晒啦。只見佢地完全聽得明,互相快速交換一下眼色,又繼續低頭快速打 Message。

老媽即刻澄清:「唔係呀,佢唔知你地黎架,不過呢……」

老爸又係一連串爽朗既哈哈大笑聲:「但係唔緊要既!佢地知道咩係分寸既!」然後,又突然間壓低聲音,把聲變到好似方老咁詭異:

「就算真係發生咩事,都唔緊要,大家都明白既,記住唔好要年輕人難做,佢地都要面子架!其實男歡女愛既事,好平常啫,最緊要識得定時定候,排期註冊,然後必番一兩件黎俾我地玩下,我理得佢地究竟想點咩?」

說罷,大家都相繼發出轟笑聲。

(雖然有人成日鼓吹 #生仔救港,但係過程真係代價不菲呀!老爸你係咪諗住幫個仔貼埋大床架啦?)

電梯呢個時候打開,大家齊齊魚貫而入。

幾秒後,大門關上,老爸撳左掣,升降機又開始緩緩上升。

一時之間,突然大家都靜晒。唔知點解,呢個係咩心理學既問題,但係大多數人,入到去架Lift,都會莫名其妙咁有一種奇怪既感覺,令到自己忽然之間,唔係好想講野。難怪有人甚至會患上所謂既幽閉恐懼症。

嗯,都係既,不過依家肯定有一個人心情極度興奮,因為果個就係即將要去撞破其好事既老爸啦。呢種亦都唔知係咩心理,只係知道係極度變態。其中一個可能係佢舊時都咁樣俾人撞破過,所以心理陰影面積搞到難以測度,今日先搞成咁。不過呢個係另一個故仔鳥。

為左速戰速決,老爸點樣大戰嘉頓雜餅就等二零四六再講鳥。

(待續)

#ON9故之極致
#想繼續睇文
#記住留言講文呢屌你
#或者嘉頓雜餅呢屌你
#都得
#我希望年三十前完到

(六)

呢下升降機既旅程,其實都係好似平時咁用左一兩分鐘,但係,對於老爸老媽黎講,簡直就好似過左一世紀。老爸甚至忍唔住嘴角向上掀。當佢知道從此一日佢個衰仔有痛腳俾佢捉住,真係爽過美國公務員停擺睇PORNHUB。

至於老媽當然忍唔住要唉聲嘆氣啦。當初以為自己老公只係開下玩笑,點知原來完全係黎真……自己個衰仔都唔緊要,萬一一陣個女朋友一時受刺激,做左D出乎意料既事,新春出左咩意外,叫自己點同佢屋企人交代?

至於大哥家姐果班,其實已經口袋裝滿晒花生啦。佢D仔女分分鐘已經係網上面直播緊呢件事。

無論如何,升降機已經停定鳥!稍稍微震左一下,升降機門打開,大家開始快速步出,邁向「肇事單位」。

雖然大家移動速度好快,但係腳步聲都好細,大概大家都不約而同,唔想打草驚蛇?呢個時候,阿爸已經係度話:「哎呀,唔記得帶鎖匙添!唔緊要,等我撳鐘叫衰仔幫我開門先。」講完呢句,二話不說──

叮咚!叮咚!

但就係呢個時候,奇跡發生了!!

我竟然唔駛五秒,就已經打開到大門,然後一臉驚訝既神情,望住阿爸阿媽同堆親戚:

「咦,咩你無帶鎖匙咩?兩個人都無帶?有無咁攪笑呀?哈哈哈!」

親戚們都發現原來好戲成空,大失所望之餘,只得按番原來既劇本進行,大叫聲恭喜發財,然後就除鞋入室。

「點呀,拎左咩上黎呀?」

「嘩,嘉頓雜餅呀!」

大家一見到呢個標誌,可謂係笑逐顏開。畢竟新年拜年送禮,又點可以無左呢樣?

「係嘉頓雜餅呀!我最鍾意食架啦,我最巔峰時候一日可以啪一罐呀。」

「好啦,我地依家一齊開左佢啦。」「好!」「好野!」

無錯,大家都沉醉係呢片日常既歡樂氣氛入面,真係一。撚。D破綻都無。

Sabrina一樣同我穿戴整齊,甚至頭髮都無一絲凌亂,額角連一滴汗珠都搵唔到。我地返番去茶几前面,繼續聚精會神,對弈番未完既棋局。

「Sabrina,你呢隻士,真係上得好,一下子就割斷左我隻車同過河卒既聯繫。」

Sabrina嘴角帶笑,「但係你隻沉底炮都好勁呀,一直威脅住我主帥九宮既安全……」

(待續)

#ON9故之極致
#說好了的重甜呢
#想繼續睇文
#記住留言講文呢屌你
#或者嘉頓雜餅呢屌你
#都得
#我希望年三十前完到

(七)

我地談棋談得熱烈,幾乎旁若無人,再隔左一陣,我先醒悟,應該將女朋友介紹俾其他親戚:

「哎呀,哎呀,唔好意思,岩岩呢盤棋實在太過精彩,我地殺到要害處,都唔記得原來有人黎拜年,等我同你地介紹先……呢個係我女朋友,佢叫Sabrina!」

「恭喜發財,身體健康,萬事如意!」Sabrina即刻雙手抱拳,展露企業式笑容。表現一樣無懈可擊。表弟果幾條毒拎目不轉睛,就梗係唔在講,至於表妹果幾個,相信亦都會今晚返屋企係咁打枕頭,咒怨點解呢個世界咁唔公平。

派完一輪利是之後,我老爸仲好唔識死咁樣左右張望,甚至仔細咁望住我地個棋盤,立心可為極度不良。

佢瞇住眼:「呀,我又唔知你地有咁好興致喎。捉棋添呀?平時又唔同我捉?」

我笑住望住老爸,大力拍左佢一下膊頭:「有D活動唔係同你玩既,係要同女朋友慢慢玩至過癮架嘛,老爸你唔係唔明呀嘛。」

老爸瞪左我一眼:「叻啦,知你叻仔喇。」

我仍然繼續笑住表達我既強烈不滿:「你夠威啦,竟然帶埋一大堆親戚上黎一同查牌,想我死都唔係要做到咁既……」

老爸悶哼左一聲:「嘿嘿……你依家無穿無爛,咪幾好囉。老老實實,我就唔信你咩都無做。除非我個仔係Gay既,咁無辦法,我認輸。」

我不置可否:「呢D咪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囉,老爸,下次真係唔好咁玩啦。你再考驗我地,都只係會見到我地既感情係幾咁玉潔冰清,尤如柏拉圖式既精神戀愛模式架啦。」

我地正想繼續唇槍舌劍,老媽呢個時候就走過黎,話我地:「玩少陣啦!咁大個人,兩個都唔化。Sunny,叫埋Sabrina,陪我去廚房,一齊幫手,我要煎D糕俾你叔父同姑媽食!」

我地一拉上左廚房既掩門,就即刻一同向住老媽子下跪:

「救命之恩,兒臣真係難以為報鳥!」

(待續)

#ON9故之極致
#就快完
#歡迎繼續留言派餅追數
#聽日就已經完到

(八) 趁深夜無人偷偷地出文先

老媽一五一十咁樣自己係雪櫃度拎出蘿蔔糕馬蹄糕年糕,再開左一罐嘉頓雜餅,開始慢慢打點,完全無理過我地:「我都唔知你講咩……」

「老媽,你知既。如果唔係你放我地一馬,我地今鋪真係俾人焗住送入墳墓。全靠你既提示渣……」

時間回捲至幾十分鐘前。

正當我已經想將Sabrina就地正法,提金槍,直殺入敵方戰陣果陣,我地都係唔係好放心,於是再望一望個電視,影住閉路電視,無人;而個智能電話,又顯示老爸同老媽正緩緩咁一路沿住地鐵線遠去,我有一剎那,真係感到十分放心,於是就細細聲係Sabrina耳邊講:

「嘿嘿,很想要吧。」

「係呀,好想要呀,快D黎啦,」Sabrina已經完全失控,根本就係俎上肉。今次新年,終於唔駛自己一個人睇完甜片,自己J左新春第一炮咁悶啦!

但係就係呢個時候,唔知點解,我突然之間,一連幾下,打左好幾個乞嚏!

「做咩呀,係咪……凍呀?」

「唔係,我依家都唔知幾熱呀,你傻架咩……」

我對住此刻如同淫娃一般既Sabrina,報以微笑,正想狠狠咁填補佢一直以黎既空虛,但係我仍然有一絲不安。

點解咁熱都仲要打乞嚏?呢個係咪不祥既預感?如果係?究竟代表左D咩野?

於是,千鈞一髮之間,我醒起同老媽子新年前同我既對答。

「點呀,新春又適逢情人節,有無同老爸有咩好節目呀?」

「點會有好節目呀?你又唔係唔知你老豆係古老石山。」

「下,咁咪好悶?」

「咁又唔會既。佢通常都會係呢段時間,同我出去,一齊去行下山,然後聽下歌,跳下舞,就係我地屋企後面渣嘛,都行左幾年啦。最近幾年,年年都係咁,只係你唔知渣嘛,自己成日都有節目。」

「嘩,咁Romantic架!」

諗到黎呢度,真係即刻嚇到變晒軟皮蛇,Sabrina都覺得好奇怪,即刻問:「咩事?做咩突然咁既?」

「仲問?快D起身,整返好D衫!我屋企人隨時都會返黎!」我即刻成條鯉魚咁彈起,然後著番好晒D底褲鞋襪,「今鋪真係差D俾老爸算到應一應!」

我衝入書房,拎左一個重炮單反,然後就撲到窗邊,係街道搜索一陣,即刻按下快門,然後俾Sabrina:

「你睇,佢地根本就無走到!」

「Oh my god!咁個GPS咪……」

「我恐怕佢地連CCTV都已經做左手腳,但係唔緊要,我地依家既然已經識破左個詭計,仲有時間整理一下。你依家即刻去廁所執一執個樣,順便補補個妝先。我要立即擺陣!」

「好好好……」Sabrina即刻二話不說,挽住小袋去廁所。

***

「老媽,全靠你,我地先可以係老爸既魔掌手中逃出。」

我一副孝感動天既模樣。

(待續,下回最終回好似係)

#ON9故之極致
#就快完
#歡迎繼續留言派餅追數
#聽日真係已經完到信我

(最終回突入!!)
但係老媽完全若無其事,照樣開蛋漿,開火,開始煎糕,炸嘉頓雜餅,然後做到半路,佢先一副氣定神閒咁,拋低一句:

「所以我幾時都話,要安全第一,係唔係?我成日都係咁教你。」

「係係係。」

「而我講既係安全,係絕對既安全,絕對,就係指100%,你明唔明?」

「明明明。」

「明就唔會搞到差D大出洋相啦!我都唔知你老爸想玩到咁大,我都想勸佢,不過又想對你投信心一票……好彩你記得我講過咩,算你啦。」

「係係係。」

「仲有呀,你做野仍然係太唔小心喇。」老媽竟然突然係褲袋度,拎番一小格野出黎,遞俾我:「你睇下呢D咩黎?」

我同Sabrina都大驚失色。我道:

「我咪……已經掉左入垃圾桶架囉,老媽子你……」

「一係就完全毀屍滅跡啦……咁依家即係點?如果俾老爸發現咁點?我唔該你即刻收番好佢,唔好留低任何證據。」

我即刻搶住接過。望住俏臉通紅既Sabrina,我都無言以對。

老媽於是,繼續一塊一塊咁將D糕煎好,然後放上銀碟。

「我成日都講,要你地結婚,根本上唔迫得。」

我同Sabrina齊聲道:「係既係既。」

老媽放低鑊剷:「就算要迫,都可以用其他方法,駛唔駛咁激進?仲要叫到外人添?」

「咪就係囉,老爸簡直係離晒譜!」我地立即附和。

「我都知道,老媽子係一個比老爸通情達理好多既人!」「嗯嗯嗯!」

「計我話,根本就唔駛複雜。學你啫,依家科技先進真係太好喇,你睇!」

老媽突然,淘出智能電話,然後按左個Play掣。

「我……我唔得啦……」
「很想要吧……」
「咪咁心急啦,我地可以慢慢黎……」

我同Sabrina一睇,臉上變色。

「老媽子你!」

「我從來無話過唔想你結婚喎。」阿媽陰險地微笑,猶如蛇蠍:

「唔想我將D片Send Whatsapp俾你老豆,你地自己看著辦啦。」

「Sabrina,不如,你將D雜餅拎出去呀?好唔好呀?下?乖新抱~」

Sabrina抱頭鼠竄。我呆若木雞。

果然,薑是老的辣。祝大家豬年快樂,同埋記住如果想係屋企開戰,警訊呼籲大家,真係要萬二分小心,尤其是日防夜防,家賊難防。新一年,祝大家袋袋平安,鞭鞭有力。句號。

(真係完)

全文 7082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