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我嗰代DGS girls 嘅一個集體回憶》

作者:Emilia Wong
日期:2018年3月17日

突然之間諗起我嗰代DGS girls 嘅一個集體回憶:Beach Stool😝

我嗰代嘅女拔學生,咁啱係經歷要喺三個校舍讀書:中一至中二佐敦舊校舍,中三至中四深水埗租借校舍,中五至中六重建後嘅佐敦校舍。

喺深水埗嗰幾年,撇除怪叔叔跟蹤狂比較多之外,真係最開心。野食又多又平,時興狂加配料嘅Froyo (乳酪雪糕)、手抓餅、N間台式飲料,當然之後大部分𢴇曬,就如香港所有熱潮一樣三分鐘熱度。

深水埗校舍雖然狹小,但真係好溫馨。單棟U字型嘅建築,包圍住地下(方正而細小嘅)操場而立。一踏出班房,已經可以見到整幢校舍幾乎每一面、每一層。行到上六樓先發現自己唔記得攞嘢,可以嗌落去三樓叫朋友幫返我地攞(後果自負)。

成績以外,音樂同運動可能係我地最大嘅共同語言。每當合唱團/樂團喺操場練習,整個校舍都會縈繞住音樂。有好幾次活動,合唱團喺操場演唱,其他同學紛紛喺上面嘅欄杆望落去,一齊和唱。最簡陋而又最奢華嘅舞台,純粹嘅音樂,純粹嘅快樂。

舊校舍有一個禮堂,鋼筋外露。我成日feel到個Foyer(唔係Froyo)喺度震,每朝早會祈禱,我都會順便祈求個禮堂唔好倒塌,甚至發過惡夢夢見自己死左喺嗰度。當然,每一秒我地其實都在經歷上一秒嘅死亡,所以中一二嘅我的確係已經同個舊禮堂一樣,算係死掉了。

新校舍有個容納千人、電影院座椅、演奏級嘅禮堂。為高中時候疲倦嘅DSE准考生們,提供一個早會時眠眠嘅舒適場所。

唯獨是深水埗校舍。禮堂細、操場細。每朝早會,我地都要擔自己張Beach Stool 落去操場。一行行藍白校裙嘅女生,坐喺矮矮嘅小凳仔上,一臉認真地聽住校長老師嘅教誨。(無帶Beach Stool 要坐後面嘅梯級。)早會完畢,就排隊攞返五顏六色嘅Beach Stool 上教室,整齊地掛喺自己書檯隔離個勾度。

由於我地好多時都會出現「Jam」嘢嘅情況(當年無呢個term),其實每位同學都總會唔見一兩次Beach Stool,雖然大部分Beach Stool (我強調「Beach Stool」先係官方叫法,唔係「Stool」唔係「Mini Stool」Whatever)都有寫上姓名。大概係同學帶左返屋企,屋企人都覺得好用所以攞走埋吧。

嗰段時間真係好開心。未需要面對公開試、但又唔係剛入學咁顫顫驚驚。狹小嘅校舍、Beach Stool、歌聲、話劇、友誼......屬於我地嘅青春啊☺️

全文 717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