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呆總嘅老豆》

作者:其他
日期:2017年9月29日

「轟隆!」
 
平靜嘅夜空,竟然響起乾雷。
 
「啊~!」老夫同漢昭烈帝一樣係蓋世英雄,立即虎口劇震,筷子連同夾緊嗰嚿叉燒一齊跌咗落地。「⋯⋯嚇死老夫喇。」
 
我望住屋外天色,月光一早被黑雲淹沒,濕氣極重,今次欽天監仲唔掛黑色暴雨警告的話,我諗聽朝會有十萬人上書皇上叫佢炒咗嗰班粉腸。
 
「轟隆!」 呢次雷聲,果然帶來傾盤大雨,屋外屋頂雨聲不絕。
我喺呢間屋已經孤獨度過十八個寒暑。屋頂落雨嘅滴嗒聲每一個細節,一早了然於胸。我正打算彎低身執返嚿叉燒嗰陣,忽然覺得唔對路。
 
屋頂 ⋯⋯ 多咗一個人。
 
我手握劍柄,六神歸一,留心傾聽,果然有人喺屋頂跳落後庭院。輕盈嘅腳步聲極之細微,佢顯然學過輕功。如果唔係忽然落大雨,敵人嘅突襲可能已經得手。
 
腳步聲越嚟越近,我腰間寶劍出鞘嘅一刻,廳門已經「嘭!」一聲被踢爆。來者係一個黑衣人,燭光之下只隱若見到佢炯炯雙眼同閃爍嘅劍刃。烏雲大雨雖然救咗我一命,但我真係咩都睇唔到,呢條命仔仍然危在旦夕。我學過嘅咩飛鵝山劍法、青城派刀法、甚至大內高手教我嘅辟邪劍法喺漆黑之中都起唔到作用,唯有向住敵人劍光嘅方向橫橫直直咁亂斬亂劈。
 
好在老夫力拔山河氣蓋世,雖然咁樣斬法我把寶劍肯定見財化水,但刀劍相交嘅時候,我感覺到對方力氣似乎比我大大不如。呢種刺客,似乎專學飛簷走壁之術,格鬥嘅訓練卻係不足。我喺黑暗中略佔上風,漸漸將佢迫出屋外。
 
「哼,大膽狂徒,你係邊個!點解要暗算老夫!」
 
「你做咁多傷天害理嘅事,今日我要替天行道!」聽黑衣人嘅聲音,竟然似係女人。難怪我同佢對打可以力拔山河。平時我邊有咁大力?佢口裡強硬,卻一個翻身跳出牆外,似乎想逃走。
 
我提劍急追,佢見我迫近,回身一劍,刺中我右肩。我「屌」一聲,寶劍亂揮,斬中佢手腕。佢大叫一聲翻倒在地,長劍亦 clang! 一聲跌咗落地下。
 
此時大雨已經停止,烏雲漸散。月光之下見到黑衣人喺泥地上不斷掙扎,卻已經無力起身再戰。黑衣人嘅臉相有點似曾相識,我再望返佢把劍,大吃一驚。咦!呢把咪係我以前嘅倚天劍?!
 
呢把劍係當年黨主席賜我嘅禮物,劍身刻有「HARRRR~!!!」嘅洋文,極為霸氣。自從熔癌之役之後,我就冇見過呢把劍,點解會重現人間呢?當年被襲之後,我家破人亡,幼女失蹤,老婆帶個低B仔返娘家,我孤身一人無處容身,唯有接受當今皇上招安,擁鳩基本大法,做下打雜,過下頹廢生活。屈指一算,已經廿年。
 
「你係咪熔癌嘅人?!」 我抑壓心抵嘅震驚,若無其事咁問。
 
「!!!」 黑衣人驚訝嘅眼神已經回答咗我。佢點都估唔到我認得呢把劍。原來熔癌派人追殺我,斷估係佢唔抵得我投靠朝庭咁多年都死唔去,派人嚟送我一程。
 
我望住呢個嚟刺殺我嘅黑衣女人,定睛細看,確定咗我心底嘅疑惑之後,緩慢咁講:
 
「阿呆,哎暗若餓花打。」
 
「???」 佢一臉迷罔,我忽然醒起熔癌唔識英文。
 
「我先唔係你老豆呀,哼哼。」
 

【完】

全文 971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作者按:我一直都話,寫文同痾屎一樣,痾唔痾得出唔到你話事,總要慢慢消化然後再排泄。最近冇咩時間寫正經文章,忍屎忍咗好耐,見到 爾雅集 老總阿呆同幾個作者玩「呆總的XX」嘅短篇故仔,平日打死都唔寫fiction嘅我,靈感竟然一瀉如注。有屎痾唯有去廁所,人人做網絡9upper,唔通個個都想做9upper咩。近排冇咩時間,我都唔想咁樣架。

話時話,呢段小故事有好很多 inside joke,你哋睇唔明都真係唯有講聲so99ry,我平時係擁開基本法嘅,唔係寫網絡小說嘅,包容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