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粵劇》

日期:2017年9月13日

[冷門野]尋日見到墳總問點解龍劍笙一出聲就已經好過陳寶珠咁多,以我好少既聽曲經驗黎亂咁評,都知道真係好難比(直接講,就係無得比)。
 
自細有跟老豆老母聽曲,但係都無見過任白真人演出,即使係錄音帶以至到網上聽,都仍然驚為天人。舉例,只要搵番任白既紫釵記(我好鍾意呢首),一聽李益開口唱,「霧月夜抱泣落紅, 險些破碎了燈釵夢」春光花月夜段,你就知道任劍輝既功力,聲線,感情,世間難以再有人望其項背!難怪就算當時連黃老霑恃才傲物至此,聽見到任姐出手,即時拜服個五體投地!!
 
仙鳳鳴果陣仲有梁醒波等大老倌,唐滌生尚在,根本講成係粵劇既顛峰絕不為過。而往後亦好大可能後無來者。當初佢地為左搵接班人,好似話搵左二千人INTERVIEW,到最後篩篩下只係剩番十幾二十個。依家比較廣為人知既,都只係剩番阿刨龍劍笙、阿嗲梅雪詩,同埋後來轉入電視好多人都熟悉既謝雪心(江雪鷺、朱劍丹可能呢度已經好多人聽都未聽過)。
 
陳寶珠個CASE有少少唔同,佢雖然話就係任劍輝收既第一個入室徒弟,但係如果一路睇年份行落去,我真係會諗既係究竟佢可以花到幾多時間去學任白D戲,因為佢拍電影已經大紅大紫,而且名利雙收,成為當時所有工廠妹既偶像。陳寶珠黎喇,人人都要讓路,可以知其當時既架勢堂,就算佢真係有心機想學,個個片商都想開佢呢個大金礦,想抽身不易。
 
反而龍劍笙就真係一直係戲班到正正經經地苦練打上去,根據我既估計任白都認為雖然個個弟子水平都未去到佢地果個造詣(。。。),但起碼都四平八穩,而阿刨應該已經係佢地最睇好,最有潛質果個。但好可惜,有時世事就係咁,龍劍笙亦都最唔聽師傅話,鍾意就去左加拿大唔返黎,鍾意就托白雪仙手爭,然後轉個頭又同其他人拍檔開戲搵真銀。咁難怪仙姐唔去睇佢既戲既又(欺師滅祖仲唔大罪?係咪好CONTROVERSIAL呢)。。。
 
呢D背後又牽涉到正宗定唔正宗既哲學討論。但客觀事實亦係,當初阿刨推戲,仙姐我估都有少少無奈,先只能搵陳寶珠頂上。講真,如果真係又要講咩技藝,又要講玄門正宗唔能夠亂咁搵人,計埋叫座力同埋支出收入,仙姐都只能夠徒呼奈何,揀無可揀啦。花旦方面,阿嗲最聽師傅話,但亦知道自己資質有限(好似成日俾仙姐話佢好蠢之類,鬧到喊,好慘)。。。
 
粵劇已經係老餅野喇。老一代盡力承傳,但有時都難免會花果凋零,後繼無人。岔開一筆,我覺得大家更加要警醒既係,粵語都係一樣。搞搞下講廣東話都話係老餅,唔潮既人先講,你知往後會發生咩事啦。最後利申,以上資料無經翻查,完全係童年回憶同老豆老母講落,錯左唔好怪我。鎖你鎖你。

全文 904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