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瞳真》

日期:2017年4月6日

#超短篇 我自從隻眼有事,要入醫院做手術。
 
換左個眼角膜之後,重獲光明之餘,俾我發現到一樣野。
 
我睇既野竟然開始唔同左。
 
我隻眼唔知點解,忽然多左一個新既視覺,係我可以一望,就知道究竟果樣野,係真定係假。
 
開頭,我會覺得呢種新FUNCTION,都幾方便。例如,去買野,可以知道果樣野係咪假貨。去睇人講野既口型,就知道佢講既野係咪大話。甚至,望一望個女仔既妝,就會知道佢原本既樣係點。至於只要眼光輕輕一掃佢既身,又可以知道佢有無僭建。換句話說,我隻眼,原來容下唔到任何一樣假既人與事。
 
但係到今日。我發現我原來頂唔順咁樣既生活。
 
如果話假野係一粒沙,咁我既眼,就係容唔下一粒沙,一粒都唔可以。咁你試諗下,如果沙既數目係多如天上繁星。咁我隻眼,承受既痛,你想唔想像到,會係幾多?
 
我決定上天台。企上去個圍欄邊,望向天空,只有果一住既顏色,先係同我以前做手術所望既野,完全一樣。我笑了。
 
原來呢個已經係一個咁假既世界。面對一個人,佢對你愈假,隻眼就會向我不斷提出更多警報,但殊不知,果D唔係路人甲乙,卻全部都係我所謂既兄弟同埋老友。我同我女朋友講,未有儲夠錢結婚同買樓,佢笑住同我講,佢一D都唔介意,但其實隻眼話俾我知,佢不知幾介意。跟住佢一邊去覆電話MSG,我問邊個,佢話係普通朋友,但隻眼就自動作出提示,果個其實係佢新既男朋友。
 
如果真相係咁。我又何必要知道得咁清楚?
 
人過得迷糊一D,咪仲好?
 
好快,有人報左警,談判專家上左黎。
 
佢叫我落番黎先,有事慢慢商量。
 
我凝望住企係下面既佢。睇得出佢擠出左極度誠懇專業既微笑:
 
「聽我講,咩事都可以解決到,死係唔可以解決問題。你睇下,其實世界仲有好多美好既事物架。其實我地如果可以再慢慢傾,或者我都可以做到你既朋友架。你好快就會明白,其實呢個世界仲有好多人都好愛護你同埋好關心你。。。」
 
我再望左佢一望。然後,對佢揮一揮手。
 
我聽到佢呼喊聲仍然係上空傳落黎。但好快就慢慢變細,並且俾風聲掩蓋。
 
落地之前。我諗番起醫生手術前同我講。
 
「其實呢個眼角膜,有我最新既研究成果。我俾左個名佢。」
 
「?」
 
「叫瞳真。」
 
「童真?」
 
「你到時就會知。呢個唔係世界上最美麗既野黎?」
 
係既。我閉上眼。但呢個世界唔需要呢樣野。醫生。
 
=完=

全文 773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