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尋晚發夢我見到莊子》

日期:2016年11月16日

尋晚發夢我見到莊子。佢輕衣飄飄,抱一巨石而坐。言談間,佢認為我唔應該再批評港豬太多。我申辯:
 
「點會呢,我自己既然都係港豬,又邊有資格評論其他人?」
 
莊子撥頭髮話:「無就最好。而且,唔單止你唔可以咁做,你要勸戒埋其他身邊既人都唔好咁做。能夠成為港豬係美事,點解要鬧?」
 
我急忙請教:「此話何解,可唔可以再提點一二?」
 
莊子哈哈大笑:「我唔怪你,你根本就無讀過我既著作,例如齊物論等等。而我知道你亦唔係哲學人,同你講太多都唔會有意義!」
 
「你尋日引到我庖丁解牛講養生,都算係咁。但好簡單,我既思想,係追求精神上既絕對自由,擺脫塵世間既所有束縛。所有人為之事,都係虛偽。做人最緊要隨心而發,率性而為。所以人為既相對,就係無為。」
 
我面上可能無法掩飾自己既不明所以。於是莊子瞪左我一眼:
 
「係我活係世上既年代,何嘗唔係政局紛亂,戰事連連既混沌時代?同你地依家所身處既水深火熱,都叫做有少少相似。但只要了解世界一切既自然法則,生死有命,就算四周圍既野幾咁動蕩,處之泰然。追求呢種至高無上既自由,就係我所提倡既道既境界。」
 
我已經唔識點樣接上去,咁夜又唔可以急CALL哲學仔:「你既意思係,港人照樣漠視大小時事,照去返工諗夜晚食乜野,同你死左老婆,鼓盆而歌差唔多。。。」
 
「大致係咁啦。同埋,我一早已經講左啦,依家政治既野,錯晒!以知治國,係大亂之本。千世之後,必然仲有人食人之事,我所講得無錯掛?所以,你一定要勸下其他人,做人最緊要唔好理太多。當然你唔勸都得。隨你。」
 
我嘗試拋一拋書包:「係咪即係范仲淹所講既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莊子聽左,一面憤怒:
 
「死讀儒家思想既官場小子,點可以同我相提並論?」佢拂袖而去。夢就咁完左。

全文 591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