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我地首先要明白既係,語言係真係會死的》

日期:2016年6月7日

我諗我都講左好多次:點解我可以寫書面語都棄而不用,而揀用廣東話口語入文?一方面自然係我學養差,文筆廢我認,另一方面,因為粵語擺到明勢弱。廣東省可以支持幾耐?唔知。就係香港七百萬人都有可能有過百萬人唔再係廣東話母語,你唔驚?我地下一代仲要用蝗語教中文。你唔驚?

個人意見:我完全唔覺得咁做可以動搖到全球中文書寫系統,依家只係驚五十年後無人知咩係蕃茄,咩係車厘子呀。呢個係一個猶如錄音既記錄,一粒受保護既種子。救得一粒係一粒。如果文化唔係會被任意踐踏淘汰,駛咩多此一舉?

依家個政治環境係,我係學紅樓三國,方言入文即刻俾先生剷起呀。仲講會影響華夏復興,睇到自己咁高可以反攻番十三四億人就發達啦。

我地首先要明白既係,語言係真係會死的。本來如果你有一堆人不斷講,講完又教俾下一代,一個語言,就唔會死。但係語言點解會變成方言,就係因為方言不是主流。至於甚麼才是主流?政治取態,就足夠影響咩為之主流。為左統一,為左方便,為左甚麼傳播之餘此類,一個政權,係可以用一個絕對既辦法,令到一個方言死亡。

極端既做法,可以殺晒所有講方言既所有人。又或者,迫佢地,唔准佢地講,然後將一切有關方言既典籍,全部銷毀。只要能夠循序漸進地做,一樣就可以將方言慢慢咁淘汰。果陣上堂,教過一句最重要既野,就係語言,會流動既。語言本身有生命,在於人賦予佢生命力。如果無人用既字,或者詞,就會死。隔左兩三代,如果無其他記錄,就此絕跡於世。

我係度舉一個例:嘩叫親你做野你都係側側膊!

你上堂有無人教過你咩係側側膊?相信無。甚至屋企人都無教過,但點解你會 get 到側側膊就係唔多覺既意思?就係因為口耳相傳,有人講,有人知道係某個場合,用呢個 term 就係適合,所以你就久而久之識用。但假如去到有一日,無人再講,只會用口語話:你咁樣不負責任喎。甚至係蝗話:你這輕骨頭的夯貨。咁點算?以上既情況,絕對可能發生。

另一個例:你呢個真係天津沙梨。

呢個係比較年紀大既人先會知既廣東話歇後語,其實係指你咬極都唔入。另一個意思就可以話你係石頭,點鑽都鑽唔出血。如果你本身無聽過,你會知道我講咩嗎?如果呢D野都係廣東話裡面有價值,值得紀錄既野,點解唔可以寫低?點解唔可以保留?之所以要筆錄口語咁反智,就係因為有一堆人已經 assume 左最壞打算,我寫既第一段會發生。

舊時,統一書同文字,又或者其他原因,會焚書坑儒。依家有網上,會好D,但仍然係一個吃力不討好既工作。第一,被主流中文既高雅之士排斥,因為佢地嚴守所謂文言,白話之正統;第二,廣東話研究學者良莠不齊,一D不斷花精力研究正字,但忽略口語最後讀音成句重要於書寫成字;第三,政治壓力,不斷將方言困入死角。

我只係想令到我既下一代,係有能力講到廣東話,寫得到書面語,亦都可以好似我地咁口語寫野亦得。呢個其實只係十年八年前既 status quo,一個微小既願望。我相信做粵典班人,大概未致於瘋狂到想奪取整套中文書寫既正統。因為根本就係無可能。

依家你當然會覺得將「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講成「有朋友係遠方黎,真係好開心架!」係 trivial ,係低能,係垃圾。因為廣東話仲係一樣無 cost,人人皆知既 free goods。但環境係會變的。等於你問下沙漠既人,咩先係最可貴?係水,同駱駝。當然係香港,你會話有匹駱駝係垃圾既。觀點與角度囉。
圍爐,真係無錯,今鋪真係圍爐,但呢班人,係閂晒窗係零下三十度圍一個只出一氧化碳而就黎熄滅既爐。我真係睇唔到任何要再將之趕絕的理由。請恕小人不識大體,不識學術,不識政治。我講既係咁多。

利申:呢D全部都係我既個人意見。我當然唔代表粵典等人取態。

------------
(編按:粵典總編輯擇言有參與《香港語文──聽陳蕾士的秘密》,我哋係兩個理念相近嘅團隊)

全文 1300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