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象牙塔上,美好安穩;遠眺旺角,不堪入目》

作者:雞絲陳
日期:2016年2月15日

講開又講(都唔知講開啲乜),其實好難怪啲學者呀老師呀社工呀教會牧者呀呢啲好似好錫後生仔嘅上一代人,會覺得初一旺角事件好暴力。
 
因為當一年幾前有一班後生仔喺金鐘(我講嘅係9.26-9.28、10.14-10.15、11.30-12.1呢幾日啦)、旺角(10至12月啦),仲有一年前喺新界幾區光復行動入面,手無寸鐵咁對住警察,面對胡椒噴霧、催淚彈、警棍、手槍甚至長槍時,啲學者呀老師呀社工呀教會牧者呀呢啲好似好錫後生仔嘅上一代人都唔喺度。
 
企喺最前嘅永遠都係後生仔(咁我都有見過啲麻甩哥哥叔叔伯伯好鬼勇武,不過唔多,同埋都唔會係嗰啲平時著到四四正正成個「專業人士」咁)。嗰班後生,見慣警察凶狠到想殺人嘅眼神,見慣黃旗紅旗甚至見過「速離,否則開槍」嘅橙旗,見過藍絲請返嚟嘅黑社會拿住把刀喺旺角舞嚟舞去喊打喊殺,見過喺自己身旁或一兩呎距離嘅人俾一堆警察追住箝住用警棍扑頭毆到爆晒血,又或者佢哋自己都俾人毆過…
 
當呢班後生有一段時間習慣咗日頭返工/返學,夜晚放工/返學就預咗俾人打又要提防自己嘅朋友唔好俾人夾走,有一段時間日日出街都隨身帶住口罩護眼鏡頭盔毛巾生理鹽水…其實,一晚半晚見到有人掟磚有人放火,真係會覺得no big deal。社會亂,係第一日嘅事咩?
 
唔係咩仇恨上腦獸性大發,只係習以為常,開始麻目。俾人打得多,自衛就已經係反射行為,係求生本能。血腥?暴力?冇人鍾意,冇人想慣,但嗰種喺混亂之中仍然唔講一句「好恐怖」,係經過好多次經驗之後learn返嚟——因為一年幾前就習慣咗一班同輩頂硬上,有咩事要自己面對。
 
啲「大人」、有學識有權力有地位嘅人,喺最危險嘅時候,往往係404 not found。唔好話試下同啲後生一齊落場感受下嗰種恐懼,喺事後唔急住跳返出嚟割席譴責都已經偷笑。
 
到後生嘅捱完打,俾人當暴徒咁指罵時,先有一班學者呀老師呀社工呀牧師呀呢啲好似好錫後生仔嘅上一代人出嚟話:「我哋好明白啲青年人對社會不滿,不過好可惜佢哋用錯方法…暴力係解決唔到問題…我哋都唔想香港變成咁…我希望啲青年人冷靜下,香港其實本來好美好…」
 
我真係唔知點解過咗成年幾你哋仲會FF香港好和平。你哋喺2014年底之後仍然覺得香港係一個好安全嘅地方,覺得「警察只係打份工,佢哋都唔想架」,係因為你哋未試過喺漫漫長夜中面對警察舉起胡椒噴霧警棍手槍或長槍,嗰下唔淆得,但事後諗返都知道係驚到唔識驚。你哋話你哋見過,嗯,喺電視電腦電話螢幕,被剪輯過嘅畫面。
 
你哋好幸福,有啲咩血腥嘢暴力嘢都有啲後生仔出嚟承受。所以你哋唔知道痛,唔知道驚,唔知道嗰種對人性同社會嘅絕望係點樣釀成。你哋由頭到尾都係一班旁觀者,冷眼旁觀,袖手旁觀。通常喺半夜我哋俾人圍俾人追俾人打時,你哋都喺度大覺瞓(9.26已經係啦,嗰晚喺公民廣場外我對啲學者呀議員呀嗰種心灰意冷同被背棄之感到而家都記得),到第二朝睇到新聞就七情上面高呼「點解香港變成咁」。
 
你哋好多人未試過被暴力對待,甚至乎連近距離面對施暴者嘅恐懼都未體會過。
 
我哋試過,我哋真係試過。我哋會驚,會痛,會傷,會流血,但係習慣咗,只能同自己講:no big deal。
 
你哋可以咁淡然講句「我覺得真係唔需要搞成咁囉」,係因為你哋唔知道,我哋有好多人,喺好耐之前,曾經喺金鐘或旺角街頭,覺得死亡離自己唔係好遠。
 
結果我哋人冇死,但心已半死。
 
我都覺得「真係唔需要搞成咁」——如果你哋唔係留咗啲咁嘅殘局俾我哋自己面對嘅話。可能,可能,係唔使搞成咁。

全文 1190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