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時代嘅宿命》

作者:林非
日期:2016年2月15日

呢幾日完全唔想講嘢,因為覺得撕裂已經去到一個令人心灰嘅地步。
 
關於暴力,暴力當然係唔啱,無庸置疑,但係咩叫違法達義?咩叫反惡法?反惡法時嘅衝突點樣介定為暴力?當年反天星,拒捕,拒紀被警察同保安拉走,呢啲肢體衝突算唔算暴力?使唔使譴責?你話個暴力程度唔同,認同,咁即係此乃程度深淺之別,而非本質之差別啦。
 
好多人好中意學者上身,登上道德嘅奧林匹斯山(火星最高峰,夠離地,高達21公里),但係如果要「研究」、「梳理」當中嘅事情,就一定要睇返成個脈絡。喺佔領失敗之後,好多人(包括史兄)就話,和平對話,到此為止。佔領有幾暴力?本質就係靜坐,你都唔肯去傾,唔肯去協商,咁大家發覺此路不通之後會點?不言而喻啦係咪。呢個係時代嘅必然,而唔係乜嘢抽水、極右、排外。某大報某「民間學者」竟然仲話呢班被告暴動罪,可能坐十年監嘅人落井下石,呢班人係無資格再講乜嘢抗爭,乜嘢違法達義,乜嘢為公義無畏無懼云云。而傳媒甚至網絡上都滿佈呢種只存私怨,不講實況嘅立場之論,令我覺得真係事不可為。在此亦想向各路朋友及編輯道歉一句,今日之事不可為,今日之評論不可為,我亦無復為文反駁,著章立理之志矣。
 
當年有人話香港無條件獨立(其實佢係混淆咗「不能」同「未有條件」),反問在場人士「你有無心理準備坐五十年監」?「你有無槍」?到今日真係有人冒住坐監風險去做一件佢哋認為啱嘅事,你使唔使修正你講法?無!只係落井下石,一齊同政府去指責呢啲人。咁係無問題,做建制無問題,但請誠實。
 
此之為一類。另一類者一樣係譴責暴力,認為佢哋係暴徒暴民,盲動,無目的發洩,為香港變成咁混亂而痛心。呢一種諗法我反而好理解。尤其是七十後一輩尤多。八十後夾喺九十同七十後中間,其實應該最明白兩邊諗乜。七十後仲搵到食,仲上到位(或上咗位),仲處於一個政府肯傾肯改嘅年代,覺得要跟規章跟道理去行,呢個絕係正確,亦係消弭社會矛盾之道。但九十後見到嘅香港,已經係一片烽煙,上一代五六十後不停向年輕人開火,社會不公已經演化成明刀明槍,既然你唔講道理,點解要求後生仔要講你嘅道理?當你築棋,你有四車四馬四炮四象,但後生仔得一隻公頭唔畀離開個四方格,你仲同佢講「要守棋例」?邊個唔守先?運用社會資源、行政資源去殺害下一代,邊個賤啲?
 
講咗咁耐,咁我自己立場係點?
 
肢體衝突源於社會矛盾,因為社會矛盾本身就係衝突之一種。所以表象嘅暴力,乃源於社會之暴力。過往嘅社會矛盾,斷無今日之高,是故其肢體之衝突,亦於今日創新高焉。由是觀之,更覺那些不停譴責暴力之「社運者」虛偽私怨自私自利,即如區龍宇為首之流者,只因今日衝擊者未得你認證為「同道」,就抹殺其抗爭,行為是可恥,可鄙,自私,虛偽。呢類人以後完全無資格以「社運者」自居。
 
暴力抗爭,容易失焦,因為全世界都會被暴力場面嚇親,繼而反感,喺承平日久嘅香港,尤其如此。另一方面,此處「違法」所達之「義」亦唔係咁易睇到,喺呢個開端之時,尤其如此。
 
請記着,現時的抗爭有很多手段是違法的,違法就會有相應的懲罰,而法庭考慮的是「行為本身」,而非「行為所帶來的理念」其事。因此例如燒國旗,燒國旗可以承載一種理念和態度,但因「燒國旗」而被判罰,在法庭而言也是公允的事。而燒國旗也許可以表達「反對國旗法」,針對該條法例去違法達義,但是扔磚頭及與差渣明確衝突,當中隱含的反抗訊息的確是比較含蓄,很難說服公眾。
 
而實際操作黎講,咁做亦好大風險。如上所述,手執「偽社運資源」嘅係傳統泛民,有事只會瘋狂割蓆,學民思潮都只係關心自己友好啦,其餘你無人無物嘅,真係被差渣除褲搜身,送上庭,邊個幫你?轉晒飛行模式你點搵律師呀?
 
啲後生仔係為咗佢哋心目中嘅公義而走出黎,而當後佔領時代一切社會協商都行唔通時,訴諸激進乃係自然之事。而對於享受緊社會制度嘅人來講,呢種行為當然係破壞,當然係覺得反感,但係對後生仔黎講,本來無一物又何處惹塵埃?
 
但請記住,行呢條路,係不歸路,路上會好孤獨,好淒慘,無人會幫你,無人會支持你,只會喺你成功之後啲人先會出黎領功。此乃世態。而激進嘅行為,必然會被法庭懲罰,此乃風險。無人希望坐監,更加無人希望有人命損失。但係要成功,要改變社會,就要付出代價。
 
而呢個代價係大得不可想像,任何人投身於此之前,都應該細細思量,唔選擇呢條路,絕對明智,選擇呢條路,係大智大仁大義,但就非常痛苦代價非常大。
 
我會話,激進嘅行為係時代之陣痛,要令社會真正變得清明澄淨,具理念嘅激進行為往往有關鍵嘅作用。正因為激進行為代價太大,不論對個人或社會皆然,所以社會先會衍生種種制度希望喺激進行為出現之前消解矛盾。今日香港仲有無呢啲制度,每個人都有唔同諗法,但係每種諗法都有佢存在嘅理由,你唔喜歡暴力,當然明白,但最少要明白呢種激進出現嘅背景係乜嘢。
 
呢幾日我成日諗到嘅係「浪客劍心」呢一幕。我唔係話今日香港已經好似幕末一樣,絕對唔係。我更加更加唔係話「劊子手」係應該存在,更加更加唔係,絕對唔鼓吹暴力,更加絕對唔鼓吹任何暴力行為。我只係想講,如果要走激進嘅道路,就等如做一個唔見得光嘅劍心一樣,最後嘅功勞同歷史上嘅美名未必會記你一筆。而如果而家真係幕末動亂時期的話,我亦只會係被劍心一刀斬殺嘅雜魚之一,所以我根本無任何理由去「期待」呢個場面,但係分析過社會同過往幾年嘅環境後,我明白此乃時代嘅一種宿命,未免不能改變此種宿命,但大方向已經形成。
 
更重要嘅係,大家請唔好忘記你嘅理念,記住,喺明治時代嘅劍心,完全係一件大左膠,係與要再起混亂嘅激進志志雄真實為敵嘅。
 
當中講咗啲乜,自己領略。未來我想放多啲時間喺家人,喺興趣之上,喺媒體上論政,或者仲會有機會,但只能當係間中出現之事,已經無辦法再持之以恆咁去做了。在此向各位一直容忍嘅編輯,總編講聲唔好意思,一直產量低又法西斯,哈哈。
 
丙申猴年正月初八

全文 2069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