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今晚一個人打壁球》

作者:逆嘶亭
日期:2016年2月7日

今晚一個人打壁球,原因係有人因為團年飯而遲到,最後缺席。好多人一定覺得,一年一次,食吓唔拘,阿婆嗰頭近,去吓無妨,費事令人難做,咁樣失約冇乜問題,等等等等。

飯局唔值得去,鄉下冇興趣返,都要畀面人地去吓,咁係等同貶低自己嘅價值,除非你係口講唔拘,心入面好重親情同習俗,或者要喺一班低能親戚道尋找家庭溫暖或者自信自尊。你覺得個老人渣七十歲,見多兩年就香,但有冇諗過,是但一件後生仔,例如我,都可能因為啲MK改裝車開快兩轉跟住無辜撞死?到時,你係咪無悔於你每年循例見啲老年植物人,而冇多同志同道合嘅人見面?排優次,應該係視乎你有幾重視某人,某人喺你心目中嘅價值,而唔係佢地幾耐見一次,幾時賣鴨蛋。

我自細嘅存在意義,就係令人難做,所以犯眾憎是常識。我曾經試過迫某前度同佢屋企人鬧交,迫到佢崩潰。佢屋企當然覺得個女癡咗筋,但我堅持,人生流流長,讀緊嗰科反正冇興趣,憑住好成績再揀第二間大學,一啲問題都冇。最後,佢轉咗校,我地亦好快散咗。我唔知佢而家畢業回望四年港大生活會點睇我,但我希望港大對佢有所影響,而且係好嘅影響,咁我會覺得乞人憎都乞得抵。

乞人憎嘅事,數極都有。例如曾經令我相當敬重嘅老師,就曾經喺我批評某中學校長支持警隊嗰時,話我有破壞冇建設,「帶有毀滅嘅力量」,只爭在未封我做十級災星。慢慢,我反而習慣,更開始自愧不如,事關要數十級災星,點都係Damien嗰皮,唔輪到我,我只係想要忠於自己,而且嘗試實踐。

就好似家庭關係,我係花咗好多時間,傷害咗人好多次去建立出黎。一般人,根本唔會明白,問完亦唔會細心聽。有人同我講,我聲稱自己唔癡家,唔拜年,但我仍然周時返去食飯,根本就講一套做一套,嗰個時刻我發覺大家睇法實在爭好遠。事關對我而言,食唔食飯,聯唔聯絡,都唔係關鍵,關鍵係我喺成長中拎返主導權,重新定義自己,唔再受他人左右。就算我會接載我個妹出入,都係因為我順手,而唔係因為我有兄長之責,冇嘢係奉旨。就算我去拜年,露個面,都係因為我願意,而唔係怕老母親戚煩,一年一次唔好計嗰啲理由。而就算我會食飯,又會畀返錢老母,都係因為我選擇,而唔係焗住畀家用,交為人子女嘅戲。我老母一直唔明點解我要強調條數叫伙食,唔肯「正名」為家用,我同佢講,錢唔係聊表孝心,而係同住宿交租一樣,唔可以混淆。我有權斷絕關係,有權拒絕畀面,有權指出家長嘅謬誤,而且保持到關係健康,令到人地羨慕我有個識講道理嘅老母,簡直係萬中無一。

所以,家庭只係一樣合則來,不合則去嘅嘢,同友情愛情,其實冇乜分別。道同,大家就交個友,道不同,自然即刻屌到佢落車。人嘅生命真係好短,因此任何一種羈絆都更令人察覺時光飛逝。我成日諗,去今日呢個場合,用咗我一日,半年後諗返,五年後諗返,自己會唔會情願去睇本書,或者行吓山,於是後悔去咗。一諗到他日追悔,雖則我係好普通嘅人,成日都會及時行樂,但總係難免再思而謀後動,最後變得好唔隨和,令人難做,打回原形。要甘心情願而又毫無後顧咁生活,再加唔得失人地,越大,就越覺得艱難。

近年我開始捉摸到細個有乜陰影,導致長大成人之後咁獨來獨往,但教育嘅嘢一如高鐵,洗濕個頭,就冇得返轉頭。大人嘅錯,唔錯都已經錯咗,追究都無謂,亡羊補牢,唔係易事,何況都係無心之失。既然已經孤僻成習,形成強烈嘅自由需求,就只能順性而為,繼續行落去。人地嘅感受,我唔係好想理,亦唔識理,我只係想煩少啲,同時嘗試吓幫助其他人擺脫羈絆,可惜,現實上,好多人都係口講一套,心諗一套,冇乜解脫決心。望住一啲好簡單嘅事困擾佢地,我畀完解決方法佢地,而佢地仍然唔接受,我覺得對話溝通都好無聊,亦隱約見到自己一路走來有幾乞人憎,因為呢個世界上好多人要嘅係some emotional support and some listeners,而我只會令人不安。

Keep住令人難做,其實係一件好攰嘅事。而其實做返自己,隨心所欲,對好多人而言都唔重要,反正佢地啲價值觀同主流相去不遠。狪君成日提住一件我冇乜印象嘅往事,話我當年衝口而出,爆咗啲好非主流好過份嘅睇法,煞到當時嘅午飯飯友,令佢好震驚,埋下日後彼此疏離之因,而我後來先至發覺,由好耐以前,我就因為思維有問題而惹人嫌棄。

我唔肯定三十歲後嘅我會唔會以賓虛之勢大力扭軑,打倒今日嘅我,或者我真係癡鳩線,不過我希望自己可以毋忘棵蔥。

全文 1512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