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點解人會知道自己陽萎,但唔知道自己低B ?》

作者:散彈一號
日期:None

香港十八歲先可以投票。據講因為未成年小童心智未成熟。

有朋友話,按此邏輯,八十歲老人智力退化,所以亦應該禁止八十歲以上人士投票。

然後有朋友話,按此邏輯,點解唔順手禁止八十歲以上人士做愛?

我一睇,見到一個極艱深嘅哲學問題。其實八十歲做唔做到愛,一試就知,只要叫個雞叫個鴨,就知道自己有冇能力。但投票唔同。你投民主黨,唔見得代表你好有分析力;你投民建聯,唔見得代表你只貪蛇齋餅糭。最多只可以畫個 chart 將每個候選人嘅支持者嘅智商點列出嚟,然後睇返個分佈,再講返「一號候選人支持者智商偏低」呢類結論。因為唔可以隨便「以全代普」[1],所以就算某人投票俾一號候選人,都唔可以證明佢真係低智商,最多只可以話佢「低智概率」偏高。所謂「偏高」 可能連 90% 機率都冇,所以佢可以同自己講:「我唔同其他支持者,我投票俾佢,唔代表我低B」。

所以,喺投票嘅方面,你唔可以單憑結果,就斷定某一個人太低B,從而剝奪其投票權。

咁好喇,咁唔淨係講投俾邊個,睇埋投票人平時對社區、社會嘅理解,又如何?咁就終於講到正題喇——「自知之明」。點解人喺某啲方面會有自知之明,但有時就冇?簡單啲講,就係:「點解人會知道自己陽萎,但唔知道自己低B ?」

(嗚呀,我寫到呢度好想停筆,因為話晒都係一個「極艱深嘅哲學問題」,我唔係好識答。但係,屌拿媽!哲學撚最叻係鳩吹!頂硬上!)

「自知」好難
首先,未講陽萎同低B嘅分別,先要講消楚一樣嘢:「自知」好難。點解?我諗到取原因如下:
1. 一般「自我關顧系統」(self referential systems [2]) 都係好難分析嘅。每當我哋嘗試真分析「自己」嘅槪念,就會發生一系列奇怪問題。最出名嘅包括 Russell's Paradox [3],飛髮佬問題 [4],哥德爾不完備定理[5],等等。如果想深入探討,我建議 D. Hofstadter晒本《I am a Strange Loop》[6]
2. 「觀察者效應」(Observer effect) — 當你觀察一樣嘢嘅時候,有時會唔覺意改變咗佢嘅狀態。例如你想知道屋企雪櫃入面嘅溫度。咁你就打開佢,睇下入面支溫度計幾多度。你打開雪櫃嘅原意係想量度佢溫度,但個雪櫃一打開,佢嘅溫度就會相對急劇咁改變,溫度計個數字就會唔準確,呢個就係一種 observer effect。當然啦,我哋可以設計個雪檷可以喺外邊顯示溫度去改變呢個問題。但有時 observer effect 係冇辦法避免嘅。唔講太深入,因為我都唔熟,返返「自知」呢度。點解會同 observer effect 有關呢?好簡單:當你自我反省,發現自己錯,就梗係即修正啦。改咗之後,咪冇錯囉?⋯⋯ 咁都得?咁之前都錯㗎!係㗎,之前梗係錯。但呢個時候幾多人會「搬龍門」、「修改歷史」去講到以前冇錯咁?數唔晒啦。何況,「發現自己錯」到「修正」之問可能只係一瞬間,大部份時間都係「我冇錯呀~~~」咁嘅狀態,咁就好易有個錯覺,覺得自己唔易犯錯,低估咗自己犯錯嘅機率。簡單講就係呢個詭辯:「如果我有錯,我就一早改正咗啦!所以我冇錯!」

「我條J 」=/= 「我」
大部份人相信就算切咗條J ,「我」都係「我」。所以某程度「我條J」同「我架車」 一樣都係「他物」,唔算「我」一部份。正如一架車死咗火,車主係知道「我架車撻唔著」,呢樣嘢冇人會懷疑出現「自知」嘅問題。同樣地只要「我條J」唔係「我」,咁就唔會有「當局者迷」嘅問題喇。相反,「我嘅智力」、「我嘅價值觀」就比較難從「我」分割出嚟。

----
[1] http://fishandhappiness.blogspot.hk/2015/01/blog-post_4.html
[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elf-reference
[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ussell%27s_paradox
[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rber_paradox
[5]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6del%27s_incompleteness_theorems
[6] http://wwv.amazon.com/Am-Strange-Loop-Douglas-Hofstadter/dp/0465030793

全文 1035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