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廢老因住收尾幾年》

作者:林非
日期:2018年5月26日

人類歷史本來就係一部充滿血腥暴力,自相殘殺,互相奴役嘅血書。呢點係人類嘅共業嚟。喺現代社會(近二百年上下),慢慢先多咗相對比較平等同公平嘅社會制度。以往係公侯將相先可以過啲奢侈生活,而呢種特權係以血緣或同權力有關嘅地位先可以得到。如石崇炫富,嚴世蕃嘅淫亂生活,諸如此類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古代你要好好命做到貴族先可以做人上人,而古代中國有科舉呢回事,已經叫做可以畀人「向上流」,所以好長時間內好多西方人認為中華文化呢方面係好先進好令人稱道。
 
現代社會基本上以資本主義為頂樑柱,好多以往嘅特權階級都無咗(比較值得留意嘅時間點應該可以公允地說係法國大革命,美國獨立等事件發生嘅時間),雖然好多特權今日仍然有痕跡(所以唔使同我拗話英國都仲有貴族皇室),但係基本上我諗大家都同意現代社會係相對古代更加多向上流嘅機會,唔再咁講究血統出身世家。因為一切都係一個字講晒:錢。你有錢你係爺係神係上帝,無錢你就註定無地位。
 
睇明珠台嘅外購節目講「極豪裝修」,講到倫敦近五十年(半世紀)嘅樓價係無・跌・過,而家基本上倫敦市中心嘅一線地段豪宅,講緊可能成十億港紙(以上),即係好似香港山頂果啲豪宅咁。片中嘅設計師可能自己本身(其中一個已經係)都住唔起——莫講話倫敦高級地段——倫敦市區。不過倫敦厲害嘅地方在於,佢哋一直都可以吸引好多全地域(如片中提及蘇格蘭富豪,車路士球星)嘅人,乃至於今日全地球最有錢嘅人(片中幾個客戶都係阿拉伯人或俄羅斯大亨),但係又可以保持一種倫敦格調,雖然片中嘅倫敦人/ 英國人都係「為外地人打工」,但係有種微妙嘅氣質上嘅平衡,令倫敦係「吸引人來」,而唔係「一個任人改變同蹂躪」嘅地方。
 
無論如何,映照返香港同倫敦,似乎我哋可以相當肯定地講,全球化資本主義嘅發展到今日,呢種富者越富貧者越貧嘅情況唔係香港或任何一個地方獨有,而係全球現象(尤其是全球一線城市)。用大富翁嘅概念去諗就好清楚:今日出世嘅一代「百無」年輕人(係真窮果啲,唔係個個月搭商務,或者打兩個月工休幾年屋企畀錢不停讀書但又呻窮嘅果啲),就好似呢刻先入場玩一個已經去到尾段,所有地都被人買晒嘅大富翁遊戲咁。係,以往果種貴族血緣嘅壁壘無咗,取而代之嘅係資本壁壘。呢個壁壘玩到一個點係,你講緊大埔一個以前做開燒臘嘅舖位,家陣係賣緊一億。幾十年前(即係你班撚屌廢青未出世未形成你老豆連飛機都唔識打你啲兄弟姊妹連射落牆都無機會果個年代)都仲可以話打住份工去供返層樓,個牌(如的士牌小巴牌)或個舖(如上述嘅燒臘舖),然後儲到第一筆錢就可以搭上資產增值嘅順風車,幾十年後身家膨脹幾百倍。今日,所有嘢已經水漲船高,過往一套已經無用或者變成接火棒遊戲,你拎五六百萬出嚟係講緊買公屋咋(最新消息,黃大仙公屋595萬呀)。買公屋個資產增值同三十年前嘅新移樓(無黑廁)比較邊樣優勝呢?呢個資產遊戲仲可以點玩落去呢?
 
外國情況我真係唔知,倫敦、巴黎,呢種年輕人苦悶我相信一樣有,法國人來港人數屢創新高,就係好多法國人都對法國情況失望。不過喺大部份地方,而家城市發展已經變成「大倫敦」、「大巴黎」,可惜喺香港係行唔通。無論你點樣推銷「大灣區」,你只答我一個問題:我搬去大灣,有無得上FACEBOOK?有無得享用香港醫療服務而唔係入院先科水同打點滴同做戇鳩檢查?呢樣係香港嘅死症:唔係唔擴張同搞城市聯營,但係附近城市嘅思維同香港太唔同,等如駁埋香港個狗頭落偉光正嘅聖國軀幹一樣嘛。
 
而其實你計返,資本主義,或者話現代社會,都只係玩咗大約幾百年,嚴格啲計可能只係一百年上下(辛亥革命無咗中國貴族,兩次大戰無減大堆歐洲貴族同日本貴族),有少少似一個朝代進展咁,而家已經去到一個唔太能再維持落去嘅階段(新一代入唔到場)。其實一個聰明嘅管治階層應該要明白呢一點,無下層嘅社畜幫你爆肝賣命接火棒,個遊戲又點樣玩落去呢?假如佢哋真係聰明的話,應該要製造一啲「上流階梯」出嚟,即係,由呢個角度睇的話,上一代嘅居屋夾屋,或者英資變華資大轉移,都可以當係有呢種效果。最蠢嘅一種其實係一路割斷啲階梯,再屌柒新入場嘅玩家係廢青係柒頭係撚屌係去得日本太多先買唔到樓。理論上呢班人又青壯,人數又多(麻煩大家生多啲),又多時間,時代會企喺佢哋果面,你唔整啲減壓閥出嚟,一爆到時大家一鑊熟重新洗牌。全球化之下資本主義越玩越壟斷,喺我哋有生之年會唔會見到大變?只能拭目以待。
 
利申:窮燦,欠緊銀行七位數字。

全文 1604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