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留唔住》

日期:None

有啲野,要留都留唔住。

老竇成日都咁講,終於今日應驗左…

做左三十幾年嘅印刷廠,最終都做唔到落去。我同老竇最後一日清埋啲垃圾,準備第日交吉俾業主。聽講業主要將單位租俾私房菜,好似係咩上過電視嘅名廚,一定做得住咁話。

老竇由廿幾歲開始自己出黎開廠,同人夾份開檔,到而家成六十歲,唔退落黎都唔得。人老,就係無得講。

以前覺得間廠好細,雖然係3個單位打通,但因為長期攏左好多紙同印刷品,兩座柯式印刷機又大部,加埋部切紙機,廠房個位幾乎行唔郁。而家賣哂搬走哂,突然空蕩蕩,反而唔習慣。

剩低寫字樓仲有啲紙版同以前俾客睇嘅sample,阿爸有啲唔捨得咁一路執一路講:「雖然話做到厭,又都係時候退休,不過話唔做就唔做,都係有啲唔捨得。」

其實本來我都想接手呢盤老竇一手打出黎嘅生意,不過阻止我嘅係佢。佢話:「如果話係以前90年代,仲有VCD、DVD嘅時候,生意梗係好做啦。不過而家…而且你又讀到書,唔好哂左,印刷已經係夕陽行業,無得做架啦…」每次講起,都好唏噓。

聽阿爸講,以前90年代,印刷廠嘅生意真係多到接唔切,公司當時仲有閒錢請個女工番黎入信封同用膠水封口,大量寄宣傳品,再唔係就不停印VCD封套,一套孤男寡女都可以翻印幾次,大大話話一套戲都可以印成過萬份封套。所以我個小學時代好富裕,過年去歐洲美國旅行,出入有私家車,屋企成日搬屋,愈搬愈大…

好日子過左十幾年之後,隨住董建華上場,大量工廠北移之後,成個生態環境都變哂。以往黃竹坑、大埔、觀塘、柴灣都有好多細廠,後來個個番上大陸之後,都無咩好收場。老竇成日叫我帶眼識人,帶腦做人。因為佢聽過太多行家上左大陸設廠,到最後被大陸拍檔夾帶私逃或者俾地方政府不停抽查罰錢而破產嘅故事。

老竇講得啱:「邊有咁大隻蛤瘌隨街跳架?梗係有景轟啦!」

阿爸成日話當年又話有咩優惠,其實都係想呃哂你班傻仔上去,呃哂啲錢,等你香港人無錢無人才,好快咪玩完囉。

阿爸真係靈過黃大仙,當然加埋其他因素好似互聯網興起、智能手機,甚至乎數碼印刷,都將傳統行業一一殺死。

後來嗰幾年,愈黎愈少野印,好多客都判左俾大陸廠做,因為平太多。之後,經濟變差,互聯網又發達,都唔使再印野,襟個掣就可以電子郵件,連印野筆錢都可以慳番。

清下清下都執得七七八八,其實都無咩野要留低,不過係唔捨得啫。臨走嘅時候,阿爸一直哼住:逝去感情如何留得住…

我講:「做咩無端端哼周星馳?」

「係徐小鳳。」

「周星馳啊…」

「徐小鳳…」

全文 853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二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作品
作者:懷娥麗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