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孤島圍城》

日期:None

而家係星期六朝早七點。我起左身,不過好眼訓。起左身係因為平時返工好早起身慣左,好眼訓係因為平時返工好早起身唔夠訓。返工果陣,好眼訓,無得訓;而家放假,好眼訓,訓唔著。於是起身,於是loop facebook,然後見到呢個比賽。比賽題目係《島‧城》,但其實係咩都無乜所謂。望住個題目,對住部電腦,十隻手指準備好曬打字,但個腦只係諗到一座島、一座城。我諗,將篇文寫成描寫文應該入唔到圍……

作為一個典型既80後打工仔,行將30,經歷過港英時代、回歸、母語教學、金融風暴、沙士、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七一、佔中、魚蛋革命,都算見識過唔少風雨。但事實上,無論作出幾多嘗試,無論付出幾多努力,所有既事情都似乎越來越差。無論係整體定係個人。其實我從來唔關心政治,我只想讀書做野搵錢供樓。但我記得細個中文堂唔洗學普通話;我記得細個父母放工唔洗覆whatsapp;我記得細個人地儲幾年錢就可以買樓;我記得細個d樓唔止三百尺。香港呢個城市既人一直都用緊好急既步伐前進,對一個小朋友黎講,要好辛苦先追得上。我亦好辛苦甘追,因為我好驚跟唔上大隊。所有人都好驚跟唔上大隊。無人得閒諗大隊去緊邊,無人得閒諗點解要跟上大隊,無人得閒諗點解要有大隊,因為你所有精力都攞曬黎迫自己跟上大隊。你好攰。你喘氣,你心跳,你精疲力盡,但你重係驚緊自己跟唔上大隊。

寫寫下,女朋友起身響房走左出黎,提醒左我本身響動筆前既諗法。本身我見到《島‧城》呢個題目,係諗住寫男女之間同居之後既感情變遷同矛盾,重寫低左「沒有人是孤島,沒有愛是圍城」呢d甘鄺俊宇既句子諗住睇下攝入篇文邊度,但寫下寫下,已經唔知自己寫緊乜。無所謂啦,按返自己想寫既就一定寫得好咩。事實就係唔到你想。我同你地細個果陣都想過好多野。我細個好鐘意睇書,中文老師讚我大個可以做作家,我好開心,就真係想大個做作家。而家諗番覺得好好笑。細個唔知人要食飯、要供樓、要比家用、要面子、要錢。莫講話做作家,而家賺少D錢,連個家都hold唔住。其實又駛乜等大個先明呢?細個就已經因為成績唔夠好,比班主任同阿媽收左張借書證,結果連唯一既嗜好都無埋,每日就咁坐響度on99等天收。所以而家亦唔敢有咩嗜好,因為而家一樣會有人因為你賺唔夠多錢,而黎為你好咁樣攞走你鐘意既野。成績同錢先係呢個島上面流通既貨幣,唔係理想,唔係鐘意。而家每年書展,我都會買好多書,我會將自己中學果陣寫低書名既書全部買曬番黎,放到成間房都係。但原來響某個我自己都唔知既時間開始,我已經唔再鐘意睇書,我投入唔到。幾乎本本書我都睇唔曬,包括我搵左好耐先搵到果D。唔知點解。

而家有時間,我會同大家一樣loop下facebook、上網、睇動新聞。

芥川龍之介自殺之前,響佢既自傳《傻子的一生》中寫過:「他覺得人生至此,並沒有甚麼特別想要的東西」。我而家都一樣。事業。而家返工返到淨係得返工。做曬野唔敢走,返到屋企又有野做。永遠響唔夠錢同唔夠訓之間徘徊。買樓。供30年。遠。細。窗台大過露台。屙屎要企上塔,訓覺要縮埋腳。結婚。擺酒既唔係好想擺,收帖既唔係好想黎。洗一大筆錢,主人陪笑,客人陪笑,到最後酒樓部長重笑得開心過雙方家長。想死,吊頸間房唔夠大,跳樓怕整低樓價,就算想隕石撞地球都有李氏力場罩住香港。呢個就係現實。曾經,我地都想要好多野,而家我同你都只想要錢。我地用盡一切方法賺錢,但錢仍然唔夠。另一方面,我知道自己已經有能力過我細個想要既生活,但我而家又唔想過呢種生活;我過緊既係我細個唔想過既生活。但,我又怕失去呢種生活。9唔搭8,真係9唔搭8。連我自己都唔知自己up緊乜,亦唔太知自己想要乜。我知道既只係自己唔想要而家有既野,但無左呢d野,我又可以有咩呢?城內既高牆,阻礙你望向遠方既視線;但係到左島上,你又只能擁有望向遠方既視線,而寸步難行。

我唔知身邊多唔多人同我有一樣既感受。大家(既facebook)睇起上黎個個都好似好享受自己過緊既生活,但其實我睇起上黎一樣好似好享受自己過緊既生活。甚至有人羨慕我咁後生(?)就買到樓。我同佢講,你都得格。佢話,我唔得。我諗諗下,佢又真係唔得。佢想過我呢種生活但過唔到。但其實,買樓同租樓真係爭咁遠?我問自己。答案係,係。真係爭好遠。無左層樓我自我形象應該會更低落,上次見女朋友家長果陣碗入面既雞脾亦應該會被夾走。但,我要為呢樣野犧牲30年,同時,層樓並彌補唔到我失去既野,或者你失去既野。我地用盡心機千辛萬苦去爭一樣人人都爭緊既野,爭到之後,又發現呢樣野無令自己特別開心。佢只係會令無左佢既我地更加唔開心。最悲哀既係,我記唔起爭呢樣野之前自己係度做緊乜野,或者想做乜野。我下半世就只能夠孭住呢樣野繼續行。我一放低就有人搶,但一路孭住又好重。於是我就只能比佢責住慢慢咁行、慢慢咁行,跟住大家行。甚至乎,根本唔清楚自己行緊去邊。

寫到呢到,我罕有既一日假期已經用左一半,需要收筆。無錯呢篇的確係一篇小說,主角就係我,一個今時今日響香港講緊廣東話既人。當然,亦可以係你,或者佢。小說入面既世界太小,現實中既世界亦唔大。好多人根本從未出過呢座城,所以唔知自己身處既只係一個島。城內形形役役,熙熙攘攘,來來往往。島上人來人往、潮漲潮退、花開花落。島代表孤立,城曾經代表安穩。隨住時日,島上既繁榮比海風一絲一絲咁吹走,城外聚集住想衝入黎既人。憂愁風雨,城入面既人依舊急急忙忙咁讀書、返工、病、死,只有極少數人先留意到曾經偏安一方既土地,已經踏遍外來者既足跡。島與城,都將敵唔過入侵者既堅船利炮。最後,我想用以下句子作結尾:這是一座建在孤島的圍城。外面的人想進去,裡面的人想出來。但到最後,他們都無路可去。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好嘞,故事其實未完。

故事未完既主要原因係未夠字數,次要原因係我對粵語寫作有D諗法,好想講埋出黎。如何扣題會係個問題,而呢個問題既答案我未諗到。另外重有一個原因係,頭先我寫既野太灰暗太負能量,我唔sure評審buy唔buy,所以以下我會嘗試用歡欣喜樂既文風繼續寫作,為粵語文壇注入新既正能樣。

首先想講下粵語既特點。呢D特點會因為轉成書面語而流失,因此先有必要直接以粵語入文,以保留原汁原味。我認為以下呢D特點正正係粵語寫作需要存在既最重要原因。

第一當然係粗口。我記得比賽準則有寫明可以爆粗,我非常欣賞呢個決定。有得屌唔屌,生條撚把撚。唔比講粗口既粵語,就好似唔比男人有JJ。勇猛如袁崇煥者,都要夜觀天象眺那星先可以頂硬上,我地一界凡夫俗子唔講粗口又點會有氣勢呢。連黑社會電影裡面D黑社會唔講粗口睇落都即刻唔似黑社會啦。粗口,絕對係粵語入面既精華。小狗懶擦鞋,含吹奶啜咬,精深博大,引人入性。分左男女呢方面已經完勝英文,而男仔有分興奮唔興奮,女仔又有分臭唔臭;男仔個樣、個頭,甚至連笨唔笨、懵唔懵都有得細分,呢D野又贏埋普通話。再擴展落去,計埋諧音,又為原本好多平平無奇既字眼注入左新既意義。例如最近既Note 7,我諗全世界係得廣東話人先會先知先覺明白佢點解會咁7;人名例如Ben Chan、Uncle Ko;地名例如九西、小西灣;生活用語例如少理阿爸、釣魚好無、做乜諗野、我點搵你等等,都係粵語粗口文化擴展詞彙意義既例子。而呢D例子都需要靠口語入文既方式先保存到。呢個係粵語入文既第一個特點。

呢個時候有必要扣一扣題。《島‧城》同粵語如今被邊緣化,要由語言降格為方言,恰如孤島上既危城。再不自救,島沉城陷,寸草不生。了解粵語,就係了解我地有咩武器、有咩工具,可以解救危城、脫離孤島。所以,你條撚或者你碌9就係離開孤島既船啦,記住keep好佢地唔好唔見。

第二個可以幫你脫離孤島危城既工具,係粵語詞彙既傳神。當然用傳神呢個terms都唔係好傳神,應該用廣東話入面既啜核。啜核,就係指唔用呢個粵語詞,表達唔到呢種精準生動既情感。例如黃子華所講,屙屎,就唔係「去廁所」、「去大便」、「去嗯嗯」可以取代到既字眼。當然其他語言一樣有佢地既獨特詞彙,台灣講「撇條」,內地講「拉屎」,一樣可以帶出當地既地道文化,但對廣東話人黎講,呢d又點會及得上「屙屎」咁令人心領神會呢。《喜劇之王》周星馳排《雷雨》問細路女嘉嘉聽日食完飯有咩做,國語版電影將答案變左做「拉屎」,果種麻甩既神髓登時喪失,句對白變得平平無奇。又例如《食神》鬧阿主持區錦棠係一「碌」廢柴,個「碌」字又啜核過「一根」「一條」,亦因此可以叫區錦棠「碌」返去(講粗口果陣亦係用個「碌」字先表達到果種圓圓地、圓柱體既意味),前後呼應,水乳交融。呢d字響國語版電影都會流失。所以點解周星馳d戲係廣東話版先好睇,《唐伯虎點秋香》對對果度就更加唔駛講。因此,只有直接用粵語入文先可以響書面上精準地表達到呢種傳神既感覺。

第三,係粵語既聲韻問題。粵語分九聲六調,響全世界上所有語言既講都係十分獨特。對於字詞既高低起伏、輕重緩急、升降平仄,都有講究。「三九四、零五二、七八十」「一碗細、牛腩麵、不夠食」,字字不同。亦因此,聽起上黎抑揚頓挫、獨一無二。除此之外,亦因而能夠好好咁配合其他語言,例如用普通話撈英文d聲韻就會變得好怪,用粵語撈就天衣無縫,所以難怪d港女講野咁鐘意中英夾雜,因為彼此間真係好match、果種chemical reaction 真係好到囉。除此以外,

「What 7 can I say」「Sor9y」更加係融合無間,簡直好似真係有句英文係咁樣一樣。甚至乎,連高官同特首都會爆出「昂坪3碌ling」同埋「three C meeting」呢D高雅既中英結合句子。

同樣情況亦包含文言文。成日有人話古詩要用廣東話讀先押韻,我又覺得唔係,只不過古代聲韻不及現代豐富,普通話又無入聲,佢地彼此之間有D音配合唔到;而廣東話涵蓋既聲韻廣闊,因此可以讀得番普通話消失左既果D音韻、因而能夠較好地重現古詩詞原有既音調而己。例如畢華流好鐘意用既「卒之」,就繼續流通響粵語中,讀起上黎亦好順暢;但用普通話讀就會怪,亦無乜普通話人讀。

因應住粵語呢種咁特別既聲韻原則,有好多意思風馬牛不相及但音調好夾既字詞句子被創造左出黎,而呢D新字句既意思又好得意,因此形成左一種好獨特既粵語文風。例如話「又要威,又要戴頭盔」「我很虧,但我想曳曳」,上下句子本身無乜關連,但因押韻而被結合,最終又能因為引申含義而將兩句意思貫連。又例如「老老實實」,而家比人講做「老老豆豆」,就係因為「實」同「豆」都係第6聲,音韻上有聯繫,而「老實」同「老豆」又各有不同意思,因而有趣。假如用同樣原則以普通話創造類似例子,就會因聲韻不符而顯得牽強。同樣例子重有將「黑口黑面」upgrade為「西口西面」(「黑」字「西」字同樣係第一聲),《破壞之王》個阿sir問周星馳「你記唔記得老笠你個樣個人呀」等等(「樣」第二聲,「人」字於此句亦為第二聲)。呢種造新句既方法亦要靠粵語入文先維持到。同樣道理,亦出現左好多無厘頭咁接駁下文既例子如「是撚但但彈屎眼」「Bu你阿嬤彈彈波」「7撚懵懵食甜筒」「話你on9驚你嬲(此句用大快樂既「為你做足一百分」果音黎讀效果更佳)」等等等等。無厘頭文化能夠響香港發跡,我深信粵語亦功不可沒。

重有一個粵語入文既獨特之處,係所謂既「食字」。既係利用同音字或者近音字創造有趣既詞語句子。最簡單既例子就好似我上文提到既「正能樣」咁樣。不過呢樣野我真係覺得高登既網名先至將佢發揮得淋漓盡致。「懲教處女職員」「忍者龜頭很大」「牆鑲屍首」「孟母$3000」「豐乳同露」「傷莖娛賓」「以貌娶人」等等等等,數之不盡,持續更新。呢D同樣要以廣東話直接入文先get到意思架。

最後想講下粵語寫作既現狀。雖然粵語寫作近年愈受重視,但整體而言仍未能登上大雅之堂。究其原因,當然係因為書面語同埋普通話基於傳統上同埋政治上既原因佔據左主流位置,而粵語寫作仍處萌芽階段,作品質素參差不齊,良莠不一,因而仍然未能產生抗衡既力量。但呢D都唔重要。因為我地只係起緊步。世上所有既野響起步階段都會經歷無數困難。當年新文學運動,新詩初起,胡適既第一首新詩《兩隻蝴蝶》被人批評到體無完膚(其實真係差,有興趣自己search),白話文比人當係寫唔好文言文既廢柴先去寫既文,到最後一樣反擊完勝,為自己爭取到應有地位。事實上,有好多網絡文學作品都係用粵語寫作而獲得廣泛好評同關注,例如向西村上春樹既《一路向西》人物全用廣東話對白、堂前燕《婚姻介紹所》直情全文粵語,高登討論區產生既高登文化同潮語亦建基於粵語(「是咁的」你唔係未聽過吧)重有好多好多例子。新文學運動講「我手寫我心」,對粵語人、香港人黎講,廣東話就係我地既心,我地要勇敢將心中所思所想直直接接、堂堂正正寫出黎。只要努力不懈、不斷嘗試,孤島,一樣可以變日不落帝國;圍城,一樣可以變郭富城。

唔知當係後記好定附錄好。臨表泣零,不知所言。多謝收睇。ByeBye。

全文 4339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二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作品
作者:雞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