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島城嘅打工仔阿Ken》

日期:None

乘客甲:「香港島,九龍半島,甚至成個香港本身都可以話係一個島,點解呢?因為我覺得香港好似台灣同日本咁,係一個島國,不過我哋比較似台灣,一樣係想當中國大陸冇到。所以話,香港就算唔係一個島國,都可以話係一個島城,我有冇『趕』錯先?」

乘客乙:「咩賭城呀?講緊澳門呀?」

乘客甲:「一開始咪話咗係香港島個島九龍半島個島囉!我『趕』緊香港係一個島城呀!你有冇聽我『趕』嘢㗎?」

依家個香港,成日話人人都有言論自由,困响港鐵車廂入面,隨時聽到阿豬阿狗發表偉論,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總之就人人都認為自己有道理,好似好清楚好明白究竟香港係一個咩地方咁,但係所謂嘅深層次矛盾就從來冇人諗到咩解決辦法,再咁落去,我打一世工都冇得發達……不過咁,自細响港島區大嘅我,雖然讀得書少,但係我都幾認同龍應台所講嘅中環價值……正所謂,錢唔係萬能,但係冇錢就……(用普通話講:你懂的!)唔好話我話吖,講開中環,响海濱新起嗰座摩天輪,每位成人收一百蚊,嘩!爽呀!呢條呃遊客錢嘅屎橋其實係邊個諗嘅呢?」

(返到公司。)

「X你老母,你中文全名係咩?係咪連咁都答唔到?」

「先生,你冷靜尐先,關於你嘅上網問題,我哋可以安排師傅上嚟同你睇,請問先生你嘅身份證號碼?」

「X你老母,你唔講你全名,我做咩要答你呀?」

「唔好意思呀先生,其實我哋要先同你核對姓名同身份證號碼,確認你係我哋嘅客戶,咁先可以同你安排師傳上嚟睇㗎。」

依家尐香港人,都唔知係話佢太精定咩,話就話要保護個人私隱啫,但係明明係佢自己打上嚟,做咩咁驚講啫?身份證係一人一半對㗎嘛,又唔係要你講晒成個,就算畀人聽到都唔怕啦係嘛?係都要問我全名,講完出嚟實不停響我全朵兼老母前老母後啦!不過咁喎,哈!好幾年前八達通嗰單嘢又真係衰嘅,間公司賣晒尐客嘅個人資料賺成幾千萬,又真係發過豬頭喎!你話係咪吹脹吖?

Alex:「早晨Ken哥!」

我:「早晨Alex,今日又遲到呀?」

Alex:「塞車吖嘛,乜你唔知今朝紅隧七車連環相撞咩?」

我:「你當我神仙呀?」

Alex:「點呀?開咗單未?」

我:「半粒鐘開咩單呀?開年就有份!」

(終於捱到放Lunch。)

Alex:「喂,不如今日搵埋阿美同阿Kay去食飯好冇?」

我:「佢哋不嬲都慳家帶飯㗎喎,你第一日識佢哋呀?」

「哎唷!」我同Alex聽到不遠處嘅阿Kay發出一聲嬌俏可人嘅慘叫,見佢由微波爐攞兜飯出嚟嗰陣唔小心打瀉晒,一地都係肉餅同飯,而阿Kay就呆望住地下嘅飯餸一時唔知點好,大好機會,我梗係即時同Alex衝上去邀約啦……

Alex:「喂,阿Kay,落地開花,富貴榮華!」

我:「你落井下石咋啩?唔緊要啦Kay,我哋請你食飯!」

Kay:「請食咩先?唔貴唔食㗎!」(Kay姐真係老實唔客氣!)

Alex:「Kay姐賞面,食九大簋都得啦!」

我:「係囉,請你食滿漢全席又點話!咦?係嘞,今日好似唔見阿美嘅?」(其實阿美先係我嘅女神!)

Kay:「阿美今日Sick leave。」

其實我一直覺得阿Kay佢真係有幾分似謝安琪嗰個阿Kay,唔單止把聲騷騷哋,個樣都生得幾似,尤其係佢個櫻桃小嘴經常半開合,露出兩隻雪白兔仔牙,都咪話唔性感……不過,佢始終唔夠阿美咁靚女。講開謝安Kay,利東街重建之後,吓?竟然變咗商場?有冇搞錯呀?睇見嗰陣個心真係乸住乸住呀……冇晒原本賣喜帖嘅舖頭不突止,勁有香港特色嘅唐樓都只係拆剩三幢囉,你話吖?香港仲剩返乜嘢特色吖?留芳百世嘅,只係剩返謝安Kay唱嘅《囍帖街》咋陰公!

(去到快餐店。)

Alex:「食咩呀Kay?我同Ken去買?」

Kay:「肉醬意吖唔該,我去搵位喇咁。」

我:「唉……又排長龍,你食咩呀?唔通又係燒味飯?」

Alex:「係呀,先生,請問有咩可以幫到你呢?」

我:「哦,冇,只係擔心日日豬油,會拖慢個上網速度啫,可唔可以搵個師傅上嚟搞搞佢?」

Alex:「先生,呢方面你唔使擔心,我哋公司嘅寬頻全部光纖入屋,莫講話豬油,就算係屋企水浸都絕冇問題!」

我:「哦,係咩?咁我就放心喇!唔該晒!」

Alex:「客咩氣吖!」

大約十年幾前,港人每逢响街見到肥婆就笑佢豬扒;肥佬就話佢中年發福性無能,咁啱尐占Room同減肥公司食住呢條水開到成行成市。嚟到今時今日,港人「進化」到一個地步就係,港男日日話要做占操肌;港女就日日嗌做瑜伽兼跑步減肥,個個變晒火柴人超模同Iron Man鋼條身形,但係同時,港男keep住食「浪漫嘅」燒味飯;港女就keep住食放題、部隊鍋同埋甜品,呢頭暴飲暴食,嗰頭放工得返半條人命就去晒做占同減肥,飛卜日日鋪出嚟嘅相全部係美食同做占相,真係跟住矛盾乜乜乜呀!依家冇啦!咁大間連鎖C記都摺埋嘞,醒未呀香港人?乜做運動真係要同人簽約簽成世嘅咩?同埋喎,有尐港女減唔到包包面同小腿,就返大陸打針打到中毒返嚟香港求醫,絕對係港人講求效率同經濟效益嘅佼佼者呀!佩服佩服!

Kay:「食飽最啱就係去數字屋Shopping入貨!你哋去唔去?」

Alex:「去囉,冇所謂。」

我:「當散步都好,睇唔出你人仔細細……」

Kay:「我買嘅全部都係細餅仔用嚟做下午茶㗎喎,唔係想話我大食呀嘛?」

我:「冇……咦?你哋睇吓嗰邊?」

Alex:「嗰個……咦?好似係阿美嚟喎?」

Kay:「直頭係佢啦!大蘿柚八婆!」

我:「乜原來佢插水詐病咋?」

Alex:「嘩!著到成身鮮紅色玲瓏浮凸鬼火咁靚,唔通……」

果然,原來唔止我,Alex似乎都一早發現阿美天生麗質兼身材惹火,不過其實我最欣賞阿美嘅,係佢嗰對……殺死人嘅電眼,佢嗰對鳳眼嘅眼睫毛又長又濃密,連假眼睫毛都可以慳返唔使黐,仲有佢嗰把啡金長鬈髮,襯上佢白裏透紅嘅V面,絕對係標準嘅女神格,哈!但係佢笑起上嚟嗰陣,又會變咗腰果眼個喎!成個細路女咁樣樣!如果你問我佢似邊個明星仔,我會話,其實佢有幾分似最近新冒起嘅宅男女神簡淑兒。

Kay:「呢個八婆,以為戴住副黑超我就認佢唔出呀?我哋一於吊住佢尾睇吓佢搞邊科……」

我:「乜原來我哋嘅真正身份係私家偵探咩?Kay姐你八婆前八婆後同佢有仇呀?」

Kay:「冇,上個月佢借我兩舊水到依家都未還啫!(口殊)……佢望過嚟喇……我哋匿埋响呢邊……」

Alex:「咦?佢睇咗兩次錶喎,好似係等緊人?」

Kay:「有兩個拖喼嘅人行埋去……睇佢哋嘅衣著……」

我:「一睇就知係大陸人啦!陸軍裝髮型,著件老西,條褲吊腳,拖喼之餘,仲纜住個腰包添!」

Alex:「愈來愈多大陸人圍埋去喎,有男有女,咁唔通……阿美佢係帶團領隊?」

Kay:「竟然?佢做香港導遊呀?都冇聽佢提過嘅?」

我:「睇佢同大陸人對答嘅嘴形,似乎嘞嘞聲添喎!」

Kay:「係喎……平時都唔覺佢講嘢有大陸口音,估唔到佢一開口就(用普通話講:『兒化兒化』),等我下個禮拜一質問吓佢先,行喇我哋,呢邊……」

Alex:「你唔用WhatsApp問佢?」

Kay:「工餘時間我哋好少聯絡,其實我都係最近先同佢熟少少,佢時不時都神神秘秘,所以我諗佢响WhatsApp度未必肯講清楚。」

雖然搵食艱難,但係我哋港人一直抗拒拖喼大陸客,就算經濟幾差都照樣日日叫佢哋蝗蟲躝返大陸,好似同佢哋有仇咁,從來冇諗過可以共處。不過咁,又好難怪我哋港人嘅,始終大陸人同港人係有分別,不過睇返最近落嚟嘅大陸人,佢哋嘅質素似乎叫有改善,起碼冇再周街吐痰,同埋講嘢冇之前咁大聲,至於踎街係咪影響市容就見人見智啦,而掃貨同走水貨,我諗都係明買明賣嘅啫,我哋港人去旅行,咪一樣係拖住幾喼戰利品返香港,仲要响返嚟之前,已經影晒戰利品嘅全家福放上飛卜耀武揚威。

(放工返到屋企。)

媽:「喂!仔呀,聽日下晝去相睇喎!」

我:「前兩日咪話咗唔使囉,相咩睇呀媽?男仔使乜相睇啫,你慌我唔識搵咩?同埋依家興Speed dating一大班任揀㗎!」

媽:「嚱!你識咩吖!都話今次係張太個女,人哋做律師樓秘書,幾純品㗎!」

我:「唔使喇!」

媽:「人你都未見過,咁快就知唔啱啦?怕醜呀?」

我:「好啦好啦,唔好煩喇,去咪去囉怕你呀?係咪豬扒嚟㗎先?」

媽:「去到你咪知囉,使乜咁心急啫?」

我:「我幾時有心急呢又?又係你叫我去嘅,問多句都唔得,懶神秘,唓!」

(第日下晝行去酒樓。)

我:「點解會約响酒樓見㗎媽?係咪嫌唔夠老土?」

媽:「都話你唔識嘢㗎啦,我哋嗰代相睇都係揀响酒樓㗎,貪佢夠嘈,就算大家靜晒冇話題都冇咁尷尬吖嘛!」

知客:「喂!李太!我帶你入去坐吖!(細細聲講:我幫你留咗個靚位喇!)」

媽:「唔該晒!你真係唔話得㗎嘞!過年等我封過封大利是過你!」

知客:「飲咩茶呀?」

我:「一壺普洱吖唔該。」

媽:「寫兩碟叉燒腸啦仔。」

我:「WhatsApp咗佢未?」

媽:「係喎,直接打去啦What乜鬼sApp?……咦?嚟喇嚟喇!呢邊呀張太!」

我一擰轉背,嘩!咩料呀?咩律師樓秘書呀?明明係我嘅女神阿美!

阿美:「Hi!」(佢當冇事淡淡定。)

我:「Hello!」(而我都梗係當冇事啦!)

我媽:「張太,頭先啱啱先叫咗壺普洱茶,啱唔啱飲呀?唔啱再叫過?」

美媽:「冇所謂,平時都少嚟飲茶,冇乜點講究……呢位就係你公子健仔喇係嘛?」

我媽:「係呀,仔呀,同張太同埋美儀打聲招呼啦!」

我:「張太你好!美儀你好!」

阿美:「你好!」

相睇真係麻鬼煩,搞到周身唔聚財咁,一中一英Say hi咗兩次,大家扮晒乖仔乖女,客客氣氣冇火花冇喱激情,都話Speed dating好尐㗎啦!依家我同阿美點收科?

阿美:「阿媽話你做電訊業個喎,返工辛唔辛苦呀?」

我:「哦冇,都係Office工嚟啫,日日坐定定接電話同打電話,又冇話辛唔辛苦嘅……咁你呢?做盛行呀?」

阿美:「我都係返Office工做秘書仔啫。」

點解呢?點解阿美要話自己係做秘書嘅?真係唔明嘞,秘書嘅人工應該同做電訊差唔幾㗎喎?

美媽:「美儀佢平時除咗返工,都冇乜點出街嘅,怕怕醜醜咁,朋友都唔多個。」

我媽:「哦,望落又真係斯文大方,我個仔都係冇乜點出去玩㗎,依家尐後生,都唔知點解咁鍾意屈响屋企嘅。」

美媽:「係囉,呢個年代,都冇再話咩三步不出閨門呢支歌仔,乜都講人脈,唔識多尐人,唔夠人脈就實執輸啦!」

阿美:「媽,其實少出街都唔代表一定冇人脈㗎。」

我:「係呀,張太,依家有WhatsApp同飛時卜,一樣可以同人聯絡感情㗎。」

美媽:「咁飛時卜我又真係冇用過,阿女都話有尐複雜。」

我媽:「係囉,仔,得閒你都教吓我用啦,等我同張太都玩吓飛時卜吖嘛。」

美媽:「係囉女,今晚你都教我用啦,我同李太走先喇!」

阿美:「吓?咁快走?你唔食嘢嗱?」

我媽:「唔好失禮人哋呀仔,要生性呀!」

我:「得啦長氣!拜拜……美儀,你有咩想食?」

阿美:「減緊肥,冇話想特別食咩……估唔到佢哋會突然走晒……」

我:「走咗咪仲好,唔使再扮唔識……係嘞阿美,點解你要話你係做秘書?」

阿美:「咩呀?我係做秘書㗎,返咗兩年幾啦!」

我:「吓?咁唔通……唔好話我知你有個孖生姊妹呀吓!」

阿美:「哦!原來你識我家姐㗎?係呀,我哋係孖生㗎,呢個世界真係細!係咪真㗎?你真係識得我家姐?响邊度識㗎?」

我:「唔係化?但係睇落你又唔似做戲喎,衰在我一直只係知佢叫阿美,都冇留意佢全名係咩添……」

阿美:「哈哈哈!……傻佬!……哈哈哈!……我玩你咋!咁你都信!」

我:「傻婆!我一早就知啦!乜你真係以為我信㗎?你唔講食咩,咁我亂剔㗎喇!」

其實我真係唔知佢係玩嘢,今日佢著住條白色連身裙,斯斯文文咁,同噚日著到成身鮮紅色真係兩個人嚟,想點呀?咁玩法!好彩我演技都唔差啫,可以即刻掩飾到,唔係就真係老貓燒鬚喇!

我:「阿美姐,啱啱星期五你請病假冇返工,但係我同兩位好同事响Lunch time見到你做導遊喎,請問究竟你係做盛行嘅呢?」

阿美:「哦冇,我幫個Friend做替工帶一日隊啫,至於我話我做秘書,係因為阿媽之前成日話我做電訊冇出色,咁咪呃佢話我轉咗行囉。」

我:「原來就係咁簡單,你阿媽都幾搞笑個喎,竟然話你冇出色,乜唔係男仔先會畀人話冇出色嘅咩?講開又講吖,你乜都收收埋埋,連阿Kay都話你神神秘秘,好心你檢討吓啦!」

阿美:「唓!依家查家宅咩?吓吓將自己尐嘢講晒畀人聽,咁使唔使講埋我個ID 冧把呀李生?」

我:「張小姐,請你放心,我哋公司依足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你嘅個人資料我哋係絕對唔會交畀第三方嘅。」

阿美:「我唔理呀!依家我要投訴你囉!叫你經理出嚟同我講!」

我:「請你等一陣……(壓低把聲講:)XX電訊,我係黃經理,大肚黃個黃,請問有咩可以幫到你?」

阿美:「誒……不如……呢個下晝你陪吓我囉好冇?」

我:「嘩!我嘅女神竟然叫我陪佢呀?」

阿美:「女咩神啫,個個都話我女神,但係就冇人追,依家我都已經變咗一名中女啦……」

我:「唔係化?你冇人追?係嘞,頭先你話阿媽唔鍾意人做電訊,但係點解唔覺佢有咩唔滿意我嘅?」

阿美:「之唔係因為你阿媽同我阿媽講,話你係做經理個囉!……喂!係嘞……平時都唔多覺,睇真尐,你都有幾分似許廷鏗個喎!」

其實我同阿美之前剩係响工作上有需要嗰陣先講幾句嘢,但係依家竟然誤打誤撞一齊相睇開始熟絡,真係……世事嘅嘢,人類真係識條鐵!正所謂不打不相識,原來女神並唔係想像中咁難收服,同捉小精靈差唔幾,只要肯試,就冇話一定唔得,得咗!美X髮彩,冇得彈!呢餐食咗叉燒腸、蝦餃燒賣、山竹牛肉、流沙奶黃包,咁啱我同阿美都唔Like食鳳爪,起碼叫做有樣嘢夾,最後嗌晒成枱嘢等到嚟齊一次過影相放上飛卜。講開又講,政府搞乜鬼嘢美食車真係笑大人個口,尐嘢食又貴又冇香港特色,而尐遊客又唔知頭唔知路喎,咁搞法,遲早搞臭我哋香港係所謂美食天堂呢個朵。我同阿美食飽,去咗搭叮叮吹吓風,雖然依家係夏天,但係今日都仲有少少涼風,可以話係天公造美。我哋一直由書局街坐到去維園落車,一時去行吓草地,一時又坐吓咁,唔知幾時行行吓,本來傾緊計,兩個突然靜落嚟,一齊望住地下嘅零星樹影,佢突然主動拖住我隻手……女神隻手又軟又暖,而我個心就噗噗、噗噗咁跳,真係估唔到會係佢拖我先,搞到我出晒手汗……隨住微風,我聞到佢散發出陣陣淡淡哋嘅花香水味,我肯定!呢種絕對係少女香!令我諗返起十六歲嗰段初戀……

不過,好景不常,唔係講我同阿美,而係講我哋份工,真係好無奈,公司响有錢賺嘅情況之下照樣亂炒人,仲要只係早兩個禮拜先通知,我同阿美、Alex同阿Kay全部無一倖免。唉……廿六歲仔,好哋哋突然冇咗份工,真係唔知點好……我哋4個响Last day嗰晚一齊去咗涼冷氣打邊爐,Alex同阿Kay竟然向我同阿美宣布一齊咗,嗱!所以話,世事嘅嘢,都係嗰句,有時真係識條鐵!不過咁喎,Alex本身又真係人如其名,成個方力申咁,不過佢係成熟版嘅方生,亦即係話佢有尐似石修,佢同似謝安琪嘅阿Kay一齊,雖然唔稱得上好襯,但係又未至於話好唔襯。

Alex:「你哋之後有咩打算呀?」

我:「我去見過另一份電訊Sale屎,但係冇下文。」

Kay:「我就有個Friend介紹去做Reception,應該有機嘅。」

阿美:「我阿媽個Friend介紹我去做秘書,多得阿媽幫口話我有經驗。」

我:「原來人脈真係咁緊要,女仔識得人多真係唔同尐。」

Kay:「使乜講!我同任何人都Friend到㗎啦!係咪唔抵得先?」

我:「Kay姐你唔使咁串呀?你有Alex養掂晒啦!」

Kay:「妖!講呢尐,我養Alex就差唔多!佢都未搵到工!」

阿美:「Alex你就正啦!Kay姐都話明養你咯!」

Alex:「嚱!講呢尐,嗱,你哋聽完唔好笑我至好喎……其實……我諗住去做紮鐵……」

阿美:「真係㗎?點解嘅?Kay姐你批准咗佢嗱?」

Kay:「喂!咪玩啦!我仲以為你之前講笑,乜原來嚟真㗎?」

我:「紮鐵喎,有冇咁易入行先?」

Alex:「其實我已經做咗Research 㗎喇,只要响建造業議會讀完一個九十七日嘅鋼筋屈紮班就做得,好大機會一讀完就有工返……」

我:「九十七日咁耐?咁咪成三個幾月?冇人工不突止仲要畀錢讀個喎……」

Alex:「唔好心急住先啦,我都未講完,其實唔使交學費不突止,每個月仲有六千蚊收㗎!」

我:「吓?返學唔使畀錢仲有錢收?」

Alex:「係㗎!係未好路數先?」

阿美:「咦?咁咪幾好!其實做紮鐵都幾Man吖!不如你都去做啦!最多咁嘞,我買定多尐防曬畀你日日搽,咁咪唔怕變朱古力囉?」

我:「講就易啫,日曬雨淋咁辛苦……」

Kay:「咪係囉,好辛苦個喎!乜你唔怕咩?轉死性呀?」

Alex:「唉……冇計啦,馬死落地行,都係睇在錢份上啫,聽講話入行一兩年之後,月薪就可以升到上四萬㗎!儲錢買樓都靠佢㗎喇!」

我:「又好似幾筍喎……我記得之前都有電視節目訪問過,有個大學畢業生都跟咗阿爸去做紮鐵……」

阿美:「正喎!紮鐵紮到有車又有樓,老公豬,我嘅未來幸福就靠你喇!」

大家:「哈哈哈哈哈……」

我:「唔係嘛……哈哈……你之前唔係話要做女強人嘅咩?」

後來我都上網睇咗好多建造業嘅嘢,發現以前有好多工業意外,同埋唔係成日都有工開,就算有工開,都有尐判頭會走數唔出糧之類之類……話就話香港有咩十大基建計劃啫,但係長期返地盤做嘢日曬雨淋真係好慘個喎……於是乎……都係咪搞!我最後去咗讀保安課程,二百五十蚊讀兩日,個筆試全部MC題嚟嘅!話咁易就Pass咗攞到張保安證喇!今次真係掂過碌蔗!之後上勞工處個網搵工,兩個禮拜已經搵到,啱啱入行人工已經有九千零蚊,雖然做看更仔係冇乜前途,但係勝在夠舒服,成日剩係齋坐喳嘛!依家諗返起,都唔明之前點解要做電訊Sale屎,日日畀人鬧到隻狗咁,底薪連Commiss筍都只係得一萬多尐……依家咪幾好!返工有制服著幾型呀!又有得繼續抽公屋!更加唔使走去做埋尐咩三十二個半呃錢工囉!唉……真係戥尐人慘!人哋Set個最低工資出嚟係有五毫子啫,你加多五毫齊頭三十三啦好冇?鬼死咁孤寒!咩公司形象都冇晒啦就憑你唔肯出多嗰五毫!我冇做過老闆都識啦!

大媽:「喂,靚仔,食咗飯未呀?」

我:「你請我食呀?」

大媽:「唔係呀,係咁嘅,我隔離嗰戶個陳伯呀,幾日都冇見過佢出入,平時佢……」

我:「乜又係呢味嘢呀?幾多號室呀?」

好彩今次我已經食飽飯粒幾鐘,上到去陳伯嗰戶,趷高腳用手機Led燈响氣窗度照入去,嘩!原來真係有料到!陳伯佢瞓响地下郁都唔郁,點拍門點嗌都冇應我,唔知係咪我自己形住,今次好似又聞到嗰陣鹹魚味,返到埋位報完警坐定定等差佬同消防嚟嗰陣,仲係好似聞到嗰陣味,一諗起陳伯灰灰黑黑兩腳一伸嘅死狀,明明係夏天,個大堂冇冷氣但係我就成身漂晒冷汗……唉……不過咁都係唯有頂硬上㗎咋!响公屋度做看更仔,其實呢味嘢年中見唔少,尐獨居老人死咗幾日先有人知,佢哋有起事上嚟,根本伸唔到隻手去撳平安鐘,就算係有部手機亦都冇用,尐後生仔女嫌佢哋講嘢又長又譖,都唔會日日打畀佢哋㗎啦……按照我嘅推測就係咁,除非唔係……除咗老人家,都試過有學生哥睇唔開走去跳樓自殺㗎,梗係啦,咩嘢叫贏在射精前呀大佬?使唔使咁大壓力呀?呢個咩世界嚟㗎?學嗰日港鐵條友話齋,香港只係一個連台灣都不如嘅島城仔嚟咋!只係中國版圖上面嘅一粒點仔嚟咋!有冇咁巴閉呀?尐人係咪黐晒線呀?你都咪話……跳樓真係最核突㗎嘞!不過我都未算最慘,難為班差佬同消防咋!我離遠見到已經唔敢行埋去喇!

(响尖東海旁,一邊吹海風,一邊聽住海浪聲拍拖拖。)

阿美:「幾時結婚啫我哋?」

我:「吓?結婚?冇樓結咩婚呀?」

阿美:「乜你冇諗過我哋嘅將來嘅咩?係咪想唔認數先?我唔理呀,限你兩年之內好娶我喇!」

我:「今次你又受咗咩刺激呀?」

阿美:「我個中學Best friend 唉win囉!出年年底就嫁喇!仲請埋我去做姊妹添!羨慕死喇!都唔知幾時先輪到我?你再唔娶我,信唔信我……」

我:「得喇得喇!煩死喇!就快抽到公屋㗎喇!呢,我阿媽話呀,隔離周太個仔抽到特快公屋呀!呢尐先叫羨慕死囉!我諗我哋都就快㗎喇!不如……」

阿美:「不如咩呀?」

我:「不如我哋靜靜雞去結婚攞張婚紙,咁樣會快尐抽到㗎!」

阿美:「我唔要呀!我要明正言順、風風光光咁嫁出去呀!結婚呢尐嘢,點可以咁兒嬉㗎?你依家係咪想我……」

我:「喂喂喂……唔好嬲住先,你冷靜尐,我又唔係話唔行禮擺酒,只係話攞咗張婚紙先啫,其他垃雜嘢,可以之後補返㗎嘛,係咪先?依家最緊要係有間屋呀,如果唔係,結咗婚之後照樣分開住,咁又有乜意思呢?」

阿美:「我唔理呀!總之我就要明正言順、風風光光咁嫁出去啦!住劏房又好!乜都好!你哋尐男人就係咁㗎喇!一尐計劃都冇!你究竟有冇諗過我哋嘅將來㗎?」

唉……阿美又逼婚喇,同死人冧樓一樣,年中都唔知發作幾多次,都唔知係邊個發明行禮擺酒嘅,使埋使埋咁多錢,不如自己食咗佢好過啦!或者返幾次大陸玩同埋去泰國旅行又得,做咩要貼錢請咁多唔熟嘅豬朋戚友嚟食飯呢?不過其實住嗰方面先係最煩,人工得雞碎咁多,唔通成份糧攞嚟租樓住咩?成萬幾蚊租,平時食飯已經帶飯慳住慳住㗎啦,仲想我點呀?唉……唔通真係要租間劏房住?要我租劏房,我不如成世唔娶老婆,下半世繼續同阿爸阿媽一齊住?何必要犯賤攞苦嚟辛呢?

(响大排檔。)

Alex:「最近幾好吖嘛?」

我:「咪又係咁,你就掂啦,曬到成個古天樂咁,戴住條粗金鏈,鬼死咁型!成個人唔同晒喎!」

Alex:「鬼咩,咪又係咁,日日行行企企食飯兩味!」

我:「一定賺唔少啦係嘛?」

Alex:「嚱!講呢尐,二萬零三萬啫,話多唔多話少唔少,夠食兩餐囉!」

我:「同阿Kay最近點呀?」

Alex:「我哋諗住過兩年儲夠錢就結婚喇!」

我:「咁快?兩年就儲夠錢結婚買樓嗱?」

Alex:「我同佢一齊儲,到時再睇吓借唔借到九成按揭囉!你呢?你同阿美點呀?」

我:「唉……近排佢成日逼婚呀,開口埋口都係講呢尐,你知㗎啦,做看更仔人工得雞碎咁多,想我點啫?」

Alex:「有冇考慮過做地盤呀?」

我:「有……當初你話去學紮鐵,我都有認真考慮過㗎,但係日日咁熱咁曬,我諗我真係做唔長……」

Alex:「其實……又冇話一定要長做嘅,儲夠錢都可以搞吓生意仔㗎嘛……」

我:「咁又係……弊在我驚我連幾個月都捱唔住呢……」

Alex:「做做吓就慣㗎喇,其實初初入行嗰陣我都覺得幾辛苦㗎,但係班師兄見我係新仔都幾關照我,始終,尐鋼條又唔使話一個人抬晒嘅,兩個兩個咁抬其實好輕擎(keng4)喳嘛……」

講真吖,其實做看更仲有樣嘢好,就係可以下晝先返工,噚晚宵夜同識條鐵嘅Alex响大排檔隊完啤,今日我又瞓到自然醒,一撳着部手機睇新聞,一個標題係:「政府筍工聘1,700文職毋須大學學歷起薪最高近1.4萬」,另一個標題係:「跣腳墮樓紮鐵工遭鋼筋穿腰」。

全文 6936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二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作品
作者:郭穎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