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生於此》

日期:None

燦叔既靈堂比我所想嘅少人。

我受唔住裏面一直燒紙札品既氣味,走左入去廁所避開下。

估唔到殯儀館入面凍冰冰嘅廁格,會成為我呢刻嘅避難所。

燦叔生前用佢粗豪既聲音好鬼馬咁講過:「我賣鹹鴨蛋之後呢,一定要葬係一個成千尺既豪華墳,瞓得我舒舒服服。」

可惜佢呢個羨慕死人嘅願望冇實現,佢屋企人同佢安排左火化之後將骨灰送返鄉下。

佢葬禮完左之後,我一直在街上而漫無目的咁行,原因唔係迷信,而係我覺得心入面有個缺失,實實在在有一個朋友過左身。

我受唔住呢個感覺,我拿起電話回覆左詠雯既MESSAGE,我會出席明日的飯局。

我好鍾意詠雯,但呢份感情唔會有結果,因為佢係女同志,係兩年前已經出左櫃,聽日飯局最大目的就係恭喜佢下個月同係美國的女朋友結婚。

走到去7仔,我不期然又拿起一支果款六年前我飲左一啖之後馬上嘔出來既啤油。當年詠雯介紹我飲呢支怪酒,四個人坐係碼頭度飲,得佢一個可以飲曬手上支野。

「喂,男人婆,你第時不如去變性啦,咁我就叫我個肥婆表姐嫁比你。」果個蠢仔阿希對住詠雯講。

「超!我咩都唔做都一樣有一堆女仔由牛頭角排到沙頭角等我啊。變性?你都烚憨!」詠雯一路笑住答佢。

對於果日既回憶,我最有印象就係呢兩句有弦外之音既對話。

老竇係我升小四果時過左身,當年佢比剛過身既燦叔後生好多,佢一直以來都好接受唔到同性戀,係街見到兩個女仔拖手或者攬頭攬頸,佢都會拎歪臉,如果有男人拖手,佢一定會遮實我對眼,九秒九帶我走。

但佢個仔就鍾意一個同性戀既女仔,如果佢泉下有知,一定會鬧死我。

坐係公園既時侯,我一路細細啖飲住支怪啤,咁怪味既酒,到六年後既今日仲有得賣,呢件事真係好怪。

詠雯,傻仔希,阿崩同我四個人,好有可能過完聽日個飯局之後就有排都唔見。

傻仔希係上年同佢果個好肥,肥過佢口中成日提住肥婆表姐既女朋友結婚。呢個女仔性格好體貼溫柔,而且仲有幾分似佢略肥但好有魅力既表姐。

阿崩呢個朋友,平時唔出聲,同佢傾親計都好似撞聾,成日都有一半野聽錯晒。但係呢個朋友真係好到不得了,有次我跌左電話,佢陪我一齊行勻成個九龍城一齊搵,搵到一半既時候,我自己都忍唔住放棄,心入面忍住一腔怨憤,好平靜咁同佢講:「算啦,搵唔到架啦。」

我上到巴士上層望番落街,見到阿崩仲繼續搵。

我好辛苦在車上面忍住唔喊,但眼角繼續濕。除左父母之外,我未試過有人可以為我做到咁多。

咁好的朋友,我會珍惜一世。冇左個電話,換一個老死,我呢部機跌得好抵,我賺到突。

我叫詠雯,係一個女同志。可以生活係一個同我女朋友公開結婚既年代,我覺得好幸福。

係我仲係細路女的時候,媽媽叫我要堅強,唔好認定只係做男人既附屬品,鍾意一個人,就要令自己有能力去幫佢,保護佢。

呢句說話,我以前完全一知半解。我逼自己變得好剛強,要比男人更堅毅,久而久之,我變成一個男人婆,生活之中,男仔當我係兄弟,平日唔會有任何禮讓。因為自己可以好獨立,不期然覺得經常嬌聲嗲氣嘅女人作狀,扮野,搵人著數。

雖然好多時我直覺都冇錯,但世事真係會有例外。

曾經我坐在一個教堂入面喊,裏面除左釘係十字架上的耶穌,工藝仔細既花窗玻璃,就得番我喊緊既聲音。

只記得當時我受左委屈,但搵唔到人聽我訴苦,行到入教堂都係冇人,一個好多人話會搵到愛的既地方,好空洞,我搵唔到愛,只有我自己既回音。

電視入面主角唔開心時,天會暗,之後落雨。佢地行出建築,雨點會由佢地臉上帶走面上兩行好弧單的淚水,之後佢地既困局會有轉機,所有野都變好。

我在太陽底下行出去,搵一間餐廳醫肚。一個人食快餐,唔想冇得坐就要試下搭檯。

有一個著粉紅雪紡裙既女仔陰聲細氣咁講:「冇人坐架。」

坐係佢對面,我忍唔住打量,係唔係一定要著裙,長頭髮,表現到好柔弱好似呢個女仔咁,先可以成為朋友群入面既「女仔」?

坦白講,對面既女仔同我擁有既特質完全相反,頭髮長短,身材肥瘦,衣著風格……我地兩個人放係一齊,好似教小朋友咩野係相反詞所設既活人辦。

被寂寞所牢牽引,我開口搭嘴:「有冇人話你好CUTE?」

「吓?」佢有少少驚訝,睇得出佢亦有一絲開心。

「一個女仔比另一個女仔讚好怪啊呵?不過我只係有感而發,希望你唔好介意。」

「唔會啊,多謝你。我反而覺得你先至生得靚。」

兩個唔係同學,亦唔係同事既女仔傾下傾下,就做左好朋友。話題冇避忌,冇隔膜,每次同佢一路傾到唔捨得停,時間永遠唔夠用。

之後我地交換左聯絡方法,即使唔見面都會煲電話粥,自我地相識之後,時間過得好快。

佢會將我比人標籤比男人婆既特點睇到好美好,而佢亦笑住問我點解唔介意佢私私縮縮,唔夠大方。

佢對我永遠都好溫柔,冇當過我係一個男人婆,佢對我永遠冇果種男同女所追求「好女友」或者「好男友」既標準。

某一日,我地在電車上層遊車河,佢向我表白,我亦以一個吻回應佢對我既愛。

寶華同詠雯,外在最相反既人,變成左對方既另一半。

雖然我似男仔,但係始終係女兒身,馬上我就諗到面對屋企人既問題。

諗下諗下,由果日開始,我將自己變得似佢。講野變得冷靜斯文,嘗試去著粉色系甚至碎花衫同裙。其實係愛上一個人想變得似佢,定係我係度試探如果我變成一個女仔,佢仲會唔會對我依舊,我都答唔到自己。

係一兩個月後,我朋友群入面有人留意到。

我開始聽到:「發姣咩你?」「都唔鬼襯你。」「你有拖拍咩?」……好多好多唔同既說話由好多人把口入面講出黎,我發現自己冇以前咁在乎,以前心入面空虛既位置已經放左一個人。

甚至連我媽媽都有問我係唔係搵到男朋友,我輕輕搖頭。

或者係爸爸好多年前係大陸包二奶拋棄我地兩母女,我猜度媽媽可能比較易接受我既愛人同屬女性。

「係唔係有男仔追你?」

寶華面上的強忍住怨恨同哀傷。

佢估錯左方向。

如有一字虛假,天打雷劈:「唔係,你諗多左。」

面前的她突然變得好脆弱,佢慢慢踎底,拉住我的裙擺,聲音亦無力咁喊住講:「你呃人,係唔係我做得有野唔好?我真係好鍾意你,不如我地馬上去外國結婚。」

一睇到佢喊到眼眶泛紅,我個心就會隱隱作痛。

「我變成咁,你仲愛我嗎?」

我願意為佢拆開謎底,一行眼淚足以解開我對佢所有祕密。

當晚我正式出櫃,兩人心有靈犀咁放左同一張合照上網公開。

兩個人盡力去令屋企人接受,我媽媽有試過認為我愛女人係佢婚姻失敗既錯,寶華既父母好快就接受左,仲鼓勵我地去加拿大結婚,移民過去同佢地住。

一路走來,我地終於可以一齊。離開呢度去結婚之前,佢鼓勵我同班老死去食餐飯,黎一次婚前飯局。

「希,你想食咩?」女朋友問我既野,其實我一丁點頭緒都冇。

「是但啦。」

然後佢一定會揀一些我鍾意食既野。

由細到大,我都成日笑我表姐係肥婆,而我當年既夢想亦係娶一個窈窕淑女,同埋發達。

然而,兩個願望都冇實現。我高估左自已既吸引力,廿幾年來,我鍾意既女仔都唔接受我。年紀一路一路加上去,莫講話異性,連兄弟都只係得番幾個。

所以我上次單戀失敗左之後,我受唔住寂寞去追我依家呢個肥嘟嘟既女朋友。

好快佢就應承左,完全冇難度,佢點頭答應我之後,未拍過拖既我返到屋企之後不知所措。

但我地都係開始左。

其實我同朋友講就講笑話懲罰自己,但我同嘉嘉一齊之後,先正視自己對肥女人有喜好。我老死阿輝仲話嘉嘉好鬼似我表姐。有咩可能?嘉嘉佢雖然都係肥,但溫柔體貼,知書識禮,五官亦清秀。如果佢減肥成功,一定成為一大班男人既夢中女神。

今日佢同我去左睇大佛。

自從我地拍拖之後,我注意到佢有減肥,但唔知係咪方法錯誤,佢會突然瘦少少,但之後就冇進展。

佢為左減肥,近日拍拖都會揀四圍行既地方,行山行景點,行得多連我身體都比以前好左。

嘉嘉細細聲問我:「其實點解你會揀我呢?」

果然所有女人都會問一D男人唔想答既難題,好多男人拍拖多過我食飯,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氹到女友好開心,但我要諗好耐去答。

雖然佢好脾氣,但有一絲機會唔小心激嬲女朋友呢件事我完全唔想冒險。

話佢知我鍾意肥妹?佢可能會寧願比多幾錢肉緊減肥都想同我分開。

「你脾氣好,性格又溫柔。我鍾意同溫柔既女仔一齊。」

我成功咁比左答案佢。

臨別送佢上巴士之前,佢同我講:「其實我識得你以前追既女仔,佢係我同學。」

佢一支箭咁衝上車,巴士開走之後,我先意識到呢個感情危機。

究竟係邊個八婆?唔受我溝唔緊要,點解到我有女朋友時都要叉窝我?

我係Whatsapp,facebook不停咁搵嘉嘉,我好想佢明白依家既我鍾意佢,而且對佢講是非果個女人,我都未同佢開始過。

我搵左我「兄弟」詠雯傾,詠雯呢個男人婆對女人點諗野,一定比我知多好多。

「冇頭緒!」

男人婆今次完全幫唔到手。

「你當人地係後備咪認囉?點解仲要拖住人地,你都係去搵一個瘦骨仙啦。」

詠雯offline 前只係留低左一句咁既說話。

你地呢D女人除左亂咁估人地諗乜,仲識得咩野?

到底佢地有咩問題?定有問題既係我?

其實鍾意肥女人真係咁異類?我表姐都結到婚,街上面亦都有一堆肥師奶有老公錫。我唔覺得自己有問題。

我忍唔住搵班兄弟,但淨係得阿德出到黎,同我又去買啤酒吹海風。

聽完我講一輪野之後。

「咁你真係鍾意依家個女朋友架?」

「連你都唔信我?」

「咁你明明最憎肥妹肥婆架嘛。成日都鬧佢地,連自己個表姐都鬧埋。」

「我表姐真係好八婆丫嘛。以前還以前,我口味變左。」

「其實你係唔係比D靚女hurt得多,為左保護自已先迫自己鍾意肥妹?」

「你會唔會食飯哽親就唔再食飯丫!」

「超!你都講唔通既!你分分鐘鍾意埋街上面班肥婆。」

一言驚醒夢中人。我馬上攞起電話話,覆嘉嘉:「我鍾意你係因為係你啊,無論你高矮肥瘦甚至係男人,我都你鍾意你啊。」

搵阿德呢個老友傾真係好正確:「我諗到點答我條女啦。」

「我睇到啦,你條友都痴痴地,氹女人都要人點醒。」

嘉嘉回覆得好快:「其實我都唔想你咁逼自己,我明白自己係後備。我都知道自己條件好差,令你唔開心。」

「請你比我靜一靜啦,我好快會冇事。」

之後再冇下一句。

我不停咁留言比女朋友,係兩日之後,我再約到佢出來,我地去左老人院探我二叔。一切都回復正常,嘉嘉買埋生果,仲焗左曲奇餅比我。

「希希來左啦二叔。」

我二叔年輕既時候拖拖拉拉唔結婚,佢女友就另嫁他人,二叔自己到老左身體唔好就弧家寡人住老人院。

「二叔,食唔食士多啤梨?」

二叔食住好腍既士多啤梨,望住我地,好慢咁讚我地乖。

食完生果,二叔問我:「希希,嘉嘉,飲唔飲可樂?」

「唔飲啦二叔。」我同嘉嘉好有默契。

「咁我飲啦。」佢拿左十蚊比嘉嘉,交托佢出去買玻璃樽裝可樂。

嘉嘉同佢講:「好啦,不過唔好比姑娘知啊。」

嘉嘉一出左門口,二叔就同我講:「唔好辜負個姑娘仔啊,依家好少咁乖女既女仔架啦。」

係我幾個長輩眼中,嘉嘉係一百分女友,除左鍾意佢著衫平實,又唔會戴大眼仔化濃妝,佢地仲好鍾意嘉嘉呢種肥嘟嘟身材,覺得佢一定好生養。

「唉,不過我地近日有暗湧啊。」我忍唔住同二叔呻下我地近日嘈起來件事。

二叔拍左我個頭一下:「正一蠢仔!」

「又點啊二叔?」

「結婚啦!咁佢咪唔會走囉。」

二叔覺得自己今時今日要一個人住老人院,問題都原自佢當年唔肯娶佢女友。我同輩既堂表兄弟,全部都比佢催過婚。

我堂哥個女友又脹雞又衰格,我二叔竟然話娶返來慢慢教。

我一直想同嘉嘉拍多幾年拖再算,但比二叔一講,我腦入面閃過如果娶左嘉嘉,平日既日子會點過?諗下諗下,應該會過得幾開心。

臨尾,我睇住二叔飲緊嘉嘉行左幾條街先買到既可樂,十指緊扣拖著嘉嘉隻手返去。

二叔個樣好似偷笑緊。

「其實我同以前唔同左架,傻婆。」

「嗯,我明。」

「我覺得你仲係諗埋一邊。」

「唔會。我都諗通左。其實我都想你開心。」

女人真係一種口是心非既物種,我覺得佢仲有怒氣。

咁我應該由佢發泄出黎發一次脾氣好丫?定係由佢收埋直至冇事好呢?

我都係同佢講一講重要野先比較好:「嘉嘉,我咪有個男人婆兄弟之前出左櫃既。」

「之前見過幾靚女果個,我記得。」

「不如我地結婚囉?」

「下?」嘉嘉對我既提議好大反應。

「係啊,我都覺得係時候架啦。我又鍾意你,你又鍾意我。而且我阿爺有間陳年唐樓剩比我將來唔駛怕瞓街架,如果你覺得OK,依家開始準備都差唔多啦。」

「我…..我想!我想同你結婚!要瞓街我都願意嫁比你!」嘉嘉佢由衷咁開心。

「咁我幾時同你求婚好?」

「剛才唔算?」佢好疑惑咁望住我。

「我覺得係要買下花同介指,你鐘意咩款?」

傾下傾下,我地做下準備,整下整下,嘉嘉就嫁左比我,唔覺唔覺就結左婚一年。

今日終於同班老友齊人咁一齊食飯,上次咁齊人,已經係整整一年前去飲傻仔希結婚果餐。

我幫妹豬綁靚頭髮,帶佢見下我班老友。

詠雯問我:「崩哥,佢明白係兩個姨姨要結婚架啦?」

「佢知有人就來結婚,但唔係好明果種。」

「咁樣剛剛好。」

「遲D過多幾年就明架啦。」

我係一個鰥夫,同個三歲既女一齊住。

唔知係生壞命定改壞名,比人叫啊崩既我命中剋妻,以前讀書時既女朋友撞車過身,到妹豬老母又係因病過身。

依家我寧願花時間照顧妹豬,唔好諗其他。

除左阿德,我地班老友人人帶多一個人出席。我見佢係詠雯同未婚妻祝酒時,成個人患得患失。如果佢好早已經追仲係男人婆既詠雯,咁今日祝酒既一對,會唔會係佢地兩個?冇人知。

傻仔希個老婆嘉嘉好開心:「恭喜你地啊。」

三個女人雞啄唔斷,又撩妹豬玩,我今晚可以放心成班麻甩佬吹水。

兩杯到肚,阿德終於忍唔住問:「阿希,你好早就知佢地一齊架啦?」

「下?佢貼相上網出櫃先知架咋,算唔算早?」

阿德表情變左一下,再攞起檯上面杯酒一飲而盡。佢近日有個前輩過身,心情唔多好,佢個樣完全表現到傷心既精粹。

我地幾個呢十幾年冇白叫傻仔希呢個名,佢真係傻既,完全唔識睇風頭火勢。

不過傻人有傻福,比佢娶到個好老婆,相信佢老婆平日同佢打點晒所有野,佢先可以咁開心快樂咁傻落去。佢老婆好似留意到自己條佬講錯野,拿拿臨剥蝦比老公食,塞住佢巴口。

剛剛好妹豬又有少少扭計,我做老豆既正好帶下去其他話題。

「乖啦,來,拿起杯祝大家身體健康。」

「姨姨,身體健康。」妹豬好堅持手上隻杯要碰到其他人既杯,個女伸到身體好出。

寶華就一就佢,都伸到自己好出:「乖,身體健康。」

「身體健康。」

落地玻璃既另一方,做緊幻彩激光show,計我話,以前只係得漫家燈火既海景更靚。

「你地去到果邊之後點?」

「寶華佢會去果邊做物理治療師,我可能係果邊讀下書,之後諗下收養小朋友。」

「幾好丫,兩個人日子過得好快架。」

「咁小朋友都大得好快,上次見妹豬仲係好細。」

傻仔希同佢老婆講:「老婆,咁我地咁個仔咪會係最細果個?」佢老婆笑咪咪咁望住佢。

阿德平伏番心情:「一定係仔架咩?可能係囡。」

「你有左?恭喜晒!」到寶華恭喜返嘉嘉轉頭。

「未有未有,咪聽佢亂講。」

「有bb?」我個囡望住我,對眼好似有新玩具咁興奮。

「姨姨話未有啊,遲d啦。」

「姨姨,我遲d要同bb玩!」

「好啦,到時我帶你地去玩。」

再傾傾下,我個女都攰到瞓著左,我飲一啖怪味啤再望一次海邊,有d野,好似有變,亦好似冇變。

全文 5060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二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作品

評語:寫作用心,但主題未完成。小說不一定戲劇性要情節取勝,編綴生活化片段也能表現深刻主題,但本文未有表現這些片段背後的意義,開首的燦叔有何重要性?似乎只是信手寫來,未有完整構思。題為生於此,若有意寫幾類香港人的生活和未來,應更多思考香港和人物的關係。
作者:砂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