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島城攻略》

日期:None

(本故事純屬虛構,所有人名、地名、政黨名都係老作,如有雷同,實屬巧合,絕無影射成分。)

我係一個殺手,嚴格嚟講,我係一位島城獨立組織訓練出嚟,專門刺殺鬼國同島城特區政府政要嘅殺手。

而今次我嘅任務係刺殺張匪鴨。佢今次會嚟香港視察,有三日兩夜嘅行程。呢個任務絕不簡單,因為島城嘅警方為咗保護呢個共匪、島城嘅大敵,已經設下反恐級嘅防禦,就憑我一個小小殺手,要刺殺佢然後全身而退,係千難萬難,甚至可以話絕無倖理。

但係呢個任務咁危險,我都係要接,因為當年就係張匪鴨喺鬼國隱暪沙士病情,搞到島城全無防範,以致沙士不幸傳入香港,搞到人心惶惶,造成經濟災難,更有唔少醫護人員為此死去,而我家姐就係其中之一。

在公在私,我都冇理由放過張匪鴨。

特區政府為咗舐共,今次可以話落足重本,唔單止設下擾民嘅保安措施,更加故佈疑陣,連張匪鴨嘅路線都要設咗三條,只有其中一條係真,但係三條都做足措施,令人唔知伏擊邊條好。

好彩,我哋嘅卧底傳嚟消息,話佢會經過獅子山腳嘅公路,所以我好早就拎埋狙擊槍,到獅子山頂啦。

仲有三十分鐘,張匪鴨就會嚟到,我set好枝狙擊槍,擺好曬位,只等張匪鴨嚟到。

今次係一個大好機會,因為我可以遠距離狙殺佢,完成任務之後,好彩嘅話,我跟住計劃好嘅路線走,甚至可以全身而退。

就喺我喺心入面預演逃生路線時,突然聽到一陣人聲。

唔係差佬呀嘩?

我拿拿聲用迷彩布遮住枝槍,然後行過去睇下係咩人。

係黃村長同埋佢班社民聯嘅黨員。

佢哋見到我,即刻退後咗半步,但係之後又發現我唔似差佬,又鬆咗一口氣。

黃村長問我:「朋友,你係咩人?」

我皺一皺,冇答佢任何嘢,我唔鍾意飯民,唔想同佢哋有任何接觸。

但係佢哋喺到會阻住我刺殺張匪鴨。

喺我諗緊計時,黃村長見我唔答佢,即刻喝問我:「唔通你係本土派!」

佢隔離個黨員點頭認同,講:「唔通佢都想掛banner,同我哋爭光環?」

「一定係咁!」

黃村長塊面黑過炭屎,佢話:「你啲本土撚憑乜嘢搶光環呀!你被差人拉過幾多次呀?次次都剩係識得鳩衝,根本你哋成班熱狗都係鬼,又話人鳩做,我鳩做點都好過你哋鳩噏呀!」

我想開口話自己唔係熱狗,點知佢見我想講嘢,又劈頭一句話:「喂阿哥,村民唔係咁諗呀!你試過入中聯辦請願未呀?死熱狗!未試過就返屋企含撚啦!」

佢見我冇嘢好講,就轉過頭同佢啲黨員講:「唔好理佢,我哋去掛banner,共產黨見到一定好唔開心嘅啫!」

講完,佢哋就走咗去啦。

我知今次行動已經失敗,都唔多作停留,唯有執好枝槍走人。

我落山之後,見到獅子山上,掛住一幅黃色嘅banner,歪歪斜斜咁寫住我要真普選LSD,我覺得好奇怪,先唔講人人講島獨時佢哋仲講我要真普選咁out of fashion,亦唔好講佢哋寫字寫到文盲咁,我要真普選同吸毒有咩關係呢?

我打開Facebook諗住問人,點知畀我見到黃村長話佢被人拉鳩咗,叫人籌錢保釋佢,同畀錢佢打官司。

你老味,你阻鳩住我刺殺張匪鴨,掛條濕鳩banner就係為咗呃錢?

我真係眼前一黑,覺得自己就嚟嘔血。

第二日。

今日,張匪鴨會喺島城會議展覽中心有一場晚宴,喺晚宴到,佢會同香港各界人士會面,包括飯民。

我會偽裝做晚宴侍應嘅身份,接近張匪鴨,喺佢杯嘢飲落毒,毒死佢,然後乘機走佬。

成個晚宴嘅上半部分都好和諧,唔單止建制派同張匪鴨有講有笑,連飯民都同佢有兩句傾。

其中一個,更加偷偷話自己戴咗條黃色雨遮頸鏈,話自己咁樣係無聲抗爭,但事實上佢係咁多位飯民入面,同張匪鴨傾得好開心嘅一個。

不過咁都好,因為咁,我已經順利喺張匪鴨杯香檳到落咗毒,只要佢飲一啖都會魂歸天國,哎,唔係,落地獄先啱。

喺張匪鴨就要飲酒嘅時候,又意外橫生。

兩道人影衝咗出嚟,嚇到張匪鴨成杯酒倒瀉曬。

唔撚係呀!點解你會咁好命㗎!

我望向嗰兩個人,想睇下係咩人救咗張匪鴨。

真係喊出嚟,居然又係村長!而佢隔離嗰個就係民主黨嘅區柒軒!

佢哋兩個都被警衛攔住。

就喺大家,包括我,都以為佢哋兩個應該唔會再搞到事嗰陣,佢哋兩個做出一件驚天地,泣鬼神嘅事。

區柒軒毫不猶豫,解開褲頭,佢居然除褲!

佢唔係玩當眾露械呀?雖然飯民喺公眾場合精神上打飛機算係奧運級能手,但係公眾露械又真係未試過喎。

我再睇下,原來佢只係為咗show佢嗰條黃色雨遮底褲。

唔撚係呀!真係好柒。柒不忍睹,我寧願佢露械好過。

至於村長?村長仲未有任何動作,但係我已經心知不妙,因為壓軸出場嘅,往往係最大殺傷力。

只見村長呀,居然玩除衫。

我已經知道唔對路,想轉身走人,但係咁做即係話畀人知我有古怪,唯有忍住,企返喺到。

果然,村長件衫下面,係一個黃色雨遮bra!

仆你個街,點解要畀我估中?

睇住村長個肚腩同埋佢個黃色bra下嘅肥仔波,我真係覺得人生一片絕望。

我突然間好同情呢到嘅每一個男人,包括張匪鴨,因為我諗佢哋都應該同我一樣已經對bra產生心理陰影,然後見到bra都會不舉,尤其黃色嘅bra。

因為村長同區柒軒,我今次行動又失敗咗。

第三日。

今日係我最後一次機會殺張匪鴨。

過咗今日,佢今日就要返燕京,我唯一殺佢嘅機會就係喺機場。

而殺完佢之後,我應該都會被班差佬亂槍打死,我已經有必死嘅決心。

我緊褸下嘅手槍,或者係因為知道自己死硬,所以心中無比冷靜。

我不動聲息咁越過人群,去到警衛築成嘅人鏈外,最近張匪鴨嘅位置,我身邊係區柒軒同村長,估唔到佢哋兩條友居然示威示到嚟機場,真係陰魂不散。

不過唔緊要,張匪鴨今日點都要死。

我由懷中拎出手槍,正要開槍嘅時候,突然左右手都被人拉住,根本瞄唔準。

仆街,唔會又係區柒軒同村長呀嘩?

我望下左右兩邊,果然又係佢哋兩條冚家鏟!

村長話:「你做咩要刺殺張委員?你知唔知村民唔係咁諗?」

區柒軒就話:「我哋抗爭要和平、理性、非暴力,更加唔可以講粗口,要畀國際間知道我哋嘅質素,同埋令佢哋同情我哋,產生國際輿論,對中央施以壓力,令香港可以全面施真普選。」

然後,佢哋又異口同聲話:「你知唔知你殺咗張委員,會令中央好嬲,到時會出動解放軍鎮壓香港?愛與和平係我哋唯一可以感化極權嘅方法!」

幾下槍聲響起,我覺得心口一痛,原來喺呢段時間,警衛已經反應過嚟,開槍將我倒。

我臨死前諗起自己接受訓練成為殺手嘅第一堂時,老師第一句就係話:「你哋要防飯民甚於防共匪……」

當日,村長同區柒軒合著一文《那天,我在機場阻止了一場種族仇恨》,獲得當年島城文學獎同孔子文學獎。

同年,村長同區柒軒於北京接受「人民英雄勳章」,由習維尼親自頒發。

全文 2206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二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作品
作者:哲學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