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奈河橋上的不止是相遇》

日期:2014年11月9日

係奈河橋上面,與傳聞中絕對唔相稱,有著曼妙身驅的孟婆,好優雅咁攪動著一煲岩岩煮好嘅孟婆湯,然後再用一個比手臂仲要長嘅湯勺,從奈河橋下舀左幾勺河水,再加上幾紮遺忘草,開始煮新一煲嘅獨家孟婆湯。係孟婆前面排住一條擁擠嘅人龍,他們彼此擦身而過,你撞我我撞你,只有一個不可一世的二世祖,來到陰間仍然保持住囂張嘅性格,死都唔肯讓人,結果比人一撞就失去左平衡,跌左落奈河橋下面黑蚊蚊嘅河水內,估不到呢個竟然係最快去輪迴既捷徑。
由於二世祖係飲到孟婆湯之前已經跌左落奈河,所以佢嘅前世今生仍然深深咁刻左係佢心中。而家嘅佢只係一個岩岩出世冇耐嘅BB仔,根本連一句表達自己嘅說話都唔識講,佢一擘大眼只見到一個狹窄到不得了嘅客廳,再仔細一睇,原來客廳嘅周圍都圍上左木板,眼前就只有一張兩層嘅碌架床,床上放滿雜物,鐵架後面嘅牆壁都滿佈裂痕,一滴又一滴既水珠正慢慢咁沿住裂痕滑落尼,嗒一聲滴落去牆邊嘅水桶入面。
「嘩! 痴線架! 呢到到底係邊到?咪玩啦,我呢世玩完啦 !」雖然二世祖心入面不停吶喊,埋怨自己以後只可以活在板間房入面嘅命運,但係佢並冇留意到碌架床上面既小男孩,好辛苦咁趴左係床上面,用昏暗嘅枱燈照住作業簿,一筆一筆咁係練字簿上面學寫英文潦草,寫滿一頁後再翻去另一頁新嘅,繼續練習字體。而呢個咁刻苦,同埋著緊自己學業既小男孩,就係二世祖這一生的哥哥。「上呀上呀上呀! 唉! 啪!」木板後面傳來鄰居用報紙拍打大脾嘅聲音,又係果個大叔係賽馬日聽住收音機賭馬,然後輸左又一大堆粗口咁連珠炮,高聲咒罵俾佢落重注嘅名駒。只見小男孩輕輕咁皺左一下眉頭,然後眉間嘅皺摺好快就回復平滑,小手中嘅鉛筆又再次係練字本上欶欶響起,有如秋天黃葉係地上滑行嘅聲音,清脆利落。
直到小男孩係夜晚十點比媽媽督促去訓之前,佢都一直係床上面用黃黃暗暗既枱燈,眯著對眼咁睇書,可能因為屋企經濟條件唔好,父母都冇辦法為佢添置一部電腦,閱讀已經成為了小男孩最方便的消閒娛樂。但係連擁有一個安靜嘅閱讀環境,對於小男孩尼講已經係一件奢望,係臨去訓教之前,木板後再次傳來鄰居嘅吆喝聲,指責小男孩母親的說話聲太大。第二日,小男孩訓醒後發現兩隻手臂上都變得紅紅腫腫,原本白嫩嘅膚色已經比木蝨斑駁嘅咬痕取代,母親幫佢搽左啲止痕嘅藥膏之後,小男孩就自己出門口去番學。但係過左半個鐘之後,床沿的電話突然響起,母親趕緊從嬰兒床走到床邊,拎起話筒一聽,學校老師竟然以小男孩手臂會影響其他同學嘅情緒為理由,要求家長接走小男孩 ! 可憐被師表嫌棄嘅小男孩, 番到屋企之後一直都趴係床上面,悶悶不樂咁一句說話都冇講過,一直到晚飯嘅時候,先至含糊咁回應了母親一句「不餓」。
可幸嘅係,過兩日就係聖誕節,學校終於會放長達個幾星期嘅長假,不過呢樣並唔係小男孩最期待嘅,因為聖誕節對佢尼講,只係有更多嘅時間留係狹小嘅板間房裹面。小男孩最期待嘅,亦都唔係聖誕禮物,而係期待時間可以走快一啲,快啲去到平安夜然後許上已經期待一年嘅願望。這夜,小男孩默默地係小字條上寫低自己嘅願望,小心翼翼咁根據住老師教嘅便條格式,上款寫住「親愛的聖誕老人」,然後用最大嘅聲量係心入面吶喊,合著雙手把願望認真地默念三篇後,先至將「我要上公屋」呢五個字寫係紙上面。
而個一年,正正就係千禧年,係香港政府於1997年實施「八萬五房屋政策」後,第一年建成並推出第一批公屋嘅個年。小男孩嘅聖誕願望終於能夠實現,佢同家人一直逼左係板間房五年,從懂事起就一直生活係木板之間。也許係臨近千禧年,所以小男孩所許嘅願望特別靈驗,而呢一個千禧年,對於小男孩尼講係遠超於世人慶祝嘅意義。
其實,我地大家都曾經係奈河橋上走過,彼此腳印互相重疊過,亦都飲過由同一柴火熬嘅孟婆湯;也許我地都曾經係橋上撞到彼此,一齊係橋上逼過推過,只係我地最後走嘅方向不盡相同。但或許仍在人世間既我地,可以對弱小社群表現多一分嘅關注和關懷,為別的生命增添多一分嘅色彩。咁樣嘅話,相信世界上每個人係奈河橋上,絕對唔止只係有幸相遇咁簡單。

全文 1482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一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作品
作者:葉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