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三十歲講政治》

日期:2014年11月9日

細路仔果陣時,我嘅興趣同好多同年紀嘅人一樣,不外乎踢波、打機、睇電視同埋暗戀學校嘅校花。我唔識政治,屋企人都好少講政治。但係有位政治人物我就好鍾意,佢叫李柱銘。以前gameboy有隻遊戲叫「俄羅斯方塊」,唔同形狀嘅磚頭會從天而降,而其中一條長方形嘅柱狀磚頭,可能有個柱字嘅關係,我同同學就會順口叫佢做李柱銘。果陣時嘅李柱銘的確幾「屈機」,通街都係佢嘅海報同橫額,新聞亦都日播夜播佢點樣為民請命。我哋呢代人,就算唔識得政治,都一定會知邊個係李柱銘。
九七果一年,我讀緊小六,仲要應付學能測驗。電視由朝到晚都播著香港回歸祖國嘅消息,日日報紙都一定會見到彭定康同董建華。但係回歸對於我黎講,卻只不過係一單普通新聞。可能年紀仲細,唔太明白發生咩事。回唔回歸,咪又係要番學?反而身邊嘅人事變動,就令我非常深刻。有三位同學同兩位老師都話因為「回歸」所以要移民,最好朋友果個去咗英國,另外兩個去台灣,兩位老師就移民加拿大。同年亦出現請假熱潮,不時都有同學話要請假去申請BNO,我問阿爸阿媽我駛唔駛申請,佢哋就話幫我申請咗特區護照。即係點?我真係一頭霧水!
回歸之後,我亦由一位小學生變成中學生。我間學校係實行全英語教學,唯一用中文嘅科目就只有中文、中史同普通話。普通話係當年新增科目,但係唔算太難讀,又或者話校方都唔太重視呢科。測驗考試通常都係考拼音同讀下生字,例如份卷問: 中國,我哋就寫返:zhōng guó。份卷問: nú cai,我哋就寫返奴才。啲生字通常本書都有,唔識都可以跟著背,所以好多同學都靠呢科搶返唔少平均分。
雖然當時未有通識科,但中史、西史、EPA等等都係必修科目。從中西史可以睇到好多場古今戰役,你打我,我打你,中國因而經歷過好多朝代嘅轉變,世界嘅版圖亦變得越嚟越複雜,講到尾都係為咗權力同地位。至於EPA,全名係經濟及公共事務,真係會好貼身咁講下香港嘅背景同前景,對香港嘅各項事務都會有所介紹。所以中學時期,我哋或多或少都會對國情同埋政治多咗認識。但認識唔代表鍾意,唔代表有興趣。我好記得中三果年,正值係2000年立法會選舉,學生會就搞咗個模擬投票,比我哋體驗下投票嘅滋味。點知結果係以「法律超人」搞笑形象參選嘅謝偉俊以最高票當選,事實上謝偉俊當年仲未「紅」,喺真實選舉中係慘敗而回。但因為佢形象搞笑,喺學生眼中就成為咗明星。證明果時嘅我地,其實都唔知政治係咩,剩係識咩野叫做「搞笑」。
同學之間唔會講政治,阿爸阿媽都好少講政治,香港人的確從來都唔鍾意政治。我地鍾意叮噹多過鍾意彭定康。我地鍾意掌門人多過鍾意李卓人。天跌落嚟都當被冚,理得你融合中港澳,最緊要可以睇朗拿度。香港人,本來就係咁簡單。偏偏,二零零三年,人心動蕩的一年。「沙士」害死咗好多人,高官又出現貪腐問題,「阿爺」趁你香港亂竟然仲搞壇「二十三條」,明乎其實趁你病,攞你命。呢個就係一個觸發點,令到我同好多香港人都開始覺醒。當年有五十幾萬人上街,民怨沸騰,而更重要嘅係我哋年青一輩真係開始關心政治、關心社會,開始睇下基本法係咩嘅一回事,開始去集會遊行,以至登記做選民。香港嘅政治環境亦有咗好大嘅轉變,我哋唔再剩係識得李柱銘同謝偉俊,我哋開始認識梁家傑同余若薇,開始認同「長毛」嘅抗爭路線。我哋越黎越鍾意睇城市論壇,越嚟越鍾意立法會有人掟野搞事,越激進就越代表到我哋既心聲。二零零三年,係我同好多香港人被摑醒既一年。
當日同好多市民一齊圍堵立法會,成功阻止到「二十三條」立法,成為咗我長大成人後嘅第一個重要印記。當時我啱啱十八歲咋,啱啱攞成人身份證。直到宜家,每逢六四集會、七一遊行、立法會選舉等等都成為咗我嘅重要節日。就好似中秋節我哋會出嚟賞月同玩下蠟燭,六四就一定會去維園舉起白蠟燭。立場唔同嘅人會話我哋做騷,又或者係被人利用、騸動。就算係咁又點﹖政治本身就係黑暗,無論民主黨、民建聯、共產黨、國民黨定係共和黨,都一樣會有做騷嘅時候,口裡為市民,心裡為選票。我行出嚟,完全唔係為咗支持任何政黨或者政客。我行出嚟,係因為良知呼喚咗我,所以我要為自己行出嚟。每個人都係獨立個體,應做就去做,根本冇話咩騸唔騸動。
但係,二零零三年先識關心政治,其實已經太遲。基本法早就寫明特區政府要為「二十三條」立法,而咨詢工作亦早喺二零零二年已經展開,但我哋要借二零零三年「沙士」所帶嚟嘅民怨夾雜先識行出嚟發聲。唉!回歸咗好幾年,香港人剩係識得搵錢搵錢同搵錢,我哋做學生嘅除咗知道要考好會考同高考之外,對香港發生緊咩事就咩都唔知。結果,好多嘢不知不覺咁轉變。例如喺條街行緊果時,身邊越黎越多人講緊嘅原來都係國語,而唔係廣東話。過多十年八載,大家聽得多可能就會習以為常,唔記得咗廣東話先係我哋香港人嘅語言。所謂潛移默化,其實係非常恐怖,大家都唔知自己被人洗緊腦,然後就漸漸心甘情願去歌頌祖國。搞成今日咁,我哋要負上好大責任。由細到大自己都唔關心自己嘅地方,到買唔到奶粉、爭唔到床位生仔果時就嘈嘈閉。事實上,由電視台播新聞之前第一次播國歌開始,我哋就應該要正視!由基本法訂立咗小圈子選舉制度開始,我哋就應該要正視!失去咗先嚟珍惜,係咪愛得太遲呢﹖
經歷過大大小小嘅社會運動,一轉眼自己都就嚟三十歲,我亦已經為人師表,而香港既政治活動亦越演激烈。單喺呢兩年嘅反對國民教育科、港視發牌風波同新界東北發展已經搞到滿城風雨。截至我寫呢篇文章前,維持咗一個多月嘅「佔中」運動仍然在進行中。我好欣賞新一代嘅年青人比我哋果時更關心政治,更關心自己嘅社會。唔少社會運動甚至係由學生發起,當中可能會有佢哋唔成熟嘅地方,但相比起我哋呢批二零零三年後先覺醒既「八十後」,佢哋已經好叻、好勁!不過你進步時人哋都一樣進步,講緊嘅係阿爺潛移默化嘅功力。民建聯同工聯會等等既維穩政黨得到「阿爺」嘅大力祝福後,成功透過蛇齋餅糉米取悅到好多民心,甚至喺立法會選舉上已經有能力擊敗泛民。同時好多愛港咩咩、愛港物物亦相繼出現,一唱一和,隔硬將香港分裂咗做兩批人。幾個月前,「阿爺」嘅潛移默化勢力就進行咗一場維穩大遊行,即係官方所謂既8.17和平普選大遊行,美其言保普選、反暴力、反「佔中」,實質卻係一塊照妖鏡,將「阿爺」同親中人士嘅惡行表露無遺。
喺遊行前嘅一個月,我已經收到好多嚟自四方八面嘅電郵大力叫人上街。因為我平時參加過好多唔同嘅社區活動,例如長跑比賽、歌唱比賽、長者中心義工等等。所有有份搞呢啲活動,而又有啲親中背景嘅機構都瘋狂宣傳,鼓吹我哋上街。街上面仲恐怖,每隔幾條街就會有反「佔中」既簽名街站,有個阿叔仲狼死到隔硬遞張紙落我個胸度。坦白講,如果個政府做得好,點解要搞埋咁多野呢﹖
8.17當日,銅鑼灣及灣仔一帶非常熱鬧,眼前一大片紅海場面壯觀。但親歷其境嘅人,都唔難發現自己已經唔係身處喺香港,全部遊行團體都係啲咩「四川同鄉會」、「湖南同志同鄉會」、「汕尾同學會」、「深圳同鄉會」……,唔知係即日來回旅行團,定係隱居香港多年嘅地下組織。遊行人士好多都唔係講廣東話,就算識講嘅都唔係純正口音,嘰哩姑lu,唔知佢up咩春果種,總之大江南北,五湖四海,應有盡有。身邊好多中立嘅旁觀者都議論紛紛,慨嘆香港點解會變成咁。明明話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但為咗維穩,卻竟然要搵咁大班唔識講廣東話既「香港人」嚟做場騷。整個遊行過程亦醜態不斷,有人從起點出發後立即除衫解散,亦有電視台採訪到派錢同包飲包食嘅實況。咁樣用錢打造嘅遊行,我比你吹到有幾百萬人咁又點﹖呢啲根本唔係民意,更加唔係我哋香港人嘅聲音。
維穩騷完左之後果一日,仲有段小插曲。因為工作需要,我負責帶住幾位學生做義工,返學校幫手怖置校園,準備開學。佢哋冇錢收,但校長見佢哋咁勤力,就每人比咗30蚊車馬費再加一餐飯當係酬勞。點知佢哋收完之後暗地裡不滿,竟然話: 「得果30蚊,早知我都去遊行啦,人哋有500蚊津貼呀!」其他同學就搭咀,話自己阿爸阿媽唔止收500,甚至1000都有。聽到佢哋咁講,真係覺得好茫然,佢哋既價值觀完全被扭曲哂。成日有人話立法會議員講粗口、掟蕉係教壞細路,究竟而家邊個喺度教壞緊啲細路﹖
同時,由今個學年開始,我間學校亦正式要被迫推行「普教中」。校長同我哋好多同事其實都唔支持,但校長話教育局有俾壓力,如果唔支持,就怕會被削減資助同好多人脈網絡。大家無奈推行,不過堅決只由小一推行至小三,五年內絕不會伸延至「高小」,呢個已經係我哋受盡壓力下唯一嘅抗衡方案。我好希望社會大眾可以明白學校同老師嘅處境,我哋真係好唔鍾意「普教中」,但因為處境被動,我哋好多學校同老師都要被迫接受。我真係好怕將來,滿街嘅人講嘅都唔係廣東話。但作為教育工作者,除左喺「普教中」嘅黑洞入面堅持教識學生正確觀念之外,我哋又可以做啲咩呢﹖
參加今次徵文比賽,其實我係抱住一個非常悲觀嘅心態。我想趁住香港仍然仲係講緊廣東話,而未被國語淘汰嘅時候,可以用廣東話去為自己嘅「政治生涯」作一個記錄……唔單止我自己,甚至可以話係我同唔少同年紀朋友嘅一個成長經歷。從細過嘅政治冷感,到被「二十三條」摑醒後,一直關心香港,堅決反對國民教育科,堅決反對「普教中」,堅決守護我們的下一代,堅持香港要有真普選。但當我哋面對現實,其實係好灰心好絕望,因為我哋係面對緊一個極權,而香港人又唔團結,好多人為咗金錢同利益居然可以出賣自己嘅良知。例如梁振英、譚耀宗呢啲「變色龍」,「六四」果時仲好正氣咁出嚟遣責中共屠城,而家為咗榮華富貴就可以選擇性忘記,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我最睇唔起就係呢種人。香港有一班鍾意出賣自己良知嘅奴才,再加上有「阿爺」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再日以繼夜咁喺背後潛移默化同發功,試問香港仲可以保留我哋嘅核心價值,包括我哋嘅廣東話嗎﹖
我發過一個惡夢,就係「二十三條」成功立法,「阿爺」翻查所有文學記錄,一共拉左二百幾萬香港人,其中一個當然係我。有啲嘢你唔做你唔發聲,真係可能會再冇機會。只有苦中求勝、逆境求存,或者我哋仲可以搵到一線生機。

全文 3541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一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作品
作者:通街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