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我阿叔……》

日期:2014年11月9日

話說,我同我細佬遇到一次偶然既機會,可以去到我阿叔屋企暫住兩日。
平時,我覺得阿叔份人都冇乜野,只係認為佢好粗心大意,時不時出街就唔記得帶呢樣嗰樣,例如銀包、手機咁。不過勢到估唔到佢竟然會係……
「叮噹」,應門嗰個係我阿嬸,然後佢好親切咁請我哋入屋,又同我哋講「當自己屋企得架喇」,跟住又轉身大叫「佢地黎左喇!」。我嗰個着住條白色背心既阿叔之後就係間房行出黎,大艾「黎左嗱!」。
「間屋你地都黎過啦,一眼睇曬,都冇乜好介紹……呀,呢間房係比你地兩個既,一個訓上格,一個訓下格。招呼唔到呀!」阿叔同我哋咁講。
我連番多謝,之後阿叔笑左笑又話我地大家都係親戚,唔使多謝前多謝後,聽完阿叔呢番言論,我即時感覺得冇咁拘謹。
到左食晚飯既時間,阿叔好熱情咁叫我同細佬食飯。
「知道你地會黎,我特登係朝頭早響街市斬啲料返黎架。大家起筷喇,快啲試下我買啲叉燒好唔好食!」
我同細佬食左啖之後就答佢「好食」。佢聽左就笑笑口叫我地慢慢繼續食。食左冇耐,我阿叔突然向住我細佬講:「你嗰隻手去左邊呀,擺番上黎唉,你出面係咁樣食飯,係好冇禮貌架。如果冇禮貌,大個點出黎搵食呀!」
係嗰個瞬間,我同細佬都嚇左一嚇,細佬梗係即時拎翻嗰手出黎擺翻係枱面,因為佢比阿叔突然既言論,特別係最後嗰句騎呢「搵食」理論,有啲殺佢措手不及。
跟住嗰餐飯,我同細佬一粒聲都冇出過,靜靜咁食飯。
第二朝訓醒覺之後,大家都要輪流用廁所刷牙洗面。阿叔話佢今日休息,唔使返工,讓比我慢慢刷,所以我就禮貌地同佢點個頭示意感謝,然後就入左去。我刷完牙、洗完面之後,跟住就理所當然咁食早餐、換衫、着鞋,然後出門口返學。臨走嗰時,我聽到阿叔係我後面話我:「嘩,出個門口都要搞成粒鐘。如果我呀,三個字都得啦,洗唔洗搞禁耐呀。做人咪咪摸摸,大個點出黎搵食呀!」
我聽到我都覺得唔好意思,所以跟住我就快快腳咁出門口。
放左學之後,我又返黎阿叔屋企。一踏入門口,阿嬸即時拉住我,對我講對唔住,話佢對阿叔朝頭早對我所講既野覺得抱歉,又叫我唔好放係心度。我答佢唔緊要、已經唔記得,之後佢似乎鬆一口氣咁,睇落去好安心。
「呢啲係你阿叔既老毛病,千其唔好擺係心度,可能以前一路由細到大都咁話你表哥,變左口頭禪,所以慣左咁講野。」
跟住阿嬸接住同我講,我表哥細細嗰陣時,因為學校教吹牧童笛,所以返屋企後就不斷攞支牧童笛起勢吹。點知我阿叔話佢似吹啲打(嗩吶),又叫佢不如用多啲時間讀書,話佢唔讀啲書既話,大個出黎搵唔到食 。阿嬸又爆料,到我表哥大個啲,就開始玩結他,日練夜練,然後阿叔就話佢玩音樂無用。「玩音樂搵唔到食架,讀多本書啦!」,之後我表哥終於忍唔住回敬左句「唔通要做乜乜師先有用咩?」
「我都唔知點解講呢啲……所以你表哥一大個就搬出去住……總知你唔好擺係心度啦。」阿嬸好似好夾硬咁支個笑容出嚟。
「叮噹」,呢一聲嚇左我地兩個一下,原來係阿叔出完街返黎。
「喂,下面超市大減價喎,兩大條廁紙都係五十蚊咋。同埋我係下面街市買左條鯇魚,今晚清蒸佢呀。」
「得喇,今晚蒸比你食!」阿嬸回應。
又到左食晚飯既時間,我細佬為左費事比阿叔話,佢雙手即刻擺係枱面,然後專心咁食飯。其間,阿叔都有問我同細佬野,因為怕佢無端端大大聲喝我地,所以主要都係答佢「啱」、「係囉」、「係咩」,呢餐飯就系係空洞既回答中度過喇。
第二朝,我地終於要走。阿叔叫我地日後放假得閒都要黎住番兩三日,我即時打左個冷震,而我細佬就擺到明暗住良心咁扮答應佢。
係呢一次短短既經歷,已經令到我哋對阿叔既睇法有重大轉變。同時,唔知點解,我突然想了解我表哥既成長歷程……

全文 1255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一屆廣東話徵文比賽
作者: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