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某間老麥或M記,我地既共同回憶》

日期:2014年11月9日

我細個第一次去既外國餐廳,就係麥當勞。

我仲記得我用個櫻桃小嘴咬一啖巨無霸搞到成嘴都係沙律又跌晒啲菜出尼,
阿媽幫我抹嘴嗰個畫面,當時佢啲頭髮,仲係黑色架…

諗返咁多年尼,出面好多野都變晒,
但佢賣既野食好多都冇變過,原來,我既口味都冇變過。
每次入去,我都係叫返嗰幾樣。

細個佢曾經係我至愛既地方。
而大個之後,我開始知咩叫速食文化,
拍拖要快,睇書要揀薄既,睇電視要節奏快,一條友係屋企最好就食杯麵…
我曾經一度認為麥當勞一定係速食,因為企係到等兩分鐘就有得食。

但係如果你同身邊嗰個揀左坐低食,
無論係朋友,情人,同學,同埋而家已無乜可能同佢地一齊尼既父母,
無論係傾計,談情,溫書,同父母傾返細個啲回憶…
每次總係起碼坐返佢個靚兩個鐘先走,絕對耐過你去茶餐廳食一碗雲吞麵。
因為大個之後入得麥當勞,為既唔係食佢啲嘢,係為左有一個地方,可以舒舒服服慢慢坐。無侍應成日走埋尼幫你執野,又好似成日有意無意咁比你望到佢望緊你,仿佛問緊「你幾時走?」

對於麥當勞尼三個字,幼稚園開始有啲記憶,係阿爸阿媽好偶然會帶你尼食一次;而係偶然一次半次入面,總會咁岩十次有九次撞正人地係到開生日會。當時鬼咁羨慕,但阿媽用表情話比我知,鬼叫你窮。
而小學啲記憶都好模糊,但我記得,每次放學阿媽尼接我一齊去街巿買完餸,好多時都會買個手渣雪糕比我,以前兩蚊,而家三個半嗰隻。其實嗰陣我最想食係朱古力新地,但阿媽覺得貴。而係今日,麥旋風對大部份人尼講都已經好平,起碼平過haagen-dazs;我反而想再一次感受幫阿媽拎餸,跟係佢後面,見到佢幫我買手渣雪糕嗰個背影…
到左中學,唔知點解,大家一定會叫麥當勞做M記,或者老麥。而每間M記,老麥,都總有一堆著住嗰區學校校服,係到傾計飲可樂,或者扮溫書但本質仍然係傾計飲可樂既學生…
甚至到左大學,出尼做野,都總有幾次,
「十二點喇,出尼食宵夜?」
「我唔肚餓喎,食咩先?」
「M記啦,出尼坐下吹水姐。」
某幾間M記,可能唔多唔少,都有一啲我地既共同回憶。
佢地或新或舊,裝修格局可能同當年唔同,甚至由入面望出去風景都面目全非;而我地身邊既人,或者以往熟悉既人個樣都已經唔同。
景物變,人物變,可以保持唔變既……永遠留係記憶中。

「外貌早改變,處境都變,情懷未變」

全文 798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一屆廣東話徵文比賽
作者: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