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我有一個夢》

日期:2014年11月9日

我一擘大眼,望住白色嘅天花板呆咗幾秒,覺得有啲唔妥。至少可以肯定,呢度一定唔係自己間房先。我想趷起身,但全身都發唔到力,個頭仲乸住乸住痛。
喺床度攤咗一陣,就有護士同醫生過嚟同我做檢查,呢刻先知我原來入咗廠。
醫生問咗幾條簡單問題,由於我啱啱瞓醒,仲係懵下懵下,所以都係好勉強咁答佢,直到呢一條…
「你知不知自己昏迷了差不多十年?」
吓,十年?呢個醫生都幾幽默吓個喎。
醫生見我無反應,叫身邊嘅護士開著咗旁邊嘅電視。新聞畫面上面嘅字幕,寫住2024年8月31日。
2024年?!
我好努力咁回想尋日發生嘅事,但個腦好似失靈咁。我淨係記得起一個畫面——周圍全部都係白色嘅濃煙,不斷向自己攻埋嚟。諗到呢度,突然有種想嘔嘅感覺浮現出嚟,迫我放棄繼續諗落去。
「醫生,咁你話我知,我點解會瞓咗喺度架?」
醫生同護士聽完我講呢句說話,唔知點解成塊面都青晒。於是我再問︰「你地唔知嘅話,搵其他人講我聽好冇?」
唔知點解,醫生完全無理到我講嘅嘢,只係對住護士講︰「病人的語言系統出現問題,要進行一系列治療!」「是的,我立即安排人手調配…」
吓,唔係卦,我有問題?我覺得你地講嘢方式先有問題喎。但我一時間又講唔出有乜唔妥。
「為了配合這次的開幕式,當局正落實全面優化措施,深化溝通平台,促進良好基調……」
電視裡面嘅新聞報導員,的而且確係講緊嘅係廣東話,而且每一隻字我都聽得明……但係點解,啲字加埋一齊之後,我完全唔知佢噏乜?講嘢變晒做書面語,啲Terms仲咁古靈精怪添。於是我再問醫生︰「到底香港發生咗咩事啊?點解你地會咁樣講嘢架?」
「這位先生,請你控制自己的情緒!盡量少說一些無謂的說話!」原本好斯文嘅醫生突然間發惡兇人,仲好大力咁捉住我膊頭,搞到我即刻淆晒底,唔敢再出聲。
無幾耐,就有好多、好多,自稱係老師嘅人,不斷幫我做「語言治療」,係咁迫我學佢地咁樣,用書面語嚟講嘢。每一個人用嘅口吻,講嘅內容都係倒模咁,我已經分唔到佢地邊個打邊個。但同時間,我腦入面嘅口語文法,亦都漸漸被書面語取代。
治療了好耐好耐之後,所有人終於走清光,間房剩下我一個人。我望住電視機裡面不知所云的新聞報導,好希望這是一個惡作劇而矣。可能當我打開房門,外邊的人就會跟我說生日快樂,唱生日歌。
但我又好怕,如果把門打開後,就會得悉呢個世界的真相。與其係這樣,倒不如一世躲藏在這房內,起碼不用面對殘酷嘅現實。我望著圓球形嘅門鎖,不知為何,想起了碌拎。
碌拎其實是我嘅一個同班同學。佢全名叫陸小玲,所以被人改咗呢個暱稱。有次,有個同學無端問我︰「喂,你中唔中意碌拎啊?」
「都幾咁啦。」我以為他在說保齡球的事。結果因為這句說話,就畀人傳我哋有路,傳下傳下,竟然弄假成真,最後我同佢真係走在一起。之後聽她說,是因為喜歡我說嘅爛Gag,所以先揀了我…
諗到呢度,我終於醒覺。如果無咗口語,我就唔會擁有呢段甜密嘅時光,我嘅人生亦都隨之而改寫,我,亦都唔再係我。就算其他人點諗都好,我一定唔可以放棄陪住我成長嘅語言。一定唔可以!
下定決心開門之後,我乜都唔理,一直衝衝衝,衝到出馬路中心先停低。我睇下街周圍,呢邊一捺金舖,另一捺又係金舖,而且,到處都人頭湧湧。
有個拖住喼嘅途人,好嬲咁走到我面前,乜都唔講,就捧起手邊紅噹噹嘅喼掟過嚟,我即刻避開。個嘅喼跌落地下爆開咗,入面黑蚊蚊嘅紙幾乎跌晒出嚟。
周圍嘅人見到咁嘅情況,即刻就衝晒出馬路,令到現場七國咁亂。好多人爭住執啲紙,但當中亦有啲人唔畀執,結果兩班人就打起上嚟。我係咁畀人撞嚟撞去,想走都走唔到。
呢個時候,我見到喺我前面無幾遠嘅地方,有個著住白色連身裙校服嘅人,企喺度郁都唔郁,皺起堂眉,好愁咁望住我。我認得喇,佢係陸小玲!你知唔知道,我有幾掛住你啊…
我一路大叫「碌拎!碌拎!」,一路推開身邊嘅人,可惜人實在太多太亂,我根本就行唔到過去。我只好離遠咁大嗌︰「話我知,點解…點解呢度會變成咁架?」
原本嘈到拆天嘅環境,突然間靜咗。我清楚咁聽到碌拎嘅回應。
「呢個…唔係你一直想見到嘅世界咩?」
我望住佢想喊想喊果個樣,呆住咗。呢個係我想見到嘅世界?點會啊,唔會架,件事唔係咁架…
突然間,有十幾個著住制服嘅人衝過嚟,將我好大力咁壓住喺地下。我連好痛兩個字都嗌唔出,因為佢地第一時間,就封住咗我個口。我只係覺得個胸口畀嘢壓住,呼吸唔到。
喺我窒息之前,我見到陸拎嘅眼角,流出咗一滴眼淚。
X X X X X
所有嘅故事,都有終結嘅時候。而一個故事嘅完結,亦係另一個故事嘅開始。
我擘大眼,見到囝囝成個人挨咗喺我胸口上面,唔怪得之會有種透唔到氣嘅感覺。我望望周圍,見到自己間房嘅物件,個心終於定返落嚟。頭先嘅夢雖然好誇張,又得人驚,但唔知點解,確係有種好真實嘅感覺。
我抱起囝囝,諗住同佢玩返陣,但畀剛剛入嚟嘅老婆阻止咗︰「你地仲掛住玩?就嚟夠鐘出門口架喇。」
「今日唔係放假咩?要去邊度?」
「你之前咪話想幫囝囝報個普通話Playgroup嘅,而家要去排隊拎報名表啊,遲咗就派晒架喇。」
呢排社會上面發生太多嘢,搞到個人好攰好緊張,我已經完全唔記得有呢回事。我望住老婆,諗起頭先喺個夢度,見到佢個校服Look,同埋佢講嘅一句說話,心裡面下咗一個決定。
「老婆呀,其實囝囝得果兩歲半,唔駛咁急上語言班吖。」
「嘿,我之前未咁講囉,佢連廣東話都未學識就掂其他嘢…係你唔同意之嘛。」
「得喇得喇,老婆大人,當我錯晒喇好未。」我望下窗個,好好太陽,於是就講︰「不如我地今日都出去行下喇。」
「但係天文台話陣間會落大雨喎…」
「唔駛驚,最多未落雨擔遮,死擋囉,哈哈哈…

全文 1905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一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作品
作者:沈家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