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二打六的話》

日期:2014年11月9日

我叫林信,係一個中三嘅學生。

身為一個低年級生,對於學校嘅行政真係唔係好應該依牙鬆鋼。
但最近,我真係唔係好頂得順學校嘅小賣部,嗰到賣既嘢食,真係好難食。
老實講我都唔祈求佢啲飯好似茶記咁有獲氣,但佢連最基本,煮一餐比人食嘅飯都做唔好 — 啲餸一時太咸,一時太淡,一時太油,一時太腥,又會落好多味精。有用花生呀海鮮煮既嘢,又唔會標明,令到對呢啲食物有敏感既同學發病。嘩,差到咁誇張就梗係投訴嫁啦,點知學校又同我地耍太極,話咩「我地聽到同學既意見」,但又一成不變。

係呢個時候我知道,講野唔大聲啲,學校係唔會聽到。
於是我同一班同我一樣對小食部有怨言嘅同學開始左一個行動,就係每日既午膳時間喺小食部出面抗議,希望逼到小食部同學校正視呢個問題,又或者好簡單,喚醒個啲同我地有相同諗法嘅同學,提醒佢地學校同小食部做過嘅野同有幾漠視我地既訴求。
抗議一開始,引起好大迴響,由於小食部係一個當眼處,好多同學見到我地都表示支持,但並無加入。直至到學校見事態嚴重,開始框住我地嘅所謂「
抗議區」,又恐嚇我地會記大過,係學校唔合理既情況下,就越黎越多人加入我地。

但學校,一直無回應過我地嘅訴求。

而今日,係抗議第三十五日。
但今日有啲唔同,因為有一個師兄,走過黎同我地理論。
佢係一個中六學生,佢投訴我地呢班學生係到抗議騷擾到佢。

「你就係林信同學啦嘛,我希望,你地可以停止抗議。你地咁樣做騷擾到好多同學。」佢嘗試溫和咁勸我。
「呢位同學,我好抱歉阻到你。但對唔住,如果我地唔咁做,學校根本唔會聽。」
「問題係你阻到喺飯堂既同學做功課甚至溫書。」
「係嘅,我承認會帶黎少少唔方便,但其實如果同學真係覺得有咩唔方便,可以將就去圖書館到溫呀。」
「將就?點解我地要將就呀?」佢開始有啲激動,「我想問點解我要將就一班唔代表我嘅人?老實講,我又唔覺得小食部有咩大問題,我只係覺得你呢班咁嘅低年級生係到搞搞震,粗俗啲講,就係係到搞屎棍。」
「你梗係唔覺得有咩問題啦,你食嘅係出面外賣嘅飯呀嘛,」我望住佢手上面揸住既茶記外賣飯盒,冷笑咗聲,「你都畢業落,你仲會介懷呢到啲飯有咩問題咩?」
佢有啲比我嚇窒,但又繼續講:「我再問你一次,你憑咩代表我地出聲?」
「咁你又憑咩唔比我發表我嘅意見?我想講,我無代表你出聲,我只係出我嗰份。如果你覺得我唔代表你,你有意見,大可以同學校講。叫佢開個咨訊會,聽下各位同學嘅訴求,而唔係過黎叫我地走,因為問題既根源根本唔係我哋到。我唔明白,點解次次要去到忍無可忍嘅時候先出聲,係咪要到小食部比屎我地食你地呢班人先肯出聲。」

係個刻,我知道,我已經收咗呢位師兄皮。
而當然,佢亦繼續嘥口水同我拗。而講黎講去都係個三督屁。

「問題係你阻住我,你唔代表我呀…….」

我後尾發現,點樣同呢個師兄傾,都唔會贏或者說服到佢。因為呢個人就係想食屎,而個決心好大,大到佢要走黎同我呢啲二打六嘈交;但我想話比佢聽我哋唔想食屎既決心都好大,甚至大過佢,犧牲我自己嘅時間係到抗議。於是,我放棄左同呢個師兄理論,我做番我應該做嘅野。佢見到我無應佢又繼續做番我既野,佢見耐唔到我咩何,就好無癮咁走左。

你總係無辦法討好所有人,叫醒扮瞓嘅人,但我相信嘅係,你唯一可以做既,就係心裡面揸緊你嘅中指,同揸緊你嘅宗旨。

全文 1162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一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作品
作者:Airolgeeykolo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