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我阿媽吾係女人》

日期:2014年11月9日

「你男人老狗,肥斯大隻,同阿婆爭關愛座?!」 著住背心短褲的阿叔聽完之後鼻哥窿出煙,一面無賴樣子: 「我偏愛鍾意坐呢度,你吹咩? 」 「哦,原來你腎功能有問題,腳軟吾企得,明曬!」佢劈頭又一句,鬧到阿叔塊面紅過紙紥公仔。 阿叔惱羞成怒甘講: 「好男不與女鬥!」 佢回贈阿叔一句:「男同女吾係淨係睇張身分證嘅…… 婆婆坐啦,小心啲。」呢一場阿婆勝! 「誼姐,咪行甘快啦!」 走出地鐵車廂,我急急腳追住佢。「我慢?!你啲龜速可以破健力士紀錄啦! 」
呢個岩岩係度申張正義、以光速行路嘅就係我阿媽。不過佢一路都吾鍾意我叫佢阿媽,嫌甘婆婆媽媽,而我都吾系好覺佢有做阿媽嘅 DNA 。
「喂,勇哥,點解今朝啲貨甘吾新鮮架? 特別係啲鯇魚,你好交代清楚!」 誼
姐開門見山,完全吾怕得罪人。
「唉,來貨遲左我都吾想架…… 」誼姐嘅氣場令一向聲大大嘅 勇哥都吾敢
駁佢。「大人吾同小人計,誼姐,無下次! 」勇哥拍曬心口保證。
「我俾面春嬌, 今次就算啦! 」我地走之前誼姐放下一個膠袋,「係呀,八寶
糭,幫我俾佢啦。」再提勇哥: 「下個禮拜我黎同佢剪頭髮呀! 」「好呀, 佢哦左
我好耐啦。」
返到粥店,出奇地少客人,我食住炒麵問華叔: 「禮拜日啲人去左飲茶?」「點會呀,佢地去曬街口間楊記姐……」 清潔嘅寶姨加入論壇。華叔滿臉問號,不屑甘講: 「楊記邊有我地甘好食呀,淨係誼姐炒麵都贏佢九條街啦! 」 無錯,正是我出牙開始食到依家面前呢碟麵,絕對係食麵多過飲奶。遺憾我係地獄廚神, 一啲都得吾到佢真傳。
餵包自己之後,我滿腹疑問番屋企打算搵珠女傾下心事,點知就係樓下撞到珠媽。佢細細聲問我 :「呢排生意係咪差左?」 「點解甘講?」 我問。「街市賣魚嘅大眼明話誼姐間義記入地溝油,所以先賣到甘平……」
「豈有此理!」 「啪!」一聲,張飯枱差啲被分屍。誼姐夜晚食飯聽完珠媽甘同佢講,額頭即時鑿上「我真的憤怒了!」。 「我都係聽返黎咋,我知你份人係點,費事你同人嘈所以先吾同你講,點知嗰班人信到十足十……」「媽—」 珠女怕珠媽愈爆愈多,無得食番餐安樂茶飯 「—食魚啦…… 」「係,就係賣魚個大眼明講嘅! 」珠媽「啪」多聲,張枱又裂開多兩毫米……
「佢係楊記個女婿嘅表哥…… 成件事係夾埋嘅!」 珠媽突然瞳孔擴張, 開竅大叫。珠女眼仔碌碌:「哦,明曬! 」 珠女珠媽表情一致,真係失散左都認得番。
「誼姐……」 我睡眼惺忪摸出去,拎左件外套俾佢: 「凍呀。」話到嘴邊只剩低兩個字,唉,又諗起佢嗰句: 「吾準婆媽!」 「得喇。」佢都係兩個字,然後好瀟灑甘出左門。應該有差不多二十年了,準時三點返鋪頭,煲定粥底,點齊貨,就是嗰煲粥、嗰碟麪,湊大左我呢條化骨龍。
好奇怪,間間粥鋪會賣埋甜品,誼姐偏偏吾做。「好嘅野吾駛多」,佢甘解釋。「其實佢吾想聞到紅豆沙嘅味,諗番起佢……」記得珠媽私下曾經同我講過。噢……我諗起細個靜雞雞放學去食紅豆雪條, 仲試過俾華叔撞到,好彩佢肯幫我保密姐,吾係就成爲左籐條下個舊豬肉。
「佢死左。」呢個係誼姐唯一俾我嘅答案, 從此絕口不提"佢"。「呢種人早死早著,咪累街坊!」 珠媽鬧得甘狠嘅樣真係諗起都心寒…… 於是 "阿爸阿媽" 兩個名詞一律係我細個"被隱形"。
「耳仔入水啦!」 春嬌一叫,我先回一回魂。「對吾住,我……」 「無事無事,我幫你。」誼姐接過花灑,釘左我一眼:「 亞男! 」「我去掃地。」我避開誼姐嘅眼神,去揾掃把。「嗯,洗好啦。」誼姐扶起春嬌,吹乾埋頭髮,春嬌對住塊鏡,照完又照: 「都係你手勢最好!」 我好奇誼姐係咪做過學徒黎。 春嬌有個新髮型, 滿面紅光,一啲都吾似已屆花甲之年。反而誼姐已經挨到殘曬……佢安慰我,話呢啲係人生閱歷嘅痕跡喎……
「膊頭仲酸吾酸?」誼姐順手同春嬌揼兩揼,幫佢鬆鬆。 「得人恩果千年記,吾係春嬌當年幫我,我邊挨得過 …… 」誼姐講過春嬌嘅恩,我地呢世都報吾完。「宜家只係照顧下佢老人家,同佢傾下計,算得啲咩……」
「誼呀,我同你講,鳳凰嗰個經理阿才真係吾錯架……」 春嬌又想做紅人喇。 「嗱,再講下次吾同你飲茶喇!」誼姐帶過話題,「我教你嗰兩式有冇練啊?」 「吓,幾時嘅事……?」春嬌係腦海裡搜尋中…… 似乎"網頁並不存在",完全無曬印象。「我再示範多一次啦。」誼姐擺好個陣,唸出口訣: 「呢招攬雀尾式…… 陰陽配備最稱神,攬雀尾勢推四正。世人練得圈中妙,真能四兩撥千斤。」果真四兩撥千斤!
「你老娘,我,係食過夜粥架!」 十歲嗰年嘅陳年記憶又再掠過,嗰次誼姐單靠一把雨遮就擊退嗰班金毛仔,魚蛋金毛仔仲保證我地有一世免費魚蛋食添! 誼姐真係 「入得廚房,上得擂臺」, 托佢嘅福,好多街邊行乞嘅人多左免費魚蛋食,「反正吾駛錢,咪益下人囉! 」
我完全無諗過要去揾 「死左」 嘅老竇,或者揾個新老竇,因爲我從來吾覺得缺少左啲咩。誼姐可能吾係最剛、最強,但佢一定係最韌嘅:「誼姐,你係最 Man 嘅!」
地鐵上…… 「男人之家,肥斯大隻,同阿婆爭關愛座?!」 誼姐忍吾住又得罪人。座位上著住背心、似曾相識嘅佢抬起頭,兩個異口同聲講左句: 「又係你……?!」

全文 1598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一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作品
作者: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