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粵語覺醒》

日期:2014年11月9日

粵語包含左豐富嘅內涵,只係一直俾主流思想忽視晒。呢度講嘅忽視,體現喺口語、俗語、歇後語,仲有令無數斯文人搖頭皺眉的粗口。好多知識分子都認為講粗口的人一定係粗人,係冇教養嘅低俗人。呢一種刻板嘅印象喺香港實在係屢見不鮮,佢嘅根源其實喺由香港人的自我貶低而黎。
呢種自我貶低可以由粗口講起,語言係文化嘅一部分,但係點解粗口,甚至廣東話會俾人歧視?呢一層可以借用陳雲喺《中文解毒一一從混帳文字到通順中文》嘅例子,俾大家參詳下。話說,當年米開朗基羅嘅作品大衛像黎到香港展出嘅時候,俾香港一啲參觀展覽嘅人向淫審處投訴,於是大衛無可奈何咁樣就俾人列左做二級淫褻物品。果啲人完全忽略左雕塑展示出果種力同美嘅有機結合,只係將自己嘅目光集中喺雕像嘅其中一個部分。不過咁樣亦都引證左一啲觀點:有文化嘅人睇咩都可以發掘到一啲文化嘅內涵;而冇文化嘅人睇咩,都只會用奇異嘅目光,覺得所有佢地睇唔慣嘅野,唔使問阿貴──就係嘩眾取寵。最搞笑嘅係粗口會影響電影三級制評級,所以一句粗口都冇嘅黑社會、警匪片亦順利成章咁出現左啦。
仲有,香港出現左一種令港產片發燒友唔知好笑定好嬲嘅情況:格硬將地道嘅港產片配國語配音。無論嘴型對唔對到,講嘅意思係咪一致,製片公司都好似有左強逼症咁(其實大家都知係為左遷就十三億嘅市場口味),死命要將港產片配國語音。當然,我並唔係要提倡乜野「粵語高等論」或者「普通話歧視論」,而係想講,粵語冇辦法完美咁轉做普通話──任何一種語言都冇可能,所以翻譯嘅書始終都冇原文咁過癮──與其生硬咁搬字過紙,逼觀眾忍受兩個鐘唔啱口型嘅腹語表演,不如做好啲個字幕,等觀眾享受原汁原味嘅對白咪仲好!
理解、重視粵語嘅價值只係第一步。唔單只係粵語嘅保育意識要覺醒,本土意識都要一齊覺醒。其實五四運動之前,中國文學已經唔會避諱用口語黎寫野,好似《水滸傳‧武松打虎》咁,唔好話用口語俚語,粗口都有,但佢依然係中國嘅四大名作,係因為佢內容嘅魅力。呢樣係香港人應該要思考嘅問題,亦係必須要面對嘅問題。
五四運動之後,大把人開始試下用方言黎寫作。就係唔知點解咁憨居,時至今日,用粵語寫野反而變左一件大逆不道嘅事。如果喺公開考試中文寫作部分「我手寫我口」,恐怕改卷嘅老師唔會識欣賞。用粵語黎寫野,會令文字嘅傳意能力發揮得更好:如果係寫小說,寫出黎嘅人物會更加有生命力;如果係寫散文,作者嘅語氣同意思亦都可以完整咁表達出黎。當然,如果寫得唔好,睇落會覺得好囉唆;至於詩歌,其實粵語詩都唔係一啲咩創新嘅諗法,香港本地嘅詩人由三四十年代抗戰時期已經用粵語作詩、刊登、出版,近啲嘅詩人就有崑南,佢嘅〈金毛吟——旺角怨曲〉組詩可以話係神作。書面語、口語夾雜,塑造左一個形象鮮明而又真實嘅金毛仔出黎,「金毛仔為何獨獨/為何發呆/(車,你講嘢)/他媽的為何為何爸媽都死Q晒」、「仆掛強為了條女斬人/ 死靚妹為了條仔燒炭」等都係地道香港人熟悉嘅語言,好似一個真嘅金毛仔喺你面前,講緊佢自己真實嘅故事咁令人覺得有共鳴,咁有血有肉。
漢樂府詩《孔雀東南飛》寫:「雖與府吏要,渠會永無緣。」呢篇文學史上最早嘅一首長篇敘事詩用左個「渠」字,「渠」即係我地而家講嘅「佢」。果時已經會用口語作為文學嘅表達形式,現代人反而倒退。其實香港仲有好多鍾意用粵語寫野嘅人,但係喺呢個教育制度之下,除非係作家,可以出書,用口語寫成本書,否則只可以呢喺屋企,喺網上發洩自己嘅憤怒。最慘嘅係,就算出到本書,人地都唔覺得係文學。要令粵語自我覺醒,需要而家呢一代人同下一代人嘅清醒,改變而家嘅觀念。
香港人基本上由接受教育開始,已經將英語放喺粵語嘅上一級,到而家,普通話又壓喺粵語頭上。連學校老師都認為,學好英語、普通話比學好粵語「有用」。早排有報紙報導,而家香港嘅小學生唔識聽廣東話,人地問咩叫「拍烏蠅」,佢地以為係講地方好邋遢,連默書都要用普通話讀先識寫。
「我手寫我心」嘅講法講左成萬遍,先終於喺近二三十年漸漸喚醒左香港人。由網上討論區嘅「潮文」去到陳冠中嘅《香港三部曲》,再到LMF、Tonick等嘅本地樂隊興起,香港人對粵語嘅態度逐漸變緊。而家一部分人終於唔多唔少有啲覺醒,發現番粵語可愛嘅地方。粵語嘅俚語往往生動得黎又具體,例如由上個世紀中英夾雜嘅警察術語「砌charge」變成嘅「砌生豬肉」,用黎話人砌詞冤枉別人;「督背脊」就係趁你轉過身果陣,指指點點嘅形象,話人喺人背後攻擊人;「牛頭唔撘馬嘴」幽默咁用兩種動物嘅分別,黎表達兩個人之間講嘅野九唔撘八。
粵語文化嘅興起,引發社會對用書面語及定口語嘅爭議。以往,粵語都同文學有緣冇份,到而家開始受到香港人嘅重視,的確有改善到。但係呢啲只係一小部分嘅人,粵語已經接近瀕危嘅邊緣,粵語嘅保育仍然係任重道遠,需要我地每一代人嘅覺醒。我地唔可以拋棄我地嘅文化,令粵語繼續俾下一代誤解。

全文 1737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一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作品
作者:龎頌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