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講金港心》

日期:2014年11月8日

九二八,係好多人心目中只不過係平平無奇嘅日子。返學嘅返學,返工嘅繼續返工,總之就係各自忙住自己手頭上嘅事。但係,係金鐘抗爭嘅一班佔領人士係呢一日成為咗「雨傘戰士」。嗯?乜唔係和抗爭咩?點解做咗「戰士」?因為九二八嘅夜晚,警方向和平理性嘅佔領人士投放咗催淚彈。
當時我先啱啱練完舞,係返歸途中不停碌電話,睇到好多影防暴警察岀動嘅相,初時我仲諗「靠嚇架啫?」然後一笑置之。點知到我返到屋企,見到爸媽企哂係到望住個電視。我行埋去一齊睇,一睇就見到警察同市民對峙。眼睛將呢一幕幕咁植入我個腦袋,然後心跳不停加速,令到我有少少想喊。
「點解?警察唔係應該保護市民架咩?」
警察維持秩序,我明白; 但後來暗角私刑單嘢佢哋又點解釋?維持維到咁真係第一次見,一晚推翻警察係我心目中嘅形象。
我問我老豆老母「如果我宜家岀去示威,你阻止嗎?」「阻咩止,你都十八歲你自己揀。」
「⋯⋯⋯⋯⋯」呢一刻,我沉寂咗好耐。
一直以嚟,老豆老母嘅政治立場唔明確,
但可以知嘅係,將近嘅五十歲佢哋經歷得比我多。識字不多,但卻見識。我係whatsapp到通知我要罷課,佢哋支持我嘅決定;我話我去集會,佢哋又話要去。親友話我去佔領冇柒用,佢哋幫我辯護。咁嘅父母,夫復何求呀?
雨傘運動已經持續咗一個月有多,你又有冇親身落過去感受下呢?
係佔領區有好多你想像過但未曾感受過嘅事。
朝早係佔領區會有人派早餐派水派報紙,晏就會叫你一齊清潔一齊派濕毛巾,我仲記得有個男仔派退熱貼,派到一包有公仔嘅俾而且仲大叫「嘩你中獎呀」,oh my gosh!狗屎運嘅我竟然中獎,難忘。夜晚訓街有人唔聲唔聲放幾把遮幫你擋雨;執垃圾會有人為你鼓掌,你會感到自豪;當你唔見咗嘢,第二日返去揾會見到原封不動咁等你接佢走,而且會有好心人附加失物紙條。你可能會驚訝,但不用感到陌生。老實講,我讀孔教背咗咁多年「禮運大同篇」都唔明佢講乜,但今次雨傘運動我明白咩叫「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是為大同。」
有人話佔領班友仔收錢,我話講呢番話嘅人白痴。成件事只對焦係金錢上,物資係邊到嚟、係咪外國勢力俾錢、經濟損失幾大,「窮得只剩下金錢」。挑,我心諗嚟少啲自由人我哋都謝天謝地。
如果你有親身去過佔領區,會發現到每個佔領區都有幾種人:第一種、沉默爆發型,靜靜咁坐係佔領區到做自己嘢,人哋行過俾物資佢哋佢哋就接,唔俾就唔拎,問到有咩想講就話「689條仆街速速落台」,很有趣嘅一種人; 第二種、埋頭搏殺型,行動勝過一切,開口埋口屌那星。警察嚟、有人搞事就做前線保護後面,同佢哋一齊去執垃圾山時佢哋真係乜都唔怕,佩服。第三種、樂在其中型、訓街咪訓街,執垃圾咪執垃圾囉,笑下笑下就完成(我就係呢種,哈哈)但都有種人係會不停郁手郁腳非禮打人、拆嘢偷物資、問候佔領人士全家十八代,然後又間哂記招「擊鼓嗚冤」,well..呢種係邊類就由大家去冠名。
無論你支持定唔支持,呢個雨傘運動的確激起咗香港埋藏已久嘅「香港心」。你話年青人無上進心,你話人人為錢買命,你話「獅子山下精神」已死,我哋都講「香港人已醒」。只不過有人想用「築牆計」整熄團火,壓住班學生。come on james!宜家係科技發達嘅2014,我哋都有「過牆梯」架。
辛亥革命、五四運動,每次都係由一班學生走到最前,護航嘅人少之又小,慢慢咁領著人民一步走向一個新時代; 今次,我們應該要企岀嚟保護呢班俾時代選中嘅學生、市民。如果「時勢造英雄」係形容呢班捍衛香港民主嘅香港人,咁「英雄靠時勢」就係呢班前線勇士嘅香港人!要俾平日稱王稱霸嘅官商知道,你用得官威蝦我哋,我哋就用民怨同你哋算清楚。
呢一刻,我真係好想拎住我張香港永久性居民身分證不停大叫:「我愛香港、我係香港人!I LOVE HONG KONG、I AM HONGKONGER !」我相信你都會跟住我一齊叫。

全文 1318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一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作品
作者:北小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