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講數》

日期:2014年9月14日

好中意睇徐克旣戲《七劍》。齣戲講述清朝某年,朝廷出左禁武令:為免百姓作反,凡平民中,懂武功者,格殺勿論。七位劍客反抗,力拼頑敵。最後講到七劍揮鞭直指當時旣權力同政治中心----皇城,誓以“砍頭也不回頭”旣姿態向當權者進諫,希望結束呢場殘酷旣政治殺戮。驟眼睇,七劍肩負乾坤,頭頂日月,聚萬民希望於一身,好不英雄氣概!殊不知,從出發旣一剎那開始,我已經睇出佢地英雄末路旣結局。
何出此言呢?好簡單,去同人講數,咩籌碼都無,講鬼講馬咩!有人話,唔系呀,七劍好好武功架,呢個都係講數旣籌碼來,你估對方唔驚架?係呀,七劍係好武功,不過你都唔好當滿朝文武同御林軍係流野先得架,就算單打獨鬥無你咁好武功,人地蟻多都螻死象啦!再者,皇城係人地主場,咩機關,咩門路,你都未清楚,慢下手,隨時出師未捷身先死呀!當權者衡量過七劍旣籌碼之後,莫講話講數呀,見都廢事見你班友啦!
咁七劍咪即係無嗮機會?非也!除非發生以下呢兩件事,就有得傾啦:進諫,告御狀,又或者叫上訪,要想成功,首先要有個明君例如李世民呀,康熙呀又或者有個位高權重旣賢臣例如包拯,寇準等等。如果無,進咩諫呀?告咩御狀呀?上咩訪呀?到時俾人捉住你,反咬你一啖,話你搞事,話你癡線,甚至話你作反,要抄家滅族,你就唔死一身潺啦!
另一個方法就係未去講數之前,先增加自己旣籌碼。呢個方法係最實際同埋最有效旣。比起上面講到方旣法要穩陣,因為明君同賢臣真係唔輕易俾你見到架,你估做大戲咩,咁易俾你係八皇爺面前攔轎喊冤!點樣增加自己旣籌碼呢?最直接就係睇下對方最想要咩。如果,對方想要旣野,
“咁啱得咁蹺”係你手上,咁就有商有量啦!如果對方一尐都唔使買你怕,就話同你有商有量,講你都唔好信啦,依家講緊旣係政治對手呀,你估你屋企人呀!最能說明問題旣例子係“完璧歸趙”:秦昭襄王話願意出十五座城池換和氏璧,趙國文武百官都無人信啦!不過人地大石砸死蟹,你小小一個趙國唔去同人地傾又唔得。當時,趙國個談判代表藺相如係咁講架:“秦國用十五座城池來換一塊碧玉,呢個價開得夠高。如果趙國唔應承,就趙國錯,大王將和氏璧送過去,若
果秦國唔交城池出來,咁就秦國錯。寧可答應,要秦國背負呢個錯。”講到呢度,大家會唔會覺得個情況有尐似曾相識呢?
係啦,就係似中央開聲叫泛民北上傾“政改”咁!邊個係大石,邊個係蟹,都唔使講啦!泛民唔去,人地就話泛民唔啱,有得比你“傾”你都唔傾。但其實對方旣誠意同秦王不遑多讓。為免予人口實,去,仲係要去,不過就要學下藺相如了。藺相如係整個談判過旣程中,先將和氏璧旣主權呃返來,然後靜雞雞叫心腹帶返國。即係將對方想要旣野牢牢咁掌握嚮自己手中,然後再絲絲然同對手講數,咁做,就算咩野都贏唔到,都唔會輸。以敵強我弱旣形勢下,可以力保不輸,將交易拉倒,其實已經贏左!仲有,秦王換碧是假,實質係想試一下趙國旣態度同力量。用今日旣話來講,即係“試水溫”!中央今次推“政改”,亦係想試下香港旣“水溫”!若果香港人企硬,死都唔要“袋住先”方案,並將對方最唔想發生旣“佔中”旣主動權握嚮手中,以咁旣姿態去同對方傾,對手就有所顧忌了。
上次中央“試水溫”是 2003 年,其實中央無諗過會一鋪過可以實施二十三條立法架,但當時點都要先試一下港人旣接受程度,睇見香港五十萬人上街,一副寧死唔嫁的烈女咁款,唯有作罷!
事隔十年,呢十年中共已經嚮香港落作好多“藥”。對方睇來係志在必得了,相當於秦王心態。如果泛民好似藺相如咁,不得城池勢不放棄碧玉,不得真普選誓不放棄佔中(當然亦可以係其他比佔中更有效旣方式)。咁中央就唔敢霸王硬上弓!相反,如果泛民好似七劍咁,心口得個勇字,不但無功而回,而且慢下手會俾人招埋安添!
香港依家旣民主勢力,橫睇掂睇,都係勢單力弱。想同“強國”講數?
第一,“強國”裡面既無明君亦無賢臣。想憑三寸不爛之舌去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簡直係癡人做夢!
第二,如果主動放棄佔中(或其他抗爭方式),就連唯一可以贏旣機會都無埋。如果堅持無普選,就佔中,亦會出現以下呢兩種請況:前一種:武力鎮壓,玉石俱焚。之後國旗一巹,壯士變英魂,市民變鵪鶉!從此解放香港,祖國河山一片紅。“港豬”繼續享受繁榮安定旣生活!
後一種:當“強國”見到香港人又做烈女,死都無肯“嫁住先”,廢事搞大件事,唯有讓步。嗱,嗱,嗱,唔好以為對手讓步俾你呀!千祁唔好咁天真呀!對手係就係讓步,不過就讓步俾建制派。到期時,佢地自會安排建制旣人上去北京,然後北京會自動“鬆一章靚牌”俾建制。到時,建制又“成功爭取”了!個陣時,功,就建制領,鑊,就泛民孭,爭取到旣普選就“港豬”享受!
咁即係話,佔又死,唔佔又死?基本上係架!一隻蟹同一舊大石講數,係咁“屈機”架!除非叫多幾隻,幾十隻,幾百隻,甚至乎幾十萬隻蟹,一起出黎反抗,咁香港就有一條生路啦!

全文 1675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一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作品
作者:陸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