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廿八座大王》

日期:2014年8月13日

我好想同你講:「上年係我廿三年以嚟過得最快樂嘅一年,因為,我識咗住o係廿八座嘅你。」
我,有冇機會搵返最初嘅感動呢?
二零一四年五月廿三號,你由廣州出發,到咗大陸鄭州暫時落腳。我收到你報平安嘅短訊:「呢度啲旅館唔肯收留無大陸身份證嘅香港人呀。半夜一點都趕返我出嚟,去到邊都係廿八座大王...... 」
係,佢咁樣就已經算係報咗平安嫁喇。我收到佢嘅短訊,都算係萬幸。
「廿八座大王?乜水嚟嫁?」我心諗。就憑我對依條毒撚嘅了解,佢所用嘅日常詞彙,多數係由香港熱門討論區高登裏面學返嚟嘅。我即刻用電腦o係香港網絡大典搜索吓依條友究竟乜野來頭。
我o係網絡大典嘅搜索欄到打:「廿八座大王」。
網絡大典顯示:「宋本中,香港電影工作者。宋曾參演多部與黑社會題材有關之電影作品,尤以低成本製作《三五成群》中暴戾成性的「廿八座大王」最為年輕網民所熟悉,更因此被冠以「大王」的綽號。」
「乜Q電影嚟嫁?聽都未聽過。」《三五成群》﹖好似都冇o係戲院上過。
我click入電影《三五成群》嘅連結,有個電影介紹:「電影中神仙B與阿俊爭吵的一幕最為人熟識......」依一幕仲整咗唔同款嘅字幕版本俾網民回味。
睇完之後,師父,明白了。哦,簡單啲嚟講,廿八座大王即係冇人識咁解。所以,我o係依個故事賜你「廿八座」依個外號,真係極為貼切。
三年前,我o係馬鐵站發現咗廿八座嘅你。
「大獲!就遲到喇!」我由烏溪沙馬鐵站飛奔去馬鞍山靈糧小學嘅人口普查統計站。
今年暑假係十年一度嘅全港性人口普查,政府請咗大批遊手好閒嘅大學生幫手上門逐家逐戶訪問。
七月天時暑熱,中午時份,太陽曬正頭頂,我著住套死人淺綠色制服,成隻軍曹咁,仲要咩住大大個紅色斜咩袋,行到身水身汗。「唉!熱死人咩!」我o係心入面咆哮。
「Oh,Shit......一點五十五分。」我立一立手上面隻白色跳字錶,好很焦慮咁穿過巴士總站。
「嗱......兩點正要準時返番嚟課室報到呀!」同我地一樣打份暑期工,岩岩出生嘅新仔老師放Lunch前提醒我地。
條街已經唔見有任何同袍嘅踪影。我雞咁腳衝去前面嘅斑馬線,有個同我著住一樣制服嘅男伙記入咗我視線範圍,佢企正o係斑馬線前面,等緊綠色公仔燈蒲頭。

我同佢愈嚟愈接近,對眼好似Scanner咁上下掃視佢全身。
「嘩,咁鬼似陳海洋嘅。」陳海洋係我嘅中學同學。同我有50米之隔嘅佢,有一頭長長地嘅攣毛,戴住副最Basic嘅黑色粗框眼鏡,臉長長,未行到埋去,都仍然係「猜猜我是誰」。
佢左望望,右望望,跟住擰轉頭,同我對Scanner眼接上咗。發現到我依個同類,佢個樣有啲意外。我將對眼咪到有幾矇得幾矇,成條線咁,嘗試對焦佢嘅眼耳口鼻:「究竟係咪陳海洋呢?」
佢眼甘甘咁望住我,我又啤到佢行一行。十步、九步、八步......我逐步向佢逼近,終於睇清佢嘅真面目。
「車,都冇忽似。」根本唔係嗰回事。
我收返對佢嘅注目禮,扮曬冇事發生。點知,佢笑曬口同我打招呼:「Hi!」
唔通我o係邊度同佢有過一面之緣﹖
「Hi!我識你嫁﹖」我扮曬有禮貌應返佢。
「唔識呀。我見你望住我之嘛。」佢不以為然。
「噠噠噠噠噠……」綠色公仔著燈,我地並肩行過馬路對面。
「哦,你遠睇好鬼似我中學同學。」
「係咩,我以為我生得靚仔。」佢好自然咁將啲咁不知廉恥嘅說話講出口,我睇唔透佢係講笑定真心自命不凡。
我憑自己嘅主觀判斷,佢係冇一忽俊。
「嘖。」我翻一翻白眼,示意有啲受唔住佢咁浮誇。「喂,行快幾步啦,遲到喇。」
掛住同佢傾計,拖慢曬我嘅節奏。
「遲到姐,怕咩。」佢跟住我嘅步伐,行快咗幾步。
雖然我同佢只係岩岩先識,連對方個名都唔知,但對佢完全冇反感,反而覺得一見如故。我唔肯定乜野叫一見鍾情,但就o係廿八座出現嘅一剎,一種熟悉嘅感覺油然而生,同我素未謀面嘅佢,從此走入我嘅生命。
「今日嘅訪問問卷已經檢查好曬,冇問題嫁喇,聽日再見啦!」組長已經準備就緒,等待分針指住搭十二嘅一刻。
「六點正。收工。」我地將啲文具、外出訪問用嘅物資歸位,排隊簽走。
「你行返屋企﹖」原來廿八座o係課室門口等緊我。
「係呀,你都係﹖」我覺得奇奇怪怪,我同佢又唔熟,傾過幾句計姐,等我做乜﹖
「我行去馬鐵站呀。」
「o係度行去烏溪沙個站近啲喎,同我行返去馬鞍山站相反方向嫁。」
「唔緊要啦,我同你一齊行都得。」一個小小嘅決定,足以改變大家嘅一生。
我地嘅邂逅,係最簡單舒服嘅一日。我同你,有住相同嘅頻率。點樣先可以,返番去「人生若只如初見」嘅時候呢﹖
「想搵一份感情唔難,想搵一個結婚嘅人都唔難,但係要搵一個頻率相同嘅人真係好難。」
「點解你咁識笑嘅﹖我講乜你都笑。」你望住我笑,都會不期然跟住我一齊笑。
「你o係我身邊氹我笑嘛。」我想話你知,我有幾愛你。笑容,總係令人念念不忘。
或者,我地擁有過好似流星閃耀飛過嘅十五日,就已經當係過咗一世。天梯依個故事,始終係一個童話,我地點都要面對現實。
「我冇辦法忘記你嘅笑容,原來要將笑容留住,好難。」多謝你肯同我坦白,可惜已經無辦法返番轉頭。
唯有同你定一百年嘅約,預約定大家嘅下一世。
「時間就係最好嘅合約。 」
中東附近地區局勢持續都好唔穩定,廿八座唔知邊度嚟嘅勇氣決意要去伊朗探險。
每當新聞報導有關中東地區嘅狀況,我嘅專注力就會自不然轉咗過去。
電視裏面個新聞主播報導有關消息:「2013年,中東地區出現咗更多嘅動亂,好幾個國家都爆發民眾起義。而以色列領導人最擔心嘅係結束伊朗涉嫌進行核武器項目嘅努力。
好少人相信伊朗真係會放棄佢否認存在嘅核項目。特拉維夫國家安全研究所嘅坎姆認為......」
你知會我已經買咗機票、辨好簽證,準備離開。我擔心到死,但你去意而決。
「你幾時去伊朗﹖」
「聽日。」
「咁快﹖」
「愈快走愈好。」你成日同我講「生於僥幸,死於意外」,今次一心要死o係伊朗,想盡快離開依個傷心地。
「我聽日陪你去機場。」唔知會唔會係最後一次見面呢﹖我唔信佢會咁易冇咗條命,但聽落係有啲危險,我想去送行,好好講聲再見。
「咁使咁麻煩,好快上機。」佢決心一走了之,對我已經冇任何寄望。
「唔得呀,聽日四點大圍等。」我堅持。
「嗯。」
平時,只要我地一走埋一齊,就會嘈怨巴閉。但今次,我地都開不了口,我甚至唔敢去直視你一眼。你決定咗要走,暗示你唔再對我有任何留戀。一日一日咁過去,你等到今時今日,我始終冇將我同我男朋友嘅關係處理好,我有預感,你真係選擇放手,唔再留o係我身邊。
機場巴士經過青馬大橋,我望出窗外,夕陽西下,預視住你將會o係我生命中淡出。
深怕你會從此消失,唯有緊緊咁捉住你隻手。
我一直陪著你,睇住你排隊check in。你冇行李要寄艙,成個過程好快就搞掂。
「差唔多入閘喇我。」你同我講。
我捉到你隻手好實,一齊行去東面個離境大堂。
「都未夠鐘。」我一路行一路話,「仲有時間。」跟住愈行愈慢,想將你拉停。
你停低咗,面向我,捉住我對手。突然一拉,攬住咗我。
我成個呆咗,唔識反應。
「你搞到我唔捨得走。」你話。
我都唔捨得俾你走。我任由你,緊緊咁抱住我。最後一次。我o係閘口目送你走,就好似我地岩岩識嘅第一次。最後一次講再見喇。
你要走,好似係我將你逼到走投無路。估唔到,帶住生無可戀嘅心情出發去依個伊朗之旅,會令你下定決心,狠狠咁將我dum低。
我收到你由伊朗寄俾我嘅postcard。你o係背面寫住:「最後一張明信片。」
仲以為一切都o係我掌握之內,只要成功說服男朋友分手,等你返嚟,我地就可以重新開始。
之不過,世事嘅野唔一定如自己所願。
「點解唔可以一齊﹖」我毫無尊嚴咁問咗一次又一次。
「你唔適合我。」我得到嘅回覆就只有簡單嘅一句。
反正已經冇野可以輸,又想挑戰下自己,於是就同死黨呀琳去西藏畢業旅行。
o係火車上面,我地識咗五個都係岩岩畢業嘅香港男仔。
我地終於都嚟到依次行程嘅重點,有「天湖」之意嘅納木措喇!
「我地要o係納木措露營!」佢地萬分雀躍。
「好!就o係湖邊紮營過夜,等日出!」
麵包車駛入納木措風景區。沿途放眼望過去都係一大片平地。
「嘩,得片空地,無遮無擋,點露呀? 」
「入夜之後凍到得零度,咁死大風,仆街嫁喎。」
「咁點算﹖」
「訓camp site啦。」
最後,我們o係設備簡陋到得張床嘅營舍落腳。放低曬啲行裝,我地即刻起行,務求要趕o係日落前,行到上去對住納木措嗰個小山坡頂,捕捉太陽消失於地平線嘅一剎。
為咗睇到日落嘅一刻,我以無比嘅意志緊隨其後,趕上咗佢地,到咗山頂。過咗冇耐,呀琳都趕o係日落之前登頂。大家最後聚埋一齊,欣賞依個咁難能可貴嘅納木措日落。
太陽逐分逐寸咁降落到湖面,穿過地平線,好突然咁o係下一秒,消失。湖水因為冇咗太陽嘅熱力,湖面o係短短幾秒間凝結成冰。黑夜降臨,成個空間一下子變得一片荒涼。依個畫面實在太震撼,完全感受到大自然嘅威力。
我地坐o係大大小小嘅石頭上面,個個一副既滿足又感動嘅樣,不斷讚歎眼前嘅景象真係好靚好靚。
睇日落,的確係一件好浪漫嘅事。
曾經,你同我說過:「其實o係邊度睇嘅日落都係一樣,同邊個睇先係最重要。」
你曾經o係高雄旗津陪我睇過最美麗嘅日落,多謝你。
我成個腦一直諗住我好掛住好掛住嘅你:「如果依一刻,我可以同最愛嘅你一齊分享依個日落就好喇...... 」
遺憾嘅感覺好快咁流遍全身,一股熱氣由心臟直湧上淚腺,我個心難過得愈跳愈快,呼吸開始變得困難。依一刻,我覺得自己乜野都冇曬,我毫無保留咁盡情喊,好想將啲情緒發洩曬出嚟。
我曾經嘅最愛,最後選擇離開。我冇身邊嘅團友咁好彩,有機會好好去珍惜身邊最重要嗰一位。
經歷過納木措日落,成個旅程最大嘅得著係,我終於肯定自己願意去放低你。喊過之後,所有遺憾、執著同不捨都隨淚水沖走。以後,要好好去愛自己。就係咁,我將遺憾留咗o係納木措,亦重新搵返自己,令我未來嘅路變得完全唔一樣。
其實,只要真心相愛,大家陪住大家,無論o係邊度,都會幸福到瀉。嗰份甜蜜唔一定要一齊睇到納木措日落嘅燦爛先能夠得到。快樂嘅關鍵,唔係要去邊度,而係邊個o係身邊。
成個旅程入面,間唔中會閃過依兩年間同你經歷嘅一幕幕片段。最後,我地都係去唔到,講好嘅目的地,西藏。唯有,將記憶永遠留o係雲南雨崩村,同埋四川嘅稻城亞丁,一個我地曾經一齊經歷、令我永遠無法忘記嘅十五日之旅。

全文 3378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一屆徵文比賽作品
作者:林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