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從紅色線到藍色線之間》

日期:2014年8月12日

偉大的作家米蘭.昆德拉說過︰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唔男子的思量是否讓上帝竊聽了,他聽到了一絲隔空的笑聲 ——
「唔理得咁多,今晚上帝黎爆我菊都唔可以阻我訓教。」
又一天活得像頭騾之後,終於能把腦袋躺平。思潮如泉湧︰思量著星星是否都給予仰望者光芒?上帝是否都給予仰望者有約定好的休息?如果上帝真的存在,為何要創造工作這玩意?為何不阻止俾斯麥發明保險這種邪惡契約?他在窗框的邊上投出懇切的目光,祈求明天的「捽數」和「照肺」不要太過激烈。只是那懇切的目光都在隔壁高尚豪宅的外壁上反彈出去了,他放空思量,把身體沉進被窩裡,嘗試調教著鬧鐘在明早的吆喝聲不要太兇悍。
早已閉緊的百葉窗戶滲進了陣陣的寒風,一個老人家輕輕地坐在他的床邊,白髮白鬚白袍被月光曬得閃閃發光,溫柔的目光像呵護著自己的嬰孩一樣,然而床上的傢伙還在像起動跑車的引擎一樣打著巨大呼嚕。老人家搖了搖頭,舉起了兩隻手指,像勝利手勢一樣……
「唔…唔唔啊!」男人眉頭一皺,在窒息致死的邊緣之中彈了起來,發現自己的鼻孔中插著兩根手指,他以為為自己被打劫了。
「嗨。」老人家把手指往身上的白袍擦了擦。
「打…打劫?我屋企最貴就係隻初音FIGURE……」男人軟癱在床的一角,已口齒不清。
「我會唔會揀入公屋打劫?」
「……你……邊位?」驚呆半晌,男人費力地吐出問題。
「上帝。」老人家咧齒笑著。
「屌!咪玩喇,動漫節過左喇喎?」男人似乎找到了相對論的真理一樣振振有詞。
「我來了,是為了叫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上帝他老頭口中唸唸有詞,搖頭歎息。
上帝再次擺出了勝利姿勢往男子的鼻孔裡捅,但這次是 …… 兩隻腳趾。男人無法掙脫兩支深陷入鼻孔的腳趾,眼前的景象如愛德華.孟克的《吶喊》一樣四處扭曲,他就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除了在痛苦之中蜷縮、掙扎以外,別無他選……
陽光在窗簾的掩護下穿透死寂的房間,將光線打進了他的被窩裡。但他並不感到一絲清晨陽光的和藹,在知覺上只有冷冰冰的陽光在攻擊著那甜美的熟睡;相比之下,還不如裹在身上的廉價海馬牌棉被那般安穩、和暖。
「大獲!架巴士一走要等四個字!」裇衫的第一顆鈕扣扣在了第二個孔上,領帶結在四方形的情況下,他頂著一顆亂七八糟的爆炸頭奪門而出,忘了登出討論區的帳戶。他知道細妹將在數小時後發現他在討論區裡瀏覽著大量黃色帖子,老母親則一定會在今晚怒罵他三數小時︰「養你咁大,錢就搵少少,咸片就睇多多!」云云的內容。
「今晚老母一定洗腦過KPOP……」他暗自思忖。
但他知道,作為一個成年男人、一個具備將損益完美平衡的商界奇才︰雖然巴士早已遠去,他也不能回頭,這是一個BBA畢業生的精明決定︰來個瀟灑轉身,以保特短跑一樣的速率奔向平常最不願去的地鐵站。
葵興站是少有不建於地底的地鐵月台設計,位於紅色荃灣線的盡頭之中,與藍色港島線的距離有如藍領與白領、「茶記」對比高級西餐廳之荒謬。而金鐘站正正是這貧與富的分水嶺,故此他選擇在灣仔工作,那絕對是象徵著中產、專業人士的地段,身為大學畢業生當然要在這些商業大樓上班,縱使那只是月薪九千五百大元的工作 —— Management Trainee,扣除強積金後更只有九千零五十元,不足單人公屋申請入息限額的九千六百七十元,剛好拿不到交通津貼但卻能申請公屋的薪金。但作為一個白領,他又豈能紓尊降貴去「排公屋」、「拿津貼」?
「等我做完Trainee!升做AM (Assistant Manager),我就要攞返哂所有應得既野!」
他早已計劃在廿八歲前昇上經理一職,屆時人工必然翻個兩三倍,三十三歲前以五十萬首期買下心水豪宅︰長沙灣碧海藍天的低層單位,配合銀行的九成按揭貸款,每月供一萬二千元,算上利息,只消三十五年便能「上岸」!
「發達!到時公司班港女仲唔爭住黎溝我?有左呢個七百呎既單位,二人世界簡直就是perfect池……」
幻想至此,雙眼反白、傻口半張吃吃笑著的他被「啪」的一聲從夢中拉回現實。
「喂!你咪啊膠?好耐無見喎!」這聲音雖帶著點未睡醒的沙啞,卻不失那有如薜凱琪一樣的甜美聲線。那該不會是…… 呆頭呆腦的啊膠嘗試定焦眼前這一身辦公室女郎打扮的大美人。一臉胭脂、大黑煙燻眼妝、日系陶瓷曲髮套在頭上雖有如喬裝一樣,手上提著的是最近才放上Chanel櫥窗的秋季新款手袋,但啊膠知道,拍膊頭是Christina!當年那個中五會考只有三分的雀斑女孩。
「嗯……你係…係Chris、Christina?好耐無見,去、去邊啊?」
「Yeah?um,我而家呢,要去meet我個boyfriend囉,佢請我去佢公司樓下間cafe去食個brunch咁囉,係呢?你而家做邊行呀?」
「嗯…… 我做緊銀行,灣仔番工,你呢?」
「Well... 咁岩既?我個boyfriend都係囉,佢做緊一間i-Bank!我咪借佢少少錢打個本,開間Boutique仔賣下衫,呢個係我既dream job黎架囉。」
Dream,夢想。小時侯我的夢想是甚麼?我目空一切,把思緒深深的潛進了靈魂的深處,探索著最形而上的「我」。褪去了名牌的西服、保險單的銷量、大學生的自尊,當初的夢想是甚麼?我一再在深處裡呼喊、尋求,卻發現在我眼前的是一片石屎的森林,一部夢想的推土機正在前行,那路上也許曾有著夢想的軌跡,然而這都在歲月之中杳然逝去︰我甚麼也記不起來。為甚麼呢?現代的社會中,我們都被賦予無限協調的能力。我們走過空地,會建造凌天高樓;我們看見森林,會建出一條條的林中的公路。若這世界存在於托爾金的筆尖之下,相信我們的身體感受到傾泄而下的星光時,自身便會變成星星;遇到把森林像樂器般演奏的風時,我們只會變成飄揚在空中的樹葉,隨歌起舞。
「下一站,金鐘。」廣播響起,地鐵的大門打開,對面便是藍色的港島線。Christina在背後比劃著電話,我躊躇一刻踏出車門,一陣白光閃進我的眼眸,雙眼像被打開一樣閃過一幀畫面︰我滿臉白鬚,穿著雪白的大袍,拿著一支畫筆、一個畫架拄在地上,畫架上有一幅只畫了一半的畫,是一個用把自己的領帶綁到鐵葉扇上的男人。我靜止手中的畫作,站在大雪飄搖的山上,看著冬季樹枝上的雪花以無限接近透明的純白的美麗掩蓋住凋零的樹枝,在那不遠處站著一個女孩,女孩穿著中學的校服,沒有濃妝艷抹、沒有名牌手袋,只有秀麗的臉龐和一頭烏黑的秀髮,正回頭等著甚麼。
「一朵開在田野裏的花朵並不是為這個世界而綻放的。為什麼你們就只會為這個世界而活呢?啊膠,我讓你選擇︰回去或是留下,繼續像螻蟻一樣活著。」
「我還……」
雖然笨拙的嘴巴肌肉沒有為腦袋好好地完成工作,但思維的深處已經暗暗地注入了一種力量。

全文 2166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一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作品
作者:尚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