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舊戲院・講古》

日期:2014年8月11日

我哋大家都記得有間舊戲院
門口嘅花生香
從未離開過記憶
你睇塊牆~一年一年咁甩色
隔幾年隔幾年~又佈滿污跡
已經唔係最當初嘅金黃色
睇嚟睇去
電影對白我哋聽極都唔識
我哋大家都唔記得有間舊戲院
上一代好似曾經提起好多遍
啊~
應該有我爸爸媽媽拍拖嘅畫面
仲有我最後行出嚟
嘅一九九三年
我哋大家都會記得有間舊戲院
照樣企喺嗰條
川流不息嘅鬧市街邊
我哋大家都唔會唔記得有間舊戲院
最驚呢
就係有日變咗又一間精品酒店

呢首詩,我係寫畀家鄉檳城舊城區一間舊戲院嘅。呢間舊戲院,上個月尾結束營業。我幾乎
每個星期都會揸車經過,而每次經過都冇機會正式睇多兩眼。我記得細個嗰陣成日同阿嬤過
去睇戲,記得戲院門口穿梭嘅車輛,人來人往嘅情景同埋各種各樣唔同嘅味道。喺戲院面臨
淘汰嘅最後十幾年當中,除咗印度寶萊塢 (Bollywood) 啲電影之外,已經冇再播放任何其它
語言嘅影片。
檳城喺過去二十幾年以嚟經歷咗好大嘅變化。高樓大廈越起越多,人口不斷增加,越熱鬧就
越擠擁。對於成個發展嘅過程嚟講,我相信同樣中西合璧嘅香港,都有經歷過。好多嚟自香
港嘅遊客會感嘆,話檳城就好似六、七十年代嘅老香港。周不時喺啲舊裝修同風格度,都可
以搵到香港人集體回憶嘅影子。話檳城市區係老香港嘅⫾生姊妹都不爲過。而我哋家陣所經
歷緊嘅「改變」,令我好自然咁諗起舊陣時响北區住過嘅日子。
我喺丹絨武雅嘅海南村渡過童年。我估怕且有好多本地人唔好話唔知,可能根本連聽都未聽
過「海南村」呢個地方。旅遊手冊唔會寫,本地人亦都唔會關注。幾十年前,我外公係村尾
培華小學嘅校長。而學校附近有個社區,其中有間叫做瓊誼社嘅祠堂,顧名思義就係海南人
聯絡鄉情嘅地方。包圍住瓊誼社四圍嘅隔離鄰舍大部份都係海南人。自我有記憶以嚟,每日
聽到街坊傾偈所用嘅語言,都係海南話。若果要記錄一個地方嘅古仔,就冇辦法唔講起喺呢
個地方生活嘅人民。若果要記錄到人嘅古仔,就更加冇可能忽略佢平時用慣嘅⫿眼、同語
言。今時今日,我重新踏入呢個社區,發覺海南話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檳城變得好國際化,我哋每一日都歡迎世界各地嘅遊客蒞臨,每一日都打開門口畀人參觀舊
陣時我哋祖先生活過嘅樣貌,行過嘅街頭巷尾,甚至連食過嘅味道都儘量一代一代咁傳落
去。我哋仲訓練後生嘅一代用外國人習慣嘅語言,嚟到介紹同埋深入瞭解我哋一直都擺响心
底珍惜嘅家鄉。
同廣東話喺香港嘅普遍性嚟到做比較,本地大部份嘅年輕人,基本上冇辦法好流利咁用呢度
最通行嘅福建話嚟表達自己嘅諗法。除咗缺乏用詞,本地社會基本上盲目崇拜英文同普通
話。越嚟越多爸爸媽媽唔單止大力排斥通行咗成二百幾年嘅福建話,覺得佢象徵住冇文化、
冇教養嘅低層人士,情願同仔女用半鹹唔淡嘅英文同普通話嚟溝通。我覺得好奇怪,爲咗保
護一條街唔俾政府拆咗嚟起地鐵,有人會攀山越嶺聚集示威,手拖手點蠟燭坐成晚無聲抗
議。要改變一條街嘅命運,唔係普通百姓話抵抗就可以實現嘅事。不過依然有成千上萬嘅有
心人士行出嚟,齊心合力咁爲一個地方嘅歷史出聲、出力。而面對住我哋一日比一日衰弱嘅
本地話,所欠缺嘅正正就係呢一種氣魄。
若果有一日我哋唔記得咗一個地標喺本地話當中嘅叫法,會好自然咁連佢嘅歷史,甚至乎所
⬀在過嘅事實都會一一唔記得哂。我依稀記得東區嘅日落洞,靠海附近有好多人家從前以造
船爲生,亦都係我哋檳城過去非常重要嘅一個行業。好可惜,當風光嘅年代過去,現時聽得
明「船廊」呢個講法嘅後生仔女,又有幾多呢?我哋唔同香港,好多嘢咁長時間以嚟口口相
傳,好多時候好多本土嘅表達方式都冇用文⫿寫低。
好多人開始擔心香港將來嘅走向。唔知道廣東話嘅命運會係點樣?唔知道香港人嘅下一代點
樣睇番過去幾十年發展蓬勃嘅本土文化。香港文化對全世界各地嘅唐人社會造成好大嘅影
響,我除咗羨慕香港人之外,亦都希望檳城有更多人學習香港人嘅精神、態度同創意。
開頭嗰首詩,寫嘅係一間非常出名嘅戲院。好多人雖然話未曾入過戲院睇戲,不過就絕對冇
可能未聽過戲院嘅大名。佢唔凈止係市區無人不知嘅地標,同樣係歷史大河當中,沖洗唔去
嘅痕跡。戲院唔係我哋祖傳嘅產業,卒止都逃唔過時代嘅變遷,要爲發展而讓路。無論係你
同我,都冇辦法改變呢個事實。不過,本地話嘅命運就絕對掌握喺我哋手中。當我哋好自豪
咁一步一步將檳城推向世界嘅同時,不妨停低諗下,除咗個個讚不絕口嘅美食美景之外,我
哋嘅古仔,係唔係可以模仿香港人嘅方式,用我哋熟悉嘅語言重新包裝,用心記錄落嚟呢?

全文 1639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一屆廣東話徵文比賽作品
作者:黃啟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