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阿叔》

日期:2014年7月14日

爾牌我都去咗自我增值學畫畫,所以冇乜時間去推廣廣州話小組度做助教推廣粵語嚹,之但係向爾段時間入邊,我覺得好充實,個人幾有滿足感,經過同臨近高考忌考生生活,真係覺得光陰似箭,日月如梭,唯一能夠安慰忌就係自己重可以做一個“老”學生。
感動、歡欣與淚水充斥住我……就向尋日,我等成班人去咗戶外寫生,天時暑熱,講真,真係唔想出蒞變人干,不過冇符喇,只好當自己係非洲黑,曬曬更健康囖。個老師叫我等自由活動,自己搵地方去寫生,講明要五點集合,查實去到目的地已經到臨近三點,嗟係話只有兩個鐘時間嘅嗟,重要話要畫至少十二件物件,真係老鼠拉龜——冇埞埋手,罷就,畫未畫囖,於是我就帶住成袋家生去搵“美景美人”嚹,行行下,見到一對父子,個細孥仔同個大人扭計,話【唔祭啊,我要去第二處玩!】個老竇就話【唔好百厭喇,唔係今晚阿媽就唔煮飯畀你食㗎喇。】之后就掹住渠離開咗我忌視線……
從我出世開始,我老竇就以一個揸車仔忌形象出現向我忌腦海里,人工奀、工作時間唔定就係我最深刻忌印象,雖然家境唔好,但係我老竇會盡佢努力蒞滿足你,最近有新聞話六一兒童節有家長因各種原因,就將尐細孥仔掟返去各自忌教育機構度唱“潮州音樂”,使我感觸良多,因為我老竇從蒞未向六一放我飛機,渠成日同我講【讀萬里書不如行萬里路】,可笑忌係渠講忌爾句名言應驗向渠身上真係一種強烈忌對照,我老竇文化只有初中水平,但係渠好清楚,書本上忌智識永遠無法同社會經驗相比,所以渠會向渠能力範圍之內帶你去周圍見識一尐新事物。兒童公園、海洋館同埋中央公園等等喺向當時要五文門票,重唔包括機動遊戲單項收費,以而家忌90後眼光蒞睇,五文門票實在濕濕嗉,甚至乎九牛一毛,但係對於我父親莅講,每個月幾百文忌工資,加埋四口人忌使費,五文真係一張“美金”,但係渠就會用爾一張張“美金”,帶畀我歡樂同埋一生忌烙印。我睇到咗恰先嗰倆父子,恍如隔世,好似時光倒流一樣。
叔者,中年男子也。我今年廿有一,但我經歷忌就係中年男子先會有所體會到忌人生百態,從當初黃鬢僆仔,到而家哥哥、表舅父,好似一夜之間,自己已經變得成熟,向爾尐高考生面前,我見到咗千人過獨木橋忌壯觀景象,我睇到咗渠等背後忌理想同夢想,回想當年,我都係懷著一樣忌理想去闖蕩,心諗住畢業后忌花花世界應該點樣去接觸,點樣去享受,不過事實上,我忌理想查實重係一個理想,真正能擁有香車美人忌人占社會忌比重係幾多呢?費煞思量,結果最後係徒勞無功,不能不感歎我真係老嘞,世故嘞、圓滑嘞,變成一個現代“太監”。
生老病死,人之常態也,我都跳唔出爾個自然鏈,舊陣時,豪氣沖天,話要搞咩咩大茶飯,而家只能做一只螻蟻,為咗生活而四處奔波,一個青靚白凈忌文弱書生變成一個滿面鬍鬚忌怪叔叔,感慨世事變遷、滄海桑田、感慨一切蒞得太快,有小小追唔上節奏嘞。
【阿叔,想要尐咩吖?】
【唔該,畀十斤蘋果我喇。】

全文 1031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一屆廣東話徵文比賽參賽作品
作者:謝漢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