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十年》

日期:2014年7月11日

2014年,呢個年份令我回想起十年前。2004年,啱啱小學畢業既年份,同年,升中一。所謂「十年人事幾番新」,如今,當我意識到周遭環境已經改變不少既時候,彷彿如夢初醒,但我其實仍然係大夢之中。所謂「不知周之夢為蝴蝶歟?蝴蝶之夢為周歟?」人生如戲,亦如夢、如幻、如泡影,有時候發左一個頗具真實感既夢,醒來一刻,會開始懷疑自己既存在,提出疑問:點解我意識到夢係夢,現實係現實呢?何解夢唔係現實;現實唔係夢呢?算罷,又唔係睇緊《Inception》,不宜將話題拖得太遠。
言歸正傳,唔知有幾多人重記得柴九有句:「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呢?此話一出時,傳得全城熱哄哄,殊不知當睇到無線重播既舊劇集,先發現呢句對白原來係翻炒再翻炒之作,只不過係黎耀祥先生將佢發揚光大,深深咁打入觀眾既心坎裡。
不才今年已經廿二歲,到呢刻依然杳然一身,毫無作為咁款,唯一擅長者,文字也。想當初04年,用左整個暑假時間吞左金庸十四天書,自此打好根基,一路鑽研中文,向住寫作之路進發,但至今依然寂寂無名。何解呢?或者就好似千里馬同伯樂既故事一樣,我遇唔到伯樂呱。之但係,莊周就係〈馬蹄〉篇中清楚表明伯樂幫隻馬削蹄、加鞍等等既後天加工步驟,使之成為合符伯樂標準既馬,係違反天性之舉,同時亦令過半數既馬因此而死亡。所以,假如要因應伯樂,無論伯樂係廣大既受眾,定係識得欣賞我而提拔我既前輩,要求我寫作一啲非我所願、非我所想既文章,我倒不如無伯樂而自得其樂
不過寂寂無名、冇值得驕傲既成就之因,主要在於自己。韓愈曰:「業精於勤荒於嬉」,有恆心而有恆產者,方能成功。多少人默默寫作,一年可以寫幾多出色既作品出黎?不過我時而文思閉塞,兼之怠惰,至今猶無一份自己滿意十足之作,更遑論參與比賽獲獎。於是僅沉醉於假想世界,藉住風雪飄零、落葉遍地黃、夜無亮星、恬靜之湖等等虛構場景,以書心中鬱結;幸好既係,我已經厭惡寫作呢類無病呻吟、空洞無物既文章,開始嘗試學以致用,並試圖向梁實秋寫《雅舍》散文既道路進發,可喜之處在於吸收左佢既文白夾雜寫法,但可悲之處係其豐富既涵養學識任我學一世都望塵莫及。
鑑於知識既不足,於是近兩年開始涉獵不同既書籍,雖然都以文學為主要糧食,但終究開始摸索到自己既創作道路,亦從而發現自己心中所愛──太宰治。但強如太宰,都要廿五歲先以〈逆行〉嶄露頭角,我此時此刻又擔憂啲咩呢?
大概係踏入二字頭既不安,作為一個男人,社會成日比壓力:「三十歲就應該要有樓、事業唔係有成都應該要初成,結婚娶老婆啦」之類,令到因畢業而淪為雙失既我動蕩不安,心裡鼓譟;我猶如一張白紙,無正式全職經驗、又冇咩比賽既得獎銜頭之類,叫啲公司僱主點對我有信心?呢個世界就係咁現實,凡事睇表象先,繼而先再慢慢探討同認識內在。
另外,庾信言其:「信年始二毛」,我就由於家族遺傳,係廿歲頭左右就開始生華髮,雖然未至於朝如青絲暮成雪,不過始終都有些少礙眼。一個後生,生白頭髮冇咩咁出奇,只不過係顧影自憐,純屬自戀情結,認為白髮乃滄桑之表現、智者之象徵,如此想法下更想自己出人頭地,盡快可以建功立業,講到底,係急功近利心態作祟,致令自己心急如焚。
兼且,君不見twins、薛凱琪等已由青春少艾踏入三十大關?「自古紅顏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想到年輕時既偶像,都已經由一臉稚氣轉為成熟韻味,就認為自己都已經老埋一份;至於男明星方面,呀霆鋒都由心高氣傲、一副不可一世既模樣,變成一個穩重可靠既公司老闆,處事圓滑世故。所有既一切都有年月既見證。

十年,似乎係用黎衡量某樣野既基數。否則點會有以上種種關於十年既俗語同句子呢?以十為基準,之後就會以百、千、萬等既單位黎起跳計算。周星馳有句著名既「如果硬要為呢份愛加上一個期限既,我希望個期限係,一萬年」;呢句說話,再令我諗起王家衛有段更出色既對白:「唔知由幾時開始,所有既野上面都有個日期。秋刀魚會過期;罐頭會過期;連保鮮紙都會過期;我開始懷疑,係呢個世界上,重有啲乜野係唔會過期既」,似乎所有野都總有個限期,人生匆匆如白馬過隙,能夠活得過幾多個寒暑呢?長命百歲既人實屬少數,活到七、八十歲已經可以算係長命嚕。

所以陳之藩亦係《寂寞的畫廊》中問:「但請問,什麼是不朽?什麼是永恆呢?」係呢個世界上,冇永恆不朽既存在,時代會變、人會變,事物無時無刻都面對被淘汰既命運。但願,我能夠再把握黎緊呢十年。始終人生無常,我唔知自己重有幾多個十年可以虛耗,諸位看官,請共勉之。

全文 1565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