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廳中嘅冷氣機》

日期:2014年6月22日

我屋企有三部冷氣機,一部新嘅喺廳,另外兩部喺我嘅房同呀爸呀媽嘅房。

噖晚,因為睇波實在太熱,我嘗試吓開廳部冷氣機,點知原來已經開唔著。

早兩日,我哋喺屋企食飯,食食吓飯講到部冷氣機:「好熱呀,不如開下部冷氣機啦,成日都唔開,買嚟做咩?」我對呢樣其實都幾抱怨吓。

不過我早知佢地會咁講:「開咩呀,少少熱都忍唔到,咁哂錢。」

「食完飯又各自番房,有咩好開,開房果部算啦。」

「成日都唔開,我就睇下部機冷氣機幾時會壞!」

其實,部冷氣機係上兩年買返黎。當返買番黎,個個都好興奮,因為廳到多咗部冷氣機。當時我同我家姐都會晚晚喺食飯時候開定部冷氣機,等住一家人食飯,嘈喧巴閉,但個個都唔會係電視機送飯,送完就返房各自修行。

但當半年後,我家姐跟左男朋友拍拖同居,而我通常食完飯就第一個返房,然後開著部舊冷氣,開住部電腦。成間屋既聲音就開始靜到連烏蠅飛過都聽到。從此,我亦習慣左戴耳筒享受吓音樂帶俾我既聲音。

而同一時間,廳果部新冷氣亦開始打入咗冷宮。夜晚佢哋總會有一大堆藉口唔開。日頭屋企返工嘅返工,返學嘅返學。個廳無錯,長期都好似變左火爐咁好「興」。

點「興」法?就噝食飯時候,D嘈喧巴閉變咗鬧交聲囉。

「衰佬,你真係冇鬼用,嫁咗俾你咁耐又冇錢又冇剩,醒目既就自己開咗鋪頭啦,仲幫人打工搵得果少少。」

「衰佬,你D人工又少咗嘅?打斧頭呀?你為吓個家著想得唔得呀,個仔又未畢業,一年幾萬蚊學費架。」

順帶一提,我屋企係女權當道。每次我呀爸俾我呀媽鬧到成篤屁,我都會覺得佢好冇用。但同一時間,我都頂唔順食飯次次都喺咁,所以呢個都係我啦啦聲食完飯就返入房既主因。

噖晚,我自己一個係黑蚊蚊既應到睇波。我抵受唔住咁熱,我突然好想開著部冷氣機,我開著個電制,但點知禁極個搖控已經冇左反應,部冷氣機幾時壞?我都唔知,因為,真係已經好耐冇見過佢喺廳幫我地降下溫。

到咗今晚,我同佢地講,部冷機真係壞咗。佢地真喺O哂咀咁,其實好出奇咩?不過竟然俾我睇到佢地仲好緊張部冷氣機,明明已經唔會開。

「係唔係個搖控冇電呀?喂呀仔,幫手搞搞佢啦。」

「還掂都唔會開,搞乜?」

「咁無理由無啦啦壞咗架嗎。」

有D嘢,就係會無啦啦,無端端唔見左,抑或消失咗,無論係部冷氣機,定係一頭家。果晚,我冇食完飯返入房,諗諗吓已經好耐冇試過。因為我要整吓廳呢部冷氣機。

全文 813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
備註: 港語學第一屆廣東話徵文比賽參賽作品
作者:王天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