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Decaf 咖啡》

作者:星爺
日期:2016年12月6日

一個人想品嘗咖啡浸味,但係本身有心臟病又或者唔想嗰晚瞓唔著嘅時候,佢可以嗌杯decaf咖啡。decaf咖啡有咖啡嘅味道,但係冇咖啡因嘅風險,就好似文學青年呢個消費模式一樣。香港有唔少耶教徒平時唔會遵循十誡,但係每個禮拜日都會好虔誠咁返教會做彌撒。佢哋想要信教嘅安全感同狂喜,但係又唔想付出遵循教義嘅代價,咁咪唯有折衷,信奉decaf嘅宗教,剩係星期日先做教徒囉。(zizek,2014)

同樣道理,文學青年呢個消費模式就係decaf過嘅文史哲。文史哲嘅味道係知性同靈性,但係背後嘅代價就係內在思考嘅時間。誠品或者無印賣嘅唔單止係商品,而係「文學青年」嘅味道。當一個人想享受文學青年嘅靈性同知性,佢可以透過無印良品嘅文具「通靈」,直接跳過哲思嘅過程,食到文青嗰浸味。
我唔覺得呢啲係咩壞事嚟,反正買開「文青青年」嘅人本身就冇可被啟發嘅潛能,唔會驅逐到真係做緊嘢嘅良幣。我冇文才,做唔到啲咩,而家可以買下文學青年嘅商品,濟助下班文學綜援受益人,何樂而不為?

我記得中學嘅時候,有唔少同學買齊晒無印嘅文具,個經歷幾似我之前聽過嘅故仔:

從前有個窮人收到份厚禮,係件好靚嘅睡衣嚟。佢著咗上身之後發覺自己間房相比起嚟真係好噏耷。佢第二朝忍唔住,透咗一個禮拜人工,買咗張軟熟嘅床褥。佢換咗張床褥之後又發覺個床架太破舊,於是又借錢買床。如是者過咗一兩個月,佢將屋企打理得非常骨子,但係佢已經債台高築,無錢交租,最後被人踢咗出街。佢身無分文,得返件華美但破爛嘅睡衣。佢冇做錯啲咩,佢只係一個被奢侈囚禁嘅可憐人。

全文 554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