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冇血嘅清洗,良心俾狗吠》

作者:賴叔
日期:2016年11月22日

[如果要再講多一次]

近來專注跟進財經新聞,睇下 Donald Trump 贏咗對咩行業嘅股票利好,或者睇下書 (最近睇緊《宗教的慰藉》 Alain de Botton 好書) ,增進下知識,充實下生活,時間好快就過。

咁當然,都係有睇 Facebook ,難免見到一啲唔太想睇到嘅嘢。例如話,有一位黃大仙街坊帶小朋友喺公園玩,畀操正宗国語嘅小朋友欺凌,罪名包括唔用普通話同佢講嘢。

普天之下,莫非蝗土?

從香港人嘅人口被新香港人溝淡嘅覺悟開始,一切都返唔到轉頭。「溝淡」後來變成「殖民」,只係將「英殖」同「共殖」作出更鮮明嘅對比。講白啲,整個過程係一次唔見血嘅種族清洗,相當溫柔。

國際關係專家沈博士曾經好含蓄咁表達,中国需要香港,但唔需要香港人嘅意思。係啊,香港硬件如通訊、港口、股票市場、交通;軟件如法制、金融體系,對中共嚟講都有利用價值。但係香港人,如果堅持自己係香港人而唔係中国人,就唔係自己人,唔要都罷。

所以有香港人歸順,認自己係中国人,好多律師呀、商家呀、會計師呀、藝人呀⋯⋯一個二個「認祖歸宗」,有錢齊齊搵。喺香港紅唔起嘅陳偉霆,一過羅湖橋就紅到不得之了。香港市場來來去去七百萬人,大陸十幾億人,肯犧牲一下或者飲一下尿,真係天無絕人之路。

喺 2016 年嘅仲喺香港嘅香港人,面臨嘅不外走、降、戰、死四途。

走,前人已走,大把人喺澳紐加指指點點話香港好亂乜乜乜,有條件有本事嘅,衰衰地都可以考慮下去台灣指點江山,起碼台灣海峽闊過深圳河,起碼蔡英文唔係梁振英,雖然大家都係六八九⋯⋯

降, CEPA 呢啲甜頭已經招降咗唔少港人,喺左鄰右里逐漸充斥強国人嘅環境下屈服嘅港人亦不計其數。就連去餐廳食個飯都聽到細蚊仔互相問候「 Ni 姣媽?」,香港家長對普教中腿張開甘之如飴,香港人嘅後代從言語開始已經歸降中共。剩下少數嘅粵教中,又成甚麼氣候。

戰,香港從來無兵役,文弱書生為主。或者有政團近年主張強身健體,但真係唔知要等幾多年儲夠人數形成一股有意義嘅力量。「時代革命」,呢個近來不斷地被攞出嚟鞭屍嘅詞語,選舉時取信於民,但選後被消滅於萌芽狀態。你可以話兩位當選議不智,以致出師未捷身先死、大會未開席已失。但香港人,或者至少係八、九十年代出世嘅一群,大家蹺埋雙手等天打救,自己有錢搵錢、有機打機,夠膽 (有種) 拋頭露面挺身而出參選、走一條有別於泛民和理非大中華、擺脫基本法框架嘅路,就係得嗰小貓三幾隻。選戰期間嘅柒事鳩事或者係警號,但係用選票換一個希望,大概係嗰幾萬選民嘅想法。

死,除咗肉身嘅死亡,仲有哀莫大於心死。中共同港共祭出釋法一招,喺民間反彈輕微,可見市民對於「一国兩制」框架嘅服從,對於中共嘅「苦衷」相當理解。民情如此,大家唯有心甘命抵。

選後香港人付出咗代價,支持不同陣營嘅網民亦一樣。 Unfriend 嘅 unfriend 、 block 嘅 block 、清算嘅清算。我唔明白嘅係,何以 act in good faith (Okay 中文姑且譯做「忠於信念」) 而講出自己所想、 endorse 心儀候選人,要被清算。如果咁樣係偷呃拐騙作奸犯科,咁不但係侮辱咗選民嘅智慧,亦高估咗網上輿論嘅力量。唔信嘅,睇下東九龍社區關注組嘅陳澤滔得票幾低?

呢個 Page 本身只係用嚟畀我發下牢騷講下一啲睇法,因為一次選戰而多咗人睇,亦因為呢次選戰而被 cap 圖貼堂,就連明明講緊唔關事嘅嘢都可以有人入嚟追債咁追。坦白講,唔覺得煩就假嘅,我甚至覺得係白色恐怖。相比起其他走得更前嘅、更不吝嗇時間去反駁去還擊嘅知名網民,我選擇即 Ban 即 Block 了事,主要係因為懶,亦唔想浪費大家時間。 Go get a fucking life, it's what I've learnt.

如果一切重來,喺今年八、九月,我仍然會選擇相同嘅路線、支持一樣嘅候選人,當中包括新界西嘅鄭松泰、港島區嘅鄭錦滿。唔信可以睇返呢度啲舊 post ,「本土陣營全取九席」係最理想嘅結果。即使事與願違,人總要常存盼望,否則真係同一條鹹魚冇分別。對於自己嘅城市尚且如此,對於自己最能掌握在手嘅人生同未來,更加要大膽假設──仍然要相信、願意相信。

#講咗出嚟舒暢啲

全文 1327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