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英殖時代立法局誓詞》

作者:其他
日期:2016年11月16日

「本人謹此宣誓:本人必定維護香港法律,並且必定以立法局議員身份,衷誠而確實為香港市民效力,此誓。」 (編按:呢段字係英殖時代立法局就職誓詞)

我睇唔出點解呢份誓詞唔可以改咗「立法局」同「香港」字眼之後繼續沿用,除咗一個原因:有人對自己冇信心,惟恐無法令香港人同佢同心同德,所以就搵一大堆「效忠」、「擁護」綁住你,爭在未出動到「熱愛」。

誠如區官判辭,釋法與否,唔影響判決結果,因為呢啲「效忠」「擁護」,已經可以用嚟判定你是否真誠。但同時,有部分立法會議員又可以擁有外國國籍,唔知佢哋之前入咗外國籍,唱過人哋國歌,而家又宣誓「效忠」「擁護」,算唔算真誠嘞。

矛盾?肯定係,不過之前大家覺得冇所謂,因為回歸,應該只係換支旗換首歌,嗰篇誓詞同呢篇誓詞,主旨都係為香港服務唧,況且香港係國際都會,大把居民唔係華人唔係中國籍,俾佢哋有民意代表係應有之義。當時,冇人諗到「效忠」「擁護」可以用嚟夾死民意代表,冇人諗到又有啲民意代表可以公然叫人「不想做香港人或中國人就離開香港」,完全無視香港人有好多人唔係中國人,例如佢哋成日話要關心嘅少數族裔。

七八十後嘅失落,係見證住香港好似彭督所講俾人一啲一啲咁蠶食民主自由;九十零零後嘅憤怒,在於成個局由佢哋出世開始就係硬食,佢哋唔知當年英治有幾衰,更加唔覺而家中治有幾好,只知好嘢都俾上一代舔盡而自己餅碎都唔多塊,人工跑唔贏大市,而原因就單單因為「你係廢青」。

香港人,好簡單,只係要返一個Hong Kong for Hong Kong People:英國人響六七暴動之後致力營造到八十年代修成正果嘅香港。當發現一國兩制係一個天仙局,變成不斷利益向外輸送,咁有人喊出不如香港獨立,其實正常不過,亦怨不得人。

I swear that I will uphold the law of Hong Kong, and that I will conscientiously and truly serve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So help me God.

全文 595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