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香港公共醫療體驗系列》

作者:賴叔
日期:2016年10月16日

賴叔入住嘅病房唔係大房 (一邊兩排十張床) 嗰啲,而係一間房仔,類似雙人房,但門口位擺多張床,即係可以叫做三人房。

本來門口位張床就冇人瞓嘅。不過可能有急症新 case 啦,床位調動在所難免。推埋嚟做房間內(/外?) 嘅「第三者」,係個陸軍裝、瓣子鬚嘅大叔。你唔好諗多咗,唔係張震/張震嶽/恭碩良嗰類,頂盡係粗魯版金剛 (下簡稱「粗金鋼」)。

粗金鋼一見到自己新床位就好唔滿意,發出類似「你做咩調我嚟呢度」嘅吼聲。點解我要翻譯?因為佢講福建話囉。

護士哥哥話冇位喇,一係瞓走廊啦。

粗金鋼更加不滿,指住我同我隔離床個阿伯,意思應該係「點解人哋瞓啲位咁靚,我要瞓咁差?」我心諗,你唔撚好拉我落水呀下。

「叫你老頂嚟見我!」粗金鋼同香港人一樣識 escalate 。護士哥哥理論不果,粗金鋼打電話畀屋企人。部電話,係一部摺機嚟嘅。「你哋過嚟!」「嘰哩咕嚕嘰哩咕嚕」「仆街」收線。

粗金鋼 call 唔到馬嚟醫院,開始換衫執嘢走。護士哥哥盡最後努力挽留 (真係好盡責) ,粗金鋼開始語無倫次:

「我返屋企屌閪 (病到入廠都仲有力?) 」
「我大奶二奶屌閪 (?!) 」
「我返屋企,仆街大奶二奶屌閪 (?!?!)」

成面問號嘅唔止我一個,護士哥哥都係。佢好似周星馳電影入面嘅谷德昭咁,「吓?咩屌閪呀?屌咩閪啫?你咩鄉下呀?」

結果粗金鋼奪門而去──直至病房大門。「你等等先~要㩒掣架」護士哥哥真係盡責到一個點。

講到呢度,我除咗好眼瞓,想再次向緊守崗位嘅公共醫療人員致意之外,仲想問下香港特區政府:你哋知唔知基層醫護人員疾苦?好唔好意思加自己人工 cut 醫療開支?屌你老母。

#病榻手記
#香港公共醫療體驗系列

全文 540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