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創造香港民族,須靠文化資本》

作者:散彈一號
日期:2016年8月13日

=== 引言 ===

雖然話「人定勝天」乜乜乜,但好多嘢,人哋做一星期你就做一個月,人哋做一年你做十年。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做得一樣,就做唔到第二樣。然後,人生就完結了。
 
所以有好多嘢,如果唔係自細學好,日後做起上嚟就只會輸俾自己。所有嘢都可以做,但會唔會窮盡你一生,就真係睇你本事。所以,身邊有啲好叻嘅朋友互相扶持,互補長倚,真係好重要架。
 
思潮巨變在即,一直喺香港被唾棄嘅「文、史、哲」,將會喺新時代舉足輕重。
 
啲人成日講「文史哲」用嚟提升個人修養乜乜乜,係佢哋見識少,未見過大時代。關於個人修養,古語有云:「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讀咁多書,只會培養出一班仆街。喺和平時代,所謂文人雅士圍爐互相吹捧,話自己品格超然,其實就只不過係一班粉飾太平嘅仆街圍埋一齊幫對方打飛機,無視社會上真正嘅問題。呢種現象,相信大家近年都見識過唔少。
 
「文史哲」真正嘅作用,唔係正心修身,而係治國平天下。「文史哲」乃係立國之根本,乃係民族之根本。每一個民族,當有自己嘅文學、史觀、哲學。
 
=== 文學 ===

舉文學為例。好多人以為文學必然係艱澀難明,必然係孤芳自賞。但事實當然唔係咁。大部份傳世嘅文學,喺現代無論有幾冷門都好,都曾經輝煌一時,受到當時知識份子所追捧。喺社會穩定、無甚變化嘅時候,文學嘅框架大致不變,創新嘅空間好細,乃致文人雅士風花雪月不務創新。但時代巨變之時,例如中國民國初年搞嘅新文化運動,文學變化巨大,開拓咗一大片新陸地,所以「經典」嘅新作品就會源源不絕。文學對建國立業嘅功用,猶甚於鎗火。走「孤芳自賞」路線嘅,或者認為文學冇撚用嘅,睇怕係行錯咗路。當然,無事之時,唔會有人叫你建國,唔會有人叫你構建新嘅民族。所以,太平盛世嘅文人無事賦閒、風花雪月,亦乃常情。但,天國近了,你們真係應當悔改。
 
=== 史觀 ===

再講史觀。每一個民族,都有自己嘅史觀。歷史就係一系列故事。故事中有主角、有配角、有英雄、有反派、有奸角。中國史觀,就係以漢族為中心,以漢族角度,去選材、去評述歷史故事。所以漢武帝北伐匈奴,搞到匈奴家破人亡,遠走他方,係一件解除邊患嘅功績,而唔係種族滅絕;所以岳飛打金兵係民族英雄,而唔係復仇上腦嘅戰爭販子;所以歷代中國皇帝派人管治嶺南之地,係教化蠻夷,而唔係殖民粵地。接受咗呢個中國(漢族)史觀,大家就係中國人,要好似岳飛咁樣為民族精神而犧牲,所以當然不用分得那麼細。
 
好多人都講過,香港人要有一套完整嘅香港史。但講香港史,就要有一套香港史觀。英國人對英治期間嘅香港自有一套論述。但呢套論述,對好多香港人嚟講,好疏遠,好抽離。英治時期嘅香港歷史,全部都係講緊英商華商點樣賺大錢,然後中英聯合聲明之後舉家搬到外國。佢哋曾經喺呢塊土地生活,所以佢哋嘅事績只係香港呢個地方嘅歷史,但唔會成為香港民族嘅歷史。香港民族嘅歷史,而家係零。乜都冇。我哋講粵語文學[1],呢幾年開始有啲起色。但香港民族史觀,係零。係零。係零。我早幾日喺臉書自封《香港革命史》總編輯,大概就係有感於此,又見似乎冇人會做,就暫攝此位,直至有真正嘅史家接手為止。
 
=== 哲學 ===

最後講埋哲學。哲學其中一個功能就係解答「點解?」嘅問題。例如賀布斯、康德等人講社會契約論,就係嘗試解答緊「點解人類要受政府管治?」呢個問題;史密斯講《國富論》就係解答緊「點解我哋助長資本家嘅貪念?」;而馬克斯就係講緊「點解我哋唔可以充公晒佢哋嘅財富?」
 
漢族有三千幾年嘅史觀。國家民族嘅觀念深根蒂固,佢哋唔會問「點解要愛國?」所以你問中國人點解要愛國,佢哋會好驚訝,好激動,受到冒犯,唔知點答。中國人唔需要一套「愛國哲學」,唔需要解釋點解要受中央管治,因為幾千年嘅中國史觀解釋晒一切。但係香港人未有自己一套香港民族史觀,我哋而家可以做嘅,就係講「哲學」。
 
哲學其中一個特質,就係自圓其說。每一個哲學家都有自己一套理論,可能同其他哲學家相斥,大家拗餐死。但每一個哲學家自己,都大致上可以自圓其說,你接唔接受佢嗰套係另一回事。香港民族,必須要建立自己一套哲學,去解釋點解香港要成為一個民族,點解香港要自主,點解香港要立國。好多人急於求成,去外國取經,未將嗰未經「本土化」嘅理論強加於香港,咁樣係唔會成功嘅。所有哲學,必須自圓其說,先可以成功。
 
=== 結語 ===

文史哲對建國立業嘅功用,猶甚於鎗火。中國漢族曾經被各種民族統治,但漢統二千年不斷,就係靠保留文化傳統。金人、蒙古人、滿人統治中國大陸足足幾百年,但今日蒙古日益式微,滿文化更加係瀕臨絕種。大家都知道岳飛打金丌朮好威威,但好少人知道金丌朮建立金國嘅功績。兩國相爭,冇話邊個一定係啱,邊個一定係錯。但當一個民族被遺忘,就係民族嘅死。
 
今日,香港人因為政治訴求不得志,大談港獨,又話香港民族乜乜乜。但如果冇文化資本嘅支持,所謂民族建國嘅論述,只不過係紙上談兵。我唔係想潑冷水,但係構建一個新民族,要精通「文史哲」,然後再有所創新,其實真係好難嘅。好多人窮一生精力,都只係為民族史上作出好卑微嘅貢獻。所以,正如我一開頭所講,身邊有啲志同道合嘅朋友,一齊去做,先至會有成效。
 
但係大家又唔需要妄自非薄。呢啲文化工作,而家甚少人做。起碼甚少人有意識咁做。前面係一大片荒地,等緊大家去開墾。前人未去過嘅地方,你捷足先登,你就係第一人,冇人可以話你廢。以後可能會有更勁嘅人去做啲更勁嘅嘢,但你永遠都係第一個。哈哈,係咪好正呢。所以大家真係唔需要妄自非薄。想做,就去做。
 
最後記住「益者三友」:友like、友share、友comment。不過咁,呢個世界有啲嘢如曇花一現,呃咗幾千個 like 之後就被人遺忘;又有啲嘢,可能擺喺度幾十年先至有人發掘出嚟流傳萬世。記住文化創作,最緊唔係 like。最緊要嘅係有愛。有愛,就有付出。肯付出,就算窮盡一生,都可以無悔。
 
----
[1]: 「粵語文學」,同「粵語入文」,差之毫釐,謬以千里。所謂「粵語入文」,顧名思義,乃係秉承民國年間嘅北國文學嘅主體,將少量粵語滲入其中;而「粵語文學」,乃係由頭到尾完完整整用粵語(或「粵文」)寫成,箇中分別,希望大家分清分楚。

全文 2093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