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

作者:散彈一號
日期:2016年7月28日

其實我而家仲好懷疑啲選舉主任係咪真係咁夠 guts 做啲擺明 unlawful 嘅嘢。講真,事件過咗咁多日,大家對啲條文都好清楚,啲選舉主任根本就冇權因為佢認為參選人唔「真誠」擁護基本法而否決佢參選資格。連曾鈺成都話,如果想要靠制度篩選參選人立場,就要立法 (我星期一篇文提過同樣嘅觀點)。究竟選舉管理委員會同啲選舉主任係咪真係打算直接無視法例勇往直前呢,我真係睇唔透。

按常理推測,一個人要真係好撚痛恨港獨立場,先會不惜作出違法決定,撕毀香港政府僅餘嘅誠信,破壞香港僅餘嘅法治精神。當然啦,仲有另一個可能性,就係中共掌握選舉管理委員會關鍵嘅人物嘅黑材料,恐嚇佢哋要不擇手段咁阻止港獨派進入立法會。我覺得呢個係幾合理嘅猜想。正如我之前所講,香港嘅「愛國」陣營從來都唔會為「一國」而犧牲自身利益,佢哋從來都冇呢種犧牲精神。但係當自身利益受威脅,佢哋國家都可以出賣,何況只不過係幫你香港政府破壞法治咁小事?

(所以敬告各位有意從政嘅人士,千祈唔好留任何痛腳俾人捉到。否則到時累人累物,無論你自己理念有幾崇高都冇用。)

我以前從來都未試過有咁強烈嘅感覺,覺得香港嘅「法治」會如此命懸一線。就算七警打人,都只不過係幾個垃撚圾敗類一時衝動做出嚟嘅。但而家係講緊處理選舉嘅人,深思熟慮之後仍然打算搞個不符合法例要求嘅選舉,一副「你有本事咪 JR 我囉笨」嘅態度,動搖民主選舉嘅根本。

好多人話香港有「法治制度」,但老實講,「制度」從來都係虛無嘅。如果冇人尊重嘅制度,佢就只不過係某張廢紙上寫嘅廢話。任何法治國家,最多都只能夠有「法治精神」。而呢啲「法治精神」唔係靠某本小冊子入面嘅墨水維護,而係靠每一個人嘅信念、堅持同犧牲。「法治」存活在人民嘅心中,而唔係紙張上面。

犧牲係必要嘅。任何人都有啲不堪回首嘅過去,即係所謂「黑材料」。無論邊個都好,上到去某個位置,有幾份公職在身,有人拎啲黑材料去要脅佢,叫佢出賣香港,如果佢就範,呢個地方就此會玩完。冇犧牲精神,難成大事。好多時,為國捐軀,唔一定要係槍林彈雨。
之前我寫落一段關於齊太史嘅故仔,而家再貼多一次出嚟 (執咗少少):
 
話說,齊莊公去到丞相崔杼嘅居所,調戲佢老婆,崔杼晒馬殺咗莊公。齊國太史紀錄弒君之罪,崔杼又殺埋佢。佢細佬接任太史,照舊咁寫,崔杼又殺咗佢。兩兄弟被殺,佢哋子嗣繼任,又照舊咁寫。最後,崔杼放棄殺太史,事件先至完結。因為呢一單嘢,齊太史嘅家族死咗兩個人。呢啲就係史家千古傳頌嘅「良史」。堅持真相,得到千古傳頌,有時係要付出要犧牲嘅。

 
最後例牌要講一句: ‪#‎犧牲就係意義‬ 。共勉之。

全文 916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