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a 公測版本)
< 返回

《底線》

作者:林非
日期:2016年4月21日

其實人係唔需要高尚嘅,人需要嘅係底線。
 
做咗十幾廿年人,都會明白,現實環境中,好多嘢我哋要妥協,好多嘢講求嘅係平衡。原則係一件事,點樣實踐原則,係另一件事。
 
另一件更加難做到嘅事。
 
所以我認為每個人喺佢哋崗位上,都總會有啲嘢妥協咗,做人就係無限嘅妥協同無限嘅平衡。問題係,會唔會觸及到你無法妥協嘅果條底線啫。
 
舉一個簡單易明嘅例子,好似,「殺人」咁,就係一條唔可以觸及嘅底線,無論你做咩都好,都唔可以殺人,就係咁簡單。又例如,其實你做差渣咪做差渣,你可以去「維持秩序」,但底線係,例如,唔可以向無辜嘅人出手,你可以築成一個人鏈去阻擋示威者,因為你係收柯打做嘢,你亦可以用「維持秩序」去話畀自己聽呢個係一個符合社會期望嘅任務,但係諸如掹開示威者面罩再射噴霧呢啲,咪就係不能妥協,甚至係你自己選擇衝破嘅底線。
 
所以,其實做咩工也好,總有啲嘢妥協,同時你又總有啲嘢係唔可以妥協,你可能會怠工,會畀面色間公司睇,會暗啞底跣佢。有啲香港人好奇怪,覺得「你收得人錢就唔可以批評人」,最常見當然係話公務員唔可以批評不公義嘅事情,另外仲有啲人覺得區議員立法會議員係「收政府錢」,所以唔應該反對政府云云。
 
我覺得最重要係,每一個人喺佢哋相應嘅位置上,諗清楚自己究竟係點。作為打工仔,我真心覺得,唔係做咩傷天害理嘅事情,其實大家會理解佢個難處。只不過,我哋好多時被營役嘅生活麻痺咗自己,以為自己做嘅嘢「都係打工啫」而低估咗個影響力。例如你做廚,你覺得求其煮,甚至擤個鼻涕落個閪客碗麵到無乜嘢,但你可能無諗過咁樣對職業對社會嘅褻瀆。
 
無論如何,每個人每個職位都有佢嘅衡量同平衡,所以我唔會話傳媒人應該點樣點樣反枱,首先反枱都未必有用,型一嘢,餓三年,唔通你班網民養我?呢個係現實問題,亦未必對件事有幫助。其次,留喺到慢慢周旋,亦係另一種做法,忍辱負重,未必就等同苟且偷生。只不過要不停提防自己,問自己:我嘅原則喺唔喺到?過唔過到自己果關?係咁而已。
 
有啲人以為我唔中意明報,其實我又唔會咁樣形容自己。明報嘅編輯確實係想呈現一種比較持平嘅聲音,做一個比較中立嘅平台,一直以黎編輯嘅容忍同關愛係令人銘感五內嘅。而香港已經撕裂晒,有權有勢嘅人已經唔介意將佢哋果條爛臭生滿椰菜花含晒膿嘅肝炎陽萎賓州直接隊入香港人個口同屎眼,要維繫住一個持平嘅平台係事在難為。逍遙博客的確係下巴輕輕嘅,博客覺得事不可為就可以抽身脫稿,但實際員工仍然要想辦法盡力喺「不可為」中做啲「可為」嘅嘢,最後就兩面不是人。係慘嘅。
 
不過,慘係一回事,同情係一回事,侵蝕到今日咁樣,亦真係要認真考慮一下,每一個人可以做到啲乜,而我相信喺事件爆炸中心一帶嘅人,點都可以比起外圍嘅人,做到更多。
 
最後,我想講,「整體」嘅錯,「大圍」嘅聲譽墮落,雖然無疑係同無數咁多「個別事件」「個別人士」有關,但次身其中,最重要係自己過得自己果關,當你自己個人做得好,初相識嘅人縱使唔了解,但如果稍有交情嘅都會明白果種糾結嘅情況。但同一時間,正因為「大圍」已經變得好差,當其他人批評你個「大圍」時,唔好上心以為人哋講緊「你呢個個體」,因為無可避免,我哋都要承認,「大圍」、「公司」呢啲嘢,係形而上嘅,係無實體嘅,要搵一個具象嘅指涉,無可避免,就會牽涉到個體。
 
某些高層,名為高層,心態仍然係好似華人社會文化中嘅糟粕咁,「搵食」、「為主子分憂」可以蓋過一切原則同價值。華人社會可能真係缺乏一次切實嘅啟蒙時代,係一個缺乏信念嘅社會。
 
其實我都唔知自己講咗乜。
 
晚安。

全文 1255 字 (唔計英文、空格、標點)